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知后觉栽进了方王的天坑>. <

【叶all】 相和歌 21-24

  21


  几天后叶修就带着黄少天周泽楷加上三个内侍随从,放了几个虚虚实实消息别了宫里上了路,走了运河坐船一路往东南下去。东南虽有遍地美景天上人间的盛誉,但这绝对不包括入了深秋。过了淮阴地界后连日的湿冷阴雨就没停过,连着十多天都没见到日头,人从船舱里出来换口气的工夫,凉飕飕直往骨子里沁。黄少天在叶修怀里翻了个身,眼撑开一条缝一瞄舷窗外头,天色泛着几分青白但还是笼罩着灰,也看不出什么时辰来,闭上了眼就窝回去接着睡。叶修倒是被他这么一通挣动给弄醒了过来,伸手顺了他后背两把,“现在怎么这么能睡,出个门这是打算一路跟朕睡到那边去啊。”


  黄少天也没睁眼,直接往他身上又趴紧贴了贴。两个人身上都是暖的,相互偎着挺舒服,叶修叹了口气,“是挺让人想睡的,算了。”把手揽到对方腰上。黄少天的声音带着点半睡半醒的不在状态,跟呓语一样他颈窝边传出来,“陛下啊再睡会儿吧……南边这个时候就这样,浑身疼骨头也酸,不想动啊。”


  叶修安静了会儿没回话,侧头在他露出来的颈子上一点一点亲过去直到耳根,“少天原来不这样的……都是在南边战场上这些年为朕受的罪。”黄少天含糊不清地嘟哝了声什么,耳尖泛起一抹红,叶修压上去舔了两下,伸手把怀里开始挣动的人按回去,自己也合了眼,“再睡会儿,听话。”


  这一觉再下去就几乎到了晌午,还是随从进舱来说已经到了瓜洲,入淮以来的第一个大渡口,船上也要修理修理。毕竟是从北边京城一路过来,对东南的连绵湿冷雨天准备得还是不太地道,船上挡雨的材料要换些当地的好的,再补给些食水用具,之后再南下最后一段。叶修点点头说那就在这歇两天,留了随从们去忙前忙后,带着黄少天周泽楷就下了船。“少天,你可说过南边是你的地盘,带路玩两天的任务就交给你了,我跟小周省个心。”


  “……陛下你就挤兑我吧,你知道我南边都熟就是不熟东南这啊,”黄少天苦了个脸,“南边那些小国又没打到过这边,我哪来过,再往西走五百里你们想去哪我包带路啊,这边真不认识。”


  “你个银样镴枪头还得让哥领着,”叶修嗤之以鼻,“都没来过这边吧,哥带你去见见世面。小周来过这边没?”周泽楷也摇头,叶修一拍手,“得,都跟哥走,记得在外面要叫叶秋当然叶修估计也没事,咱们先订客栈去,然后带你们出来好好玩玩。”


  瓜洲渡口的确是个大镇,市面上商铺酒肆鳞次栉比,熙熙攘攘,到了正午雨也停住了不下,街上更是热闹。叶修左手拽着时而看看这个时而瞅瞅那个什么都要凑上两眼的黄少天,右手扯着反应始终慢半拍却也不掩对周围好奇的周泽楷,花了一个时辰才挪到镇子上最大的客栈,订了三间天字号上房简单吃了顿午饭。下午再要出去时叶修推开周泽楷屋门,周泽楷却是从床上坐起来,半合着眼摇头,“坐船……累。”一脸睡眼惺忪的模样,叶修不禁失笑,“你们两个啊,真都不是走水路的人,算了,睡吧。”周泽楷点一点头直接又倒回去,叶修给他关上门,喊了小二来嘱咐仔细伺候着又打了赏,回去叫上黄少天一路往外直出了镇子外面,“就咱们俩,带你去个地方。”


