秋风萧瑟天气凉

【叶all】 相和歌 18-20

  18


  没过两天叶修果然带了大半个后宫起驾前去秋狩。宫里没了皇上,之前再多的骚动都慢慢淡成了死水一潭,凄凄冷冷。不久又是传回消息来说,要在行宫多住些时候,同去年情形一样。宫里也不再像去年那样的紧张之下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不少宫人都把这当成了偷懒休憩的闲暇机会,甚至都已经在期盼着新年到来,按例得些赏赐。没过多久却从行宫突然颁回了叶修的一道口谕,周泽楷先回宫准备些时日,将封贵妃,这事要赶在年前行了大礼。


  对这道命令宫里众人也没觉得有多突如其来。数月以来周泽楷受宠程度宫里人皆可见,之前又被叶修派了宫中主管礼仪的江波涛去修习贵妃礼节,这修习和封位也就是个前后相承差别不过皇帝一句话的事儿,没人觉得有什么不对。周泽楷几天后回了宫,除了景安阁的宫人腰板更直了些,实在没有引起宫中更多波澜,毕竟皇帝还没有回来,周泽楷也不是什么招摇的人。事实上这位即将登位的新贵妃,见过的宫人不少,评价也都是大同小异,不善言辞温顺怯弱,受皇帝宠爱但却没有半分骄横之气,不要说封贵妃即使是有朝一日这位封后,后宫诸人的日子想必也不会难过,自然也谈不上有多少恶感。愈来愈多的小宫人开始由暗转明向景安阁频频讨好,有些身份脸面的宫人也纷纷先后释放善意。周泽楷对这些却都还是没有什么反应,此时在景安阁内室里掩了门窗,伸手从一个内侍打扮的人手里接过了封信柬,展开怔怔盯着出了半晌的神,终于缓缓把信折了几折,放到了灯上没多久烤成了一小堆焦黑的粉末,抬头看着来人,却也还是没说话。


  “……泽楷,别忘了虽然苏家送你进宫,但你还是王家的人。”来人声音低黯,两三米外就再也听不清楚,“取悦陛下之事你做得很好,大人高兴得很,嘱咐你在宫里一切小心,保全自己为上。现在你离那个位子又近一步,王杰希虽然已经不成气候,但他既然还有条命在,就总是家族最大的阻碍。现下机会难得,他中了这许久的毒又被移去了冷宫,陛下也还要数日才能回来,宫里无人正是下手良机,大人的意思是,不能错过。”


  “……要怎样?”周泽楷沉默半晌才开了口,来人也不以为意,“大人说,尽早为好,一切已经准备妥当。今夜子时正,我们安排的三十名火弩手从东南北三路方向围下掖庭宫,务必要见到尸体。冷宫偏远荒僻,宫中侍卫本来就半个时辰才巡过来一次,现在陛下和统领方锐也都不在更是松懈,事成之后自有大人的贴身卫士处理,一切听他们安排,他们也会与你同行,泽楷,家族多年期望,今日事成只在你手,其后陛下宫中荣华,也都属你一人。”


  周泽楷低头不语,再开口也只是短短三字,“知道了。”来人又叮嘱了几句,周泽楷一一点头,这才悄然离开。


  当晚江波涛依旧讲习到宫中应对朝贺的礼节,周泽楷平日虽然没什么言语,但总还在江波涛问起时简单回应几声,今天却几乎完全一言不发,低着头只是不理会。江波涛看了看时辰,有点担心地跟他发问,“小周?亥时四刻了,今天早点歇息吧。”


  “等一下,”周泽楷忽然抬头,吐字清晰,江波涛被他吓了一跳,起身到一半又坐了下去,“小周?”


