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知后觉栽进了方王的天坑>. <

【叶all】 相和歌 30-32

  

  30


  “文州真的没事?”叶修把手放到喻文州额头上试了又试,又搭上腕脉,喻文州侧过头去掩口又咳了几声,“……的确就是有些喘,不碍事的,再喝几服药也就好了。文州惭愧,这种时候还让陛下费心。”


  “还好就是咳嗽些。现在那边也只剩下清理残局了,文清他们过来也还要两天工夫,你正好养养,也让杰希多开几副药来,他这是哪里去了?”叶修挑眉,喻文州指了指城主府外,“城中各处缴纳清点物资还有检查安全的事项,还没忙完,再过几个时辰也该回来了。”


  “他下了军令状非说没事儿要跟出来,倒是看着还真不错,不过能不折腾还是别让他折腾了。”叶修把头从窗外转回来,“文州,你的稳健是朕最中意之处,这次也是跟着胡来。杰希当年奇计百出却难撼大局,我以为他已经长了教训,结果还是老样子。这次我们各方面的准备都十分充足,着实无需行险,你看这雪虽然来得意外,现在也是停了,毕竟已经到了三月,天时如此,晚一两天破城有什么关系?等回来了可得多数落他两句。”


  喻文州低低笑出声来,“还以为陛下要说我俩一个驭下无方一个私自行事,要跟当年一样拖出去各打二十军棍。我还想韩令公此时不在,无人说情,怕是逃不掉了,万幸……咳,陛下开恩。”叶修啧了一声,“一顿板子要是能让你俩从此改行做个好人,朕自己亲手打。”


  “陛下之前连日行军又亲自上阵指挥大战,还赶了百余里的路过来,先歇歇罢。”见叶修点头,喻文州唤了随军的侍从过来领路,“我一会去找杰希,晚点再回来跟陛下商议后续军情。”叶修一边往外走一边挥了挥手,“都不用急。”


  等叶修已经歇下的消息被侍从传了回来,喻文州才又出了门,这次却是绕了半天圈子才到了间屋子外面,推门便是满室闷热扑面而来。乔一帆搬了个脚凳坐在床边,大汗淋漓,守着炭炉不住拨火添炭,王杰希却还是身上压了条毛毯直盖到脖子,没声没息合眼躺着安静得不行。喻文州远远看了他两眼,跟乔一帆指指窗子,乔一帆站起身来却没挪步,声若蚊蚋,“刚才开过一会了。”


  “是热了些……再开一下罢。”背后王杰希突然出了声,乔一帆赶忙过去把纸窗打开了小半,迟疑一下又放下不少,只留了巴掌宽的一道缝出来。喻文州无声叹气,自己上前把窗子又支高了一些,“通风的话,每隔一个时辰这样开上半刻就行了。”停了一停,转身回来,“让你逞能,我之前怎么说的,你看陛下来了吧,又给你瞒过去一次。”


  王杰希卷着毯子坐起身来,自己从床边小桌上倒了茶,双手捧着喝了一口。“有人担心陛下那边受风雪所困,两军相峙不下,战局拖延,异族援军大量集结,我们兵力不占优势,地形又受限,最坏的结果就是被截断归路,三军不得返乡,一急之下都病倒了,还不准我动一回么。”


  “我还是太小看了陛下。”喻文州低头又是一阵咳,乔一帆在王杰希示意下过去关窗子。“其实也不能算关心则乱,这也是我们这边后手尽出,第一次跟北边异族大军对上,之前十多年不过是边境之上的防守反击,少天又主要是打了一个出其不意。陛下他说什么都不能落了气势,心里也未必就有多少把握,你没见他临走前连张佳乐的底牌都要走了么。”


  “这个已经过去了,不提也罢,你现在怎么样。”喻文州凑近床边,王杰希仰头大大方方跟他对视,“没什么事,再歇歇就行,现在出去应付一下陛下也是可以的。”


  喻文州看了他一会,微微叹了口气,“你还是接着睡吧,我走了。”转头就要出去,王杰希翻身躺下,却又喊了他一声,“文州。”