  “我说叶秋啊这边山头风景是不错,但一路过来淮水不也都这样么,就是水流挺急江面挺宽的,这边有什么特别的吗来说说。”俩人出了渡口镇子又行了数里,叶修七拐八绕到了江滨又向渔人租了条小船,带着黄少天划到了水边一座小洲弃舟登岸,洲上山景秀丽,却也不过数十米高。“这山视野倒是挺开阔,俯瞰南北,东西两头林子都挺适合埋伏的,准备好了能来场大仗。”


  “少天说得不错……这山,叫做樵山。”叶修开口,“前方中游,就是本朝太祖皇帝七十年前挥师北上,中流击楫之处——少天也知道吧,东南淮扬是我朝的龙兴之地,也是几大世家的老家所在,太祖皇帝就是在这里投鞭北渡,二十年终是从北方异族手里收复了中原。之后历代先帝承前继后,才把他们驱赶到了现在的北境。”


  黄少天也神情转了肃重,“原来就是这里。”


  “少天大概不知道朕小时候的事罢。”叶修神色平静,眼神却是注向了杳远之处,“朕小时候不得先帝喜欢,母后又去得早,空有个太子之位,被送去北边被异族侵占的陪都做质子。那时朝中没有能统兵之将,北边大片领土被异族烧杀抢掠,十室九空,朕就在那边,过了五年。”


  “当时还有文清。”叶修停了一下,“文清那时还是镇北侯韩老将军的世子,镇北侯死在了北境的战场上,夫人也殉了节,他无依无靠,也就这么跟朕一起被送到北边。朕当时就跟他说啊,要好好活下去,活到回去,以后一起打回来,我做皇帝,你做将军。”


  黄少天凑过来从侧面搂着叶修的腰,在他肩上蹭了蹭下巴,却没说话。叶修摸摸他头,“少天那时你还太小了,大概也就刚出生吧,差不多你记事时,异族跟先帝讨要岁贡,借了送还太子质子的名目,先帝不得不把朕赎回来,自然更谈不上半分喜欢。”


  “再后来文清接下韩家,领军去了北境,前后十多年。朝中无将,南方又战乱骤起,这一次我遇到了少天。”叶修嗓音微扬,一字一字诵咏出声,“一身转战三千里,一剑曾当百万师——少天,这是太祖皇帝称颂他那位相伴终身的元勋的话,你一样当得起。只可惜,朕不是太祖……但也好在,朕不是太祖。”


  “他们两个人的事我倒是看过不少话本故事……其实我觉得挺好了吧,”黄少天在叶修耳朵边蹭着声音也不大,“他一生没受过太祖半分猜忌,最后带兵力竭为救他的陛下而死,将军就是要这样的结局才算完满对不对啊。”


  “要不是太祖心急,期望毕其功于一役,冒险北伐燕云,也不顾及多年用兵之下,国力本就不济,又怎么会被困危悬孤城,最终还是让他那位赔上了性命?太祖归途慨叹,从此孤雁千里,高处不胜寒。”叶修摇头,看向眼下滔滔江水,黄少天也随着他目光投过去,“少天,朕不会这样,我们都很年轻,时间还长,再不行的话也还有后来人。当年朕也犯过错误,现在再也不能容许失去了。还记得朕说过的话罢?随时可以离开朕身边。但是少天……不要让朕失去你。”


  22


  在瓜洲中转过后再经一段河道顺流而下,就到了此行的终点常州。叶修已经和黄少天周泽楷详细交代了查案的打算,目前已经确定有两家肯定涉及其中,明面上虽然都是本地的普通豪商,但从这生意规模和先前派来调查的官员动静来看,若说背后没有世家庇护,显然不大可能。而这常州,正是武进苏家的本家所在。苏家虽然近年在朝中后继无人,算不上得势,但位列本朝四大世家,家底还是非同一般,在地方上要比朝廷派来的官员更有权势许多。“总之就是要在不惊动他们还有苏家的前提下,拿到账册证据最好还有人证,一击即中千万不能打草惊蛇。”