  “外面会乱,今晚,不要出去。”周泽楷伸手用力扯了一下他的袖子,江波涛还没来得及反应,几名侍卫打扮的人已经快步冲进屋里,却都脸上蒙了布巾,无一出声。周泽楷起身冲其中两个伸手一指,“留到丑时,不要伤害他。”扭头看了一眼江波涛又转回去,为首之人一把连鞘长剑掷过来,周泽楷舒右臂接过,“走。”


  掖庭宫是宫中西面边舍,离各处宫室都相距甚远,周泽楷对宫中地形似乎谙熟已极,步伐又快,不过两三刻便绕开侍卫到了掖庭宫外面。这边也是长年无人打理,殿中殿外均是草木繁杂,无论用来隐蔽还是引火都是十分容易。周围此时也是一片寂静,没有半点声响传出,跟平时看不出什么差别。周泽楷独自站了片刻,忽然招了下手,一个侍卫打扮的人潜了过来。“你们在这里等,我去杀他,然后放火。”


  “……带几名卫士一同进去?”侍卫低声接话,周泽楷摇头,“你们,不能留下尸体……我一个人,足够。”


  “……万万当心暗器。”侍卫也没再多劝阻,周泽楷所说的确是实情,只能接过对方手里剑鞘,“静候公子佳音。”


  周泽楷点点头没再说话,一步一步走进掖庭宫门。他步伐稳若泰山,身形却又矫捷如狼,眼中暗色流动须臾又归于沉寂宛若虚影。没人能再把此时长剑在手的周泽楷跟先前视作一人,但是这样的周泽楷,才是真的夺人眼目,像一柄镶珠嵌玉的神剑,剑芒为宝光掩盖,出鞘之时才真正现了绝世风华。


  19


  “为何不动手。”王杰希早有预料般的并没有睡下,虽然人在榻上歪着但是衣裳穿得整整齐齐,“我不是你对手。”


  “他们训练我时说,邀宠。”周泽楷答话,他离王杰希恰恰三步之遥,不远离却也算不得近,右手剑持身前斜斜指着王杰希纹风不动。“但是现在命令我说……杀人。”


  王杰希讶然,继而淡淡笑了一下,“不想为他们杀人么……所以你进来这里?他们不敢放火?也差不多了,当心些,陛下要——”话声未完已经被外面突然炸开的巨大爆炸声掩盖下去,大厅四壁都被震得簌簌摇晃,下一刻更是一个烟火炮从外面直接丢到了厅口,一声巨响之后烟雾弥漫,几乎伸手不见五指。周泽楷长剑反身一挥,听准风声挑开背后掷来的一物,一触心知不妙急忙低头,轰隆一声一枚掌心雷在他脑后擦着炸开,震得周泽楷几乎一个趔趄,耳中嗡嗡乱响,却还是竭力定住身形,手中剑已经下意识迎上角度刁钻破空斜刺而来的一柄长矛,矛剑相交手上传来的劲力奇大,周泽楷脚下被带得一个不稳,勉强抬头看去,却是叶修。


  周泽楷动作迟滞了一刹,叶修抓着机会,丈余长矛荡开逼得他后退了两步,却也没再上前,只是提矛侧身护着王杰希。周泽楷仗剑转身,厅门口烟雾已经散去大半,隐约可见张佳乐身形,两手稳稳擎着根黑洞洞的雷火铳直直对着他眉心正中,“别动。”


  “哎陛下你们这边都没事吧外面的都抓完了一个也没跑掉剩下打扫战场什么的韩令公接手了,咳咳咳这屋里这么呛人张佳乐你这东西伤敌一千自折八百的行不行啊?哎哟可算看到王杰希你还活的好好的了之前装得那么吓人,这不地道啊。”黄少天一边喋喋不休一边已经不知什么时候握着剑站到了跟叶修相对的周泽楷另一边方位,周泽楷垂了眼,还是没有开口。喻文州也跟在后面进来,“陛下,一切顺利。这边是……?”


  “杰希想说什么?”叶修转头,王杰希从刚才起就抓着他的手敲了几下,站起身来,“小周没打算听他们的话来杀我,更没打算对你怎样……放下剑罢。”最后一句却是转头对着周泽楷说的。


  “小周,把剑扔到,嗯,少天那边去。”叶修说,周泽楷抬头看了他一眼,转过身去又看向黄少天,终是伸手一掷,黄少天不假思索一个横斩挡格开然后瞪大了眼,长剑受此一击之后正好剑尖朝前平平跌落在他面前三尺,半分不差,这一手控剑功夫便已臻化境。“好剑法,哎陛下你刚才不是说,周泽楷他是王家培养的刺客来操纵你还谋害王杰希的吗?这怎么没按计划动手而且王杰希给他说话呢,怎么回事儿。”


  “他们的如意算盘这次没能打响……而且本来也没打那么多,这次陛下也是考虑过头了。”王杰希眨眨眼看向叶修,后者啧了一声,“你就装淡定吧,说得好像之前你会知道一样,还不是多年没见的要命玩意儿也扣了一手。”


  “你们来时外面还未动手罢。”王杰希开口,黄少天大力点头,“是啊我们等了挺久外面他们越来越乱但也不攻击,我们还等着他们先动好抓足了证据呢也只能干等着,最后还是陛下忍不住了逮了一个带头的来问话,听说周泽楷自己进去半天了就冲进来了。”


  “嗯,小周进来是因为他不想替王家杀人,他进来的话外面就没法放火。”王杰希颔首,“他的来历实际上也很简单,王家跟我不和的那支从小培养的,然后为了投陛下所好送到苏家,隐藏来历摹习苏沐秋,再通过苏家的手送到陛下身边。两家下的命令,恐怕都不过是让他专心邀宠而已……陛下何等精明,再多的目的,是瞒不过的。”


  “就是说什么模仿苏沐秋来影响操纵陛下啊,还有行刺啊啥的都是陛下他自己想太多了呗,”黄少天点头,“简单说就是王家想弄个人让陛下踢开你,苏家想出个宠妃,就这么个事上狼狈为奸了一把是吧。”


  叶修拼命咳,“咳咳咳少天,朕那叫审慎,审慎懂吗。这是现在没事可以这么随便说,如果真有个万一怎么办。朕容易么,盯了小周个把月累了个半死,小周的本事少天你也看到了,那是可以随随便便忽略的吗。”


  “陛下的考虑也不是没有道理,”喻文州出来打圆场,“苏家那些长老也是被陛下冷落了太久,恐怕已经是急不可耐,王家抛出了鱼饵就上了钩。进献美人邀宠自是没有问题,但是风姿有若苏沐秋,使剑功夫平手陛下,这样的送进宫来,若说不是针对陛下,才更说不过去。王家手段的确够狠,给杰希下毒尤嫌不够,还让周公子带人放火,陛下事后问罪还能再坑一把进献的苏家。虽然这样说有些残忍……周公子,王家这不过是用你和杰希兑子,已经是舍弃你了。”


  周泽楷自从剑一离身就又气势尽敛,垂头站在那里丝毫不动,听到这话也没给出半点反应。倒是王杰希接过了话头,“他们的打算落空了就是,这弃子相兑,却也不是那么容易。何况自那以来,陛下一直注意着小周,各处大造声势,几乎把全宫里的注意力都引到了这件事上,即使是小周想做些什么,此等情形之下怕也难逃众人眼目。”


  “陛下那是恨不得让全宫死看着周公子啊,”喻文州轻笑,“自己盯了许久就不说了,后来还把宫里最谨慎尽职的江公子弄过去住到一起,随手找了个理由让贴身跟着,看江公子的模样,现在还蒙在鼓里吧。”


  “你们这都什么时候通气的啊,王杰希装病那时就已经合伙做样子给周泽楷看催着王家下手,就瞒着我一个了?”黄少天愤愤然,“就落下我你这忒不地道啊陛下。”


  “哪有啊少天朕就招呼了文清一声帮忙扮个黑脸,”叶修赶紧摇头否认,“呃还有让方锐去查个小周的来历结果他还没查出来最后还是杰希翻出来的,啊当然和杰希是商量好的,剩下的朕真的谁都没说啊呵呵啥都不知道。”


  “过生辰时王杰希不是跟我说什么戏开场了看着就行吗,大眼没事不张嘴,都说成这样了我能听不懂吗。”张佳乐叹气,“我记得当时黄少天你也就坐边上不至于没听到吧,哎,早就说你笨,还没开窍啊。”


  “我也是前后差不多吧,”喻文州含笑,“不过完全确定下来还是在陛下说那个贵妃之礼的时候。少天,你当年进宫也是封妃,可有学过什么妃子之礼么?”