  黄少天不假思索的去接叶修的话,“偷抢拐骗无论什么办法达到目的就行,美人计仙人跳威逼利诱套麻袋各种卑鄙猥琐也都别忽略了——是吧叶秋。”


  叶修打了一个响指笑出声来,“少天啊我们果然心意相通,小周,听到没,可千万记得了。”


  周泽楷点点头,叶修接着说下去,“根据之前的线报,他们每个月初都会派出商队跟正常生意混在一起前往北边,到了边界以后再着手偷运出去,现在离下个月的启程大概还有六七天工夫,正好来得及他们准备物资和统计做账,我们这几天就潜进去分头盯梢吧。哎现在倒是有点后悔没听文州的话了,这两头盯梢,少天和小周你们盯一头,我这边一想到就自己的话,很无聊啊。”


  “那就让周泽楷和叶秋你盯一头呗,我自己盯另外一边,而且带周泽楷出来本来就是为了保护你的吧,叶秋你自己行动绝对不行,有了什么意外怎么办。”黄少天说,叶修笑着摇摇头,“带小周出来主要还是为了之后跟苏家有事情解决,这个过一阵少天就知道了。还是得你们两个一起行动,少天你的潜伏突袭能力加上小周压阵照应,还是难些的那一头要交给你们,可别让我失望啊。”


  “即使叶秋你这么说……”黄少天还想开口,叶修已经打断了他,“你们两个去刘皓那盯梢,刘皓此人之前的情报是为人阴狠算计颇多,与人交易不择手段,从起家发展到现在淮扬一带有名的商户不过短短数年,绝对不可小觑,他的亲信也打听出来了几个,其中一个最得力的叫做陈夜辉,是刘皓的连襟,刘皓手下的大部分事务都让他管着,你们从他入手,想必会有些消息。一切还是先保证自己安全为上,相互小心照应。”


  黄少天郑重点头,“叶秋你也一样,放心吧我会把周泽楷完完整整给带回来,当然还有账目证据什么的,小心点啊。”周泽楷侧头看了看他然后开口,“……不会拖累。”


  “嗯,少天和小周我当然都放心。”叶修笑,“那我们就各自出发呗,老规矩,一有情报就回客栈做记号联系,商量好了再行动,东西到手就大功告成了,走吧。”


  “哎你轻功看不出来也这么好啊,这都王家教你的?还有多少你这样的啊。”两人在刘皓家内围大部分地方走了一圈,探明了刘皓和陈夜辉白天都出门不在,挑了处僻静无人却又看起来像是经常被用来办公的偏厅,爬到大梁上去并头趴在一处确定周围无人,黄少天小声问周泽楷,“说说看说说看,他们真就让你来邀宠?真浪费人才啊,别说陛下心思那么多的人之前不放心你,我都觉得你不当个刺客委屈了啊。”


  “另外你们家真那么恨王大眼啊?文州跟我说派人往宫里下了足足两个月的毒唉,一笔写不出两个王字,这也真下得了手,好吧我承认把他弄死只要能瞒过陛下陛下还得抚恤你们,但这也太狠了吧,怎么说也是这么多年家主不是。不过也奇怪,陛下什么证据都抓到了怎么没跟王家动手呢,唉陛下的心思我现在越来越觉得深不可测了,要是前几年大概他就穷追猛打把王家给踩翻了,现在这是抓了证据扣了人就是吊着呢,不上不下不吭声的,要我是王家估计都要吓得睡不着了啊。”


  周泽楷小声回他一句,“……嗯。”黄少天抓狂,“嗯什么嗯,你这回答我哪句呢,痛快点痛快点。”


  “……王家教的,就我一个,”周泽楷出声,“……有人来了。”黄少天同一时间绷紧了身体压低声音,“听到了。”


  “……主子的生意是越来越大了,申兄,这种事……”进了偏厅的两个人声音从下面隐隐约约传过来,“跟了主子前后也有八年了,第一次听到主子交代说这事务必要瞒过陈总管,现在主子的意思我是看不明白了,但凡在这常州地界上一天,苏家都不是我们能抗过的,即使是皇上来了这边,也免不了得问问苏家的意思。主子这次葫芦里卖的究竟是什么药。”