  “那是啥鬼玩意儿啊根本没有吧……”黄少天茫然,叶修望天,“咱们家从来就没有过这种鬼玩意儿,要不是江老太傅送了他家小公子来,朕都找不出人能胡诌这一通呢……咳,小周,别生气啊,那时敌友未明嘛。”


  “总之你们就是连我一起坑了呗。”黄少天怨气直冒,喻文州忍俊不禁,“只要遇上跟陛下有关的事,少天的观察力……咳,总是有些不在状态,但是我们也没欺骗你啊,我不也一直跟你说别担心么。”


  “就算文州你那么说,陛下你们这装的也太唬人了。”黄少天继续嘀咕,“说得有鼻子有眼的,还动不动就提苏沐秋,欺负我不认识他啊?对了陛下,真的很像么,苏沐秋当年……什么样的?”


  “呃,其实小周除了那套一看就是专门练来学苏沐秋的花俏剑招,一点不像的,而且小周长的比他好看多了。”叶修挠头,“苏沐秋多精分的一人啊,满肚子阴谋诡计还整天一张人尽可欺的脸,我们小周这么表里如一气质干干净净哪里像了,苏家那几个老东西还是王家的还真都给骗了啊,以为丫真是个猪啊,完全不是那回事好吗。不过小周……你打算怎么办?你想离开这里么。”


  周泽楷呆呆地看着他,叶修叹口气,“就是还想不想做妃子。”


  “……不知道。”半晌周泽楷才挤出句话来,王杰希在背后拍了拍叶修,“王家也不会容他了,留下罢,也算是结了宫里的事。乱了这么久,也是够了。”


  20


  宫中准备了许久又是本朝首次的贵妃册封礼,场面隆重自然不必多说。先是宫中各处内侍及低位宫人依次朝拜,其后是各路受邀观礼的公侯世家入内庆贺,又向皇帝及贵妃一一行过大礼。对这位新封的周贵妃,宫外众人的印象还停留在半年前皇帝千秋宴上那一场游龙剑舞,势若雷霆又翩若惊鸿,在场诸人无一不被其风姿所夺。然而今天这位的大好日子,却跟那日截然不同,面上看不出半分喜气而是始终低眉敛目。更有不少细心之人注意到,长期陪同皇帝主持这类场合的喻文州居然没有露面,而是换成了多年未曾现身的王杰希。出身苏家的新晋贵妃和入宫已久的王家家主在此同时出现,没人会把这当做偶然。众人面上不显半点声色,心里却都先后猜度这是皇帝授意的暗斗还是两大世家宣布联合,最后的盘算大抵都是,情况未明以前,还是远离两家为上。


  仿佛是为了给宫外的传言再增加些谈资依据,册封礼后不久,宫里各处便撤换了一大批宫人,从年久放归到服侍不力诸般原因不等,其中又以景安阁微草殿几处变动最大,几乎是旧人尽撤,叶修临时又让喻文州开了一次小选喊两人先行挑选补足。周泽楷直接拉着江波涛示意后者帮忙,叶修正在蓝雨宫帮着喻文州挑人,看到支支吾吾满脸窘迫过来请罪的江波涛,实在没忍住笑出声来,“那就小江你去挑嘛,这算什么事,你挑的朕也放心。”


  王杰希那边只留下了一个这批里年纪最小的叫乔一帆的宫人,回话说是宫中本就无事,留一个伺候着也就够了,人多了嫌烦。叶修听完转述,直接冲喻文州翻了白眼,“一个伺候他是够了,朕呢,合着朕去了还得自带伺候的是吧。”喻文州忍笑把单子推过来,“陛下自己添几个,咳……伺候陛下的罢。”


  “咦陛下你们还在这忙啊?我刚才回来路过听到几个宫人在那谈八卦,偷听了一下笑死我了啊哈哈哈哈,一会忙完了我给你们讲啊。”黄少天从外面一边进来一边嘴里不停,喻文州招呼他,“少天,先坐下歇一会喝杯热茶吃点东西,不急的。”


  “哎也给朕来点,有点饿了,少天说说,这次又听到啥了啊。”叶修兴致勃勃,喻文州笑了笑喊过宫人来轻声指示,没过片刻一盅鸡笋粥,一份贡丸汤,三色小菜咕咾肉红梅珠香和山珍刺龙芽就端了过来,均是热气腾腾,宫人随后还上了几样点心又换上了三盏明前龙井。叶修端过粥喝了一口舒舒服服叹了口气,“就文州这儿饭来得最快。文清那不到饭点不给吃也就算了,杰希那居然到了饭点还经常没得吃,自个不上心伺候的也没一个中用。”


  “其实若不是少天,我这边也差不多的。”喻文州取过茶杯,微微抿了一口,“就自己的话,难免都敷衍些。”


  叶修点点头,“好在这次还动手挑了一个,先好好调教调教。哎少天刚才听到什么八卦了?说来听听说来听听。”


  黄少天已经闷头扫荡光了一份汤两道菜三块点心打了一个饱嗝,又灌了半盏茶下去,“吃饱了……哎我想想什么话来着?啊对了他们说,这么长时间下来,可算知道陛下的口味喜好了,那就是喜欢闷着没动静又不爱说话的。宫里妃子排位也是按话少和闷排,所以我排最末,四妃就是四闷,现在这贵妃比四妃还闷,有过之而无不及连个声都不吭,照这个标准下去——”黄少天清了下喉咙,拖长声音学着变声年纪的小宫人说话,“陛下以后的皇后——多半那就是个哑巴。”


  叶修喷饭,“听着居然还真有点像模像样的。”喻文州莞尔,“周公子的确话少了些,除了跟江公子还能说上两句,对之前上景安阁讨好的那些,估计是都没理会罢。”


  “就是就是,这么长时间以来周泽楷跟我说过的加一起还没五句话,总共没超过十个字,一大半还是嗯嗯啊啊哦。”黄少天一脸提不起劲,“说跟他来一场吧就呆呆盯着我看半天然后头一低没下文了,哎早知道这样陛下你上次让我跟他打一场啊,就你跟他打过吧?不公平啊。”


  “这事儿嘛……倒还真有点可能。”叶修笑,“少天,想不想跟朕出门去南边查个案子?就带小周和你,路上你们俩肯定少不了切磋的机会。”


  喻文州放下手里的宫务单子抬头,“还有两个月就要过年了,陛下现在去南边?”


  叶修点头,“就得现在了,那个之前一直办着的商人给北边异族私下贩卖武器药物还有日需品的案子,又折了几个进去,进展不行啊,再姑息纵容过他们这个冬天,明年开春文清那边压力就大了。查商人这种事,说难不难,但是不爱钱不收贿赂的,朕赔不起了。也用不了多少功夫,年前肯定能回来。”


  “也是这么个事,但是只有少天和周公子……人手少了些。”喻文州指尖轻轻叩了叩案面,“我跟杰希陛下总得带一个,有事时兵分两路也方便。”


  “宫里前一阵太乱,现在又换了不少新人,你还是留着看家。”叶修说,“杰希之前那通折腾天又冷,也留宫里养养身子吧你照拂着点,这次抓了证据就回来,剩下的交给别人处理,差不多也够了。另外也算是补偿一下少天,就当是陪朕出门去玩一次,少天愿不愿意?”


  “当然没问题啊,”黄少天拼命点头,“去去去,文州放心,南边算我地盘,肯定好好保护陛下的。还有周泽楷呢,陛下那还有暗卫呢,也有几个挺厉害的,肯定好好护着陛下回来过年,老样子我按时传信给你报平安,别担心啊。”


  “暗卫这次倒还真都不能带,多少还是沐橙从苏家挑的苗子。”叶修弹了下手指,“这次要查的事,拔出萝卜带出泥,后面估计跑不了苏家。”


评论(23)
热度(97)
  1. fokaAstrophil 转载了此文字

© Astrophi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