  “贺兄也说,主子的生意是越做越大了,也不像以前一样处处都要受陈总管掣肘。你和我都是跟了主子这许多年的老人了,主子前些年受了苏家多少窝囊气,这两年终于算是自己站住脚了,再像以前那样事事对苏家服服帖帖……贺兄难道就没敢想过?早晚得有这天。凭主子的才智,在陈总管那做小伏低委屈了这么久,何其不公,而陈总管连苏家的本支都算不上,不过一个外姓,就能对我们指手画脚这么多年,贺兄,难道你甘心么?”


  “……算了不说这些,我们还是先去办主子交代的事情吧,哎还得跟申兄你多多请教,我以前可没怎么跟官员打过交道,跟他们这通讲究试探可都不擅长,申兄可得带我两把,别让我办砸了主子的正事。”两人接下来又说了些席面应酬的往来文章之后又是处理事务,一个时辰左右才双双离开。黄少天用手肘推了推周泽楷,“哎你说下个目标我们是蹲陈夜辉还是刘皓啊,也差不多到时候他们都该回来了,这刘皓吧不知在搞什么鬼名堂,刚吩咐完他的手下显然有事要办肯定能查出点东西来;但我们是摸账册找证据来的啊,怎么着都觉得这陈夜辉更可能拿着,而且听这俩人说明显以前这陈夜辉才是说了算的呢,哎真难决定,先去哪啊?你说呢?”


  周泽楷换了个位置伸头出去看外面,暮秋的天色暗得早又笼着层水气,一弯银钩影影绰绰,静悄悄地现身在远处黛青色树梢里。“叶修说……”


  “啥他还给你特别指示了?怎么不告诉我啊,真是的,快说啊,他说什么?”眼见周泽楷磨磨蹭蹭半天没吐出下文来,黄少天急了跟过去伸手拽他,“靠,不会这么快你就忘了吧,啊?”


  “……提醒,少天,晚饭。”周泽楷被他从后面没轻没重的一扯吓了一跳,一开口就说了出来,黄少天讪讪松手,“咦这个啊……呵呵,哦对,厨房,晚饭,晚饭,走走走。”


  23


  最后黄少天还是决定俩人去刘皓那盯到了后半夜才回了客栈,碰头了差不多同时回来的叶修。黄周二人在刘家得到的情报是刘皓最近似乎在忙着和一些朝中官员逢迎来往,把名字一一报上后叶修表示这也就是些可有可无的人物,还算不上太大动静。叶修那边进展倒是不错,已经成功打探到了陶轩手上一些主要账册的存放地点。另外值得注意的是陶家的动作比预料中还要大出不少,在他们整理出来准备运给异族贩卖的货物中,除了盐铁药材之外竟然还有少许的火器火药,这可是一般人弄不到的东西,还是前几年跟百花交战频繁,那边的火器技术传了过来,一直被叶修严密控制不让流入民间。陶轩竟然能弄到这些还往北境跟异族贩卖,实在是胆大包天。“幸好我们及时过来了啊,”叶修感叹,“这可得严查,弄清楚是从哪流出去的回去好好处理,否则让他们成了气候,北边这麻烦就大了。”


  “陛下啊不叶秋,还是让周泽楷跟着你吧,”黄少天忧心忡忡,“刘皓这边没什么防备府里也挺松的,我一个人应对得了。倒是你那边他们既然能卖火器,这自个手里也少不了装备吧,虽然他们肯定没法跟张佳乐那样的比,但你就自己一个,太不安全了啊。要不咱们两边换换,应对火器明显我更有经验啊。”


  叶修笑了一声,“应对火器不是问题,少天估计还不知道吧?张佳乐也是这方面最后跟我比输了,才肯听话的。咳……虽然也是欺负他那时候功夫体力都还没恢复几成,但这群小鱼小虾也连他一个零头都比不上对不?少天不用担心,倒是你们那边进展有限,可得多多努力啊。”


  黄少天咳了一嗓子,有点尴尬,“等白天了我们再去,今晚选错目标了,如果蹲陈夜辉那估计也找到了啊。”


  “所以快点回去睡觉,”叶修挥手,“加油啊,都睡都睡。”


  简单小睡了不到两个时辰,黄少天又拉着周泽楷趁着天还没亮潜入了陈夜辉的屋子,用黄少天的话说就是“看我拿出真本事来盯住这厮每个动作说的每句话看他往哪跑”,几乎是不错眼的跟了陈夜辉白天出门晚上又回来,却也没发现什么有用的消息,第三天午后终于逮到了陈夜辉上门苏家老宅。“靠,我把这茬忘了,他是苏家的人啊,账册什么的那估计都在苏家藏着呢。”黄少天猛掐了几把大腿,拉着周泽楷找了僻静处翻墙跟着进了苏家宅院。


  苏家老宅是传统风格的世家大宅,单是外墙就足足占了一条街,看得出经历过几次扩建,但是内里布局仍然十分规整,主院旁院坐落分明,下人也屏气轻声无人随意乱走,潜身和找人都算不上难。黄少天拉着周泽楷先在外面简单探了一圈,再要到主院进一步查探时却被周泽楷拉住了袖子,“……里面,危险。”


  “咦你怎么知道的?”黄少天奇怪,然后猛省,“啊对了他们说过你在苏家待过是吧,就是这里?你认识这?”


  周泽楷点头,难得强硬地拉着黄少天回身一路转折绕行,穿过大半个宅院到了后面深处的几处房舍,一副年久失修无人使用的模样,这才停下来,脸上神色似乎有点为难又有点困扰,黄少天跟他贴身处了几天也大概知道这是他在想怎么表达,干脆在屋里找了把椅子掸掸灰尘就坐了下来。“这地方安全的是吧?慢慢说啊,重要的千万别漏了。”


  周泽楷最后勉强解释清楚的是,他也只在这里待过两年时间,也就是被带来模仿苏沐秋没能随意走动,对宅子里所知有限。但可以确定的是苏府外松内紧,核心之处一般人根本无法涉及,守卫重重,虽然实力比不上两人,但是一旦被发现了打草惊蛇任务失败了也是麻烦事。黄少天耐着性子听完后动了动嘴角,“毕竟是百十来年的四大世家,没这点排场也说不过去。但我们又不是来撬他们家底的啊,苏家那群老东西文州和陛下都跟我说过,疑心可都重着呢。这姓陈的能混到内层的可能性不大,我们不去最机密的地方就行了呗,估计也用不着。行了你别这么一脸不放心的样,我知道陛下让你拦着我点别过了火,我心里有数,啊。”


  周泽楷嘴唇微微翕动了下,没再开口。黄少天催他,“大概地方你都还是知道吧?快点带路啊,抓紧时间。”


  陈夜辉和刘家的账册果然都在苏家的内库里,和预料的一样也就是在内院的外围,潜入算不得难。之前几天在刘皓面前一脸笑面狐狸其他人面前趾高气扬出入前呼后拥的陈夜辉,进了苏家立刻就变成了卑躬屈膝低眉顺眼,一路点头哈腰连遇见伺候的下人都连声招呼,进了库房自己翻出账册一坐下来就是小半天没抬头,看得黄少天趴在房梁上跟周泽楷凑着脑袋比着口型说话,“活成这样累不累啊,图个什么。”


  周泽楷全神贯注绷着神没理他,黄少天也只好悻悻然挪回去,又等了个把时辰陈夜辉才似乎整理完了账目起身,出了口长气,开始把账册一一分开锁进室内柜里,又检查了几遍才转身离开又锁好了门。两人再三确定周边已经无人才先后下去,周泽楷警戒,黄少天没花多少工夫就弄开了柜子上的锁,“果然在这,不过……这怎么是三份呢,真是奇怪,一份真帐一份假账还不够吗,这第三份是什么,难不成这姓陈的还有别的主子啊?”


  “嗯,这本条目最多,我看看……一看就是假的,这都金珠美酒茶叶香料之类陛下说随便卖没关系的,扔一边扔一边;哟这本薄多了啊,哎哟我靠果然变成了药材布帛什么的,这都不让卖的啊,再来看看这本最薄的,”黄少天一边飞速翻完了先前那本还念念叨叨,“咦这本不是帐啊……写的含含糊糊的,都是刘皓平时干了什么,最近这几条……十一月廿四与军器使曾升河会面,五百两,详情未明,待查;十一月廿五,三千两,待查……后面还标了个急,这是刘皓跟官员往来的纪录啊?也就是之前刘皓说要瞒着陈夜辉的事,嗯时间倒是都对的上,看来俩老狐狸斗到一起还是姓陈的更高明,周泽楷你再盯会儿,我把那本真帐再翻几遍。”


  周泽楷点了点头仍然握紧剑柄警戒着外面没说话,黄少天一边翻看一边不停念记,两本薄的翻完一本又去翻另外一本,折腾了好几次之后突然抬起头来,“不对……这也不是真帐。之前的就不说了,这次的绵布二千疋,麻五百疋,井盐一千斤,药材六百斤,这跟实物对不上啊,周泽楷你也有印象吧,我们之前看过他们准备好的要运送的货物,虽然具体是什么不好分辨但绝对不足这个数,差老远了。话说之前我就觉得不大对劲,他们准备的货物也太少了吧,两千许里的路程就运那么点东西,刘皓最近又瞒着苏家跟官员往来还短期动用了大笔钱财,陈夜辉又急着调查刘皓最近的动静,他们这是要做什么啊?算了无论要做什么我们先赶快到刘家去,我们还是找错地方了,突破点估计是在刘皓那。”


  24


  “你们这就把人给绑回来了?”饶是叶修也不禁笑出声来,“这么说是都查出来了吧,结果如何。”


  “哎陛下我跟你说啊那个刘皓别提多不是东西跟苏家也别提多乱了,当然最有心机的还是这小子,左右逢源啊。”黄少天说着在被绑成个粽子塞了嘴扔地上的陈夜辉身上踢了一脚,后者挣扎着嘴里呜呜作响,“先说刘皓吧,他之前一直跟异族那边借着苏家的庇护交易布帛井盐必需品什么的,暗中牟利不少了吧,但是还不知足啊,觉得卖物资苏家拿走的分成太多,自己实力又硬了,居然敢跟官员买我们这边的情报往北边卖,活该千刀万剐啊。你知道他怎么说吗,他说反正朝廷现在北边武力强大,异族多少年都没打进来了还年年丢失地盘,卖也没事。这把我们军士的命都当成他们赚黑心钱的依仗了啊,靠靠靠陛下你一定要把他给凌迟了否则这口气我出不来啊。”


  叶修起身到桌边给他倒了杯茶过来,脸上笑意不变,“少天润润喉咙,慢慢说。”


  “嗯然后就是这个姓陈的,”黄少天接过来一仰而尽接着说下去,“真阴险啊,受苏家的指派给刘皓办事监视控制着刘皓,这还不算什么;他还自有小九九,连苏家一起坑啊,我跟周泽楷去苏家查过帐了,明面上那份是假的就不说了,给苏家那份也是假账,虚报了好多啊。难怪刘皓觉得苏家胃口太大,敢情都是填进这厮肚子里了啊。他发现了刘皓最近跟官员来往的动静就去要挟,刘皓没办法就说拉他入伙坦白分赃,一起瞒着苏家,他俩你来我往的就把什么都抖出来了啊,最后差不多商量成了这厮说回苏家帮刘皓隐瞒重新做账上下打点要离开几天,指不定又转什么歪主意呢我们就把他给绑回来了,剩下的就交给陛下你了啊。”


  “总之就是现在事情都查完了人证也抓到了,接下来只要分头去两边拿证据然后带兵来把他们都抓了就行了吧。”黄少天最后总结,叶修不置可否,笑了一声,“都不是一般人啊,一个敢勾结了工部官员私卖火器,一个连军情都卖出去了,到了这一步,我们不利用下他们反而可惜了。苏家果然不该蠢到这种程度,不过是老糊涂罢了,我们还能借机行事一下。”


  “陛下你是说苏家对这些都不知情?”黄少天问,叶修点点头,“我也查过苏家了,的确不知情,陶轩那边也是这样,铁器火器之类半点都不敢让苏家知道。苏家应有的分寸还有,从朕的国库里抢钱他们敢干,事关边防重任,还是没这个胆子也没这个打算。如果异族真的再入侵进来,最先掳掠的也就是世家,一旦发生这样的灾难百年家族一朝倾,这个道理苏家还是懂的。”


  “那陛下打算怎么办?利用苏家借机行事是什么意思,我们把证据交给苏家让他们自己窝里反?哎狗咬狗好像不错啊。”黄少天跃跃欲试,叶修却摇了摇头,“是个法子,但苏家对朕还有别的用处,如果让他们推诿责任,毁了其中的人手,反而不美,先不能动苏家。少天,小周,我们得另找法子端了刘皓和陶轩,之前的准备会惊动苏家倒是不能用了,有点难办。少天,你带兵多年,给你多少人可以把刘皓全家闷头抓起来半个跑不掉?”


  “白天稳妥一点的话三十人吧,他家还是蛮大的,夜里就容易多了,有这三分之二的人就没问题。”黄少天稍微思索了下就答了出口,叶修沉吟了一下,“陶轩那边我也差不多,得准备五十人啊,说多不多说少不少,还真有点头疼。不能让苏家知道也就不能从附近调兵,要是杰希或者文州在就好了,金陵王家离这里不过一日路程,借这点人过来轻而易举,现在这样却是没办法,唉……实在不行,也只好分出时钦那边的人手了,只能这样了。”


  黄少天瞪大了眼,“陛下你什么时候把肖时钦调过来的?怎么——”话说了一半自己猛然停住,三人都听到了屋外逐渐接近的脚步声响,周泽楷左手拔剑抵上陈夜辉喉头眼神冰冷,黄少天起身悄无声息蹑行到屋门侧后也握住了腰间剑柄。脚步声终于停在了门口,敲了几下门,却是客栈小二的声音,“叶公子可在?有位张姓客人说是前来访友,是否要放他进来?”


  叶修眉头一挑,平时总是懒洋洋的神色也出了点诧异,随即摇头失笑,“不会吧……”小声念叨了一句什么,然后才喊了一声,“请他上来。”


  来人进屋不紧不慢,关门转身站定身形,取下兜帽躬身行礼,“陛下。”


  “果然是你啊新杰。”叶修笑得一脸开花,黄少天已经忍不住压低了声音开始连珠发问,“张新杰你怎么找过来了,瞅着不像陛下喊你来的啊?哎难道是韩令公让你来的?怎么这么是时候啊,你带人了没,我们正缺人啊。”


  “陛下,黄将军,周公子。”张新杰一一颔首,“韩将军在陛下出宫之后查到有东南商人收买朝中官员打探北境军中情报,事关重大。料想陛下只带了二位前来查案,人手不足,所以派我过来协助。陛下缺人调遣的话,吴中张家之士,尽可为陛下所用。”


  “文清身在数千里外,但是只要是北边的事儿手可都伸得到啊,就像是在股掌之上玩弄东西一样比我在行多了。”叶修扶了扶额头,笑得十分放松随意。张新杰神色不动,“那是因为将军心念专一,而陛下您,心属天下。”


评论(34)
热度(82)
  1. fokaAstrophil 转载了此文字

© Astrophi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