  “你操的心已经够多了,别担心我,你知道我的医术,只要还想活我就还能活下去。”喻文州想转身回来,下一刻却又僵住了,“陛下到底为谁来的你也别装糊涂。”王杰希突兀冒出来了一句,却是再也没了下文。喻文州手指已经扶上门扇把手拉开,一松了力又弹了回去,发出了拉长刺耳的吱呀呀的响声。半晌站定回头,王杰希早已经裹了毯子合了眼,直接对上了一脸懵然无措的乔一帆,后者跟他目光一碰,又突然受惊一样的连忙把头低下去。喻文州垂了眼,转身出门。



  31


  战局急转直下,在先前恶劣的天气日渐冰消雪融之后。


  后勤战线在深入北境近千里后仍被完美地维持和运转,大量在之前的冰雪中失去了战斗能力的马匹被撤回国内又由健壮的取而代之。四大世家提供财力加入战局使得叶修的重骑达到了跟异族骑兵几乎同等水准的机动能力,后者失去了惯常的游击战术的最大依仗,强弓硬箭在对上了重甲披马的骑兵之后也成了摆设,无论是零星偷袭还是集结起来对上叶修都是溃不成军。开始他们还试图远远骚扰企图消耗叶修的军力和战马,但在被黄少天随时随地神出鬼没的轻骑尽情收割了几次之后,异族的将领们终于连这一点也放弃了。由先前的主动聚集力量围猎叶修转到了将兵力集中到几座天险大城,只图一守。叶修也没客气半分,带着大军秋风扫落叶般地荡平了周边数百里的异族土地,四月暮春天气转暖之时,已经将北境的异族大军逼入了仅余的三座城池之中。虽然在兵力上还是异族占有显著优势,除了最开始的四万骑兵外并未损失多少,但已经被打得锐气尽丧,据城不出。


  “两城互成掎角之势,又都城墙坚固,兵粮充足,强弓守御,他们打得好主意。”叶修提剑在案上地图的两城标记周围,划了个圈子出来。“先自己把周围粮食掳掠一空,保留兵力缩起头来跟我们磨下去,我们这边千里开外的给养线,还真经不起他们这么耗。等我们撤了军,他们六万兵力倒是能马上追出来,现在这战况,有点意思。”


  “陛下也该把肖大人准备了这许久的攻城器械给拿出来了,之前给我时本想替陛下小试一番,可惜都没用上。”喻文州嘴角含笑,“现在敌人龟缩不出,我们这几天的骚扰攻击,差不多也试出对方的射程来了,北境异族的强弓果然名不虚传,守城可箭射百丈之外,要不是我们已经加长了投石机的射程,这可真无从下手。”


  “陛下你家这位还真是一人可抵十万兵啊。”张佳乐感慨,“回去让他把火铳也给我改进改进怎么样,射程这么高难度的事儿就先不说,给我提提精度吧,我要求不多。”叶修还没回答,喻文州却笑着接了口,“张将军……咳,慢慢排队罢,肖大人前朝主管工部事务繁多,宫里还有我跟杰希苦苦相候,怕是……咳。”旁边王杰希拍拍他手,“以后一起过来便是。”


  “杰希又心软。”喻文州侧头无声轻笑,王杰希冲他眨了下眼,“不用白不用。”


  “咳咳咳,”叶修用力咳嗽,“先说正事。文州,这主持攻城器械的事还是交给你,各种前期准备除你之外也无人能当此重任。我们这次还是得分头行事,一旦开始攻击一边城墙,两城守军必定倾巢而出,攻城器械虽然威力强大,但若是敌人用大量火油箭矢围攻,即使时钦在制作时加了许多防御手段,也毕竟还是木料所制,撑不了太久。考虑到最近的天时风向,我们先攻打西北方向的大夏城,文州你专心计算攻城,朕给你护阵。至于西南方向的敌人攻击,”叶修停了话,目光在韩文清黄少天张佳乐之间逡巡了一圈,“这一边的重点是不能让敌人接近我们,所以乐乐,这次的任务主要是在你身上了,文清跟少天这次都掩护你,别给朕省着火药辎重了都用了吧。”


  张佳乐难得严肃了神情,“不超过三万兵马的话,火力还算够用。但是陛下,这种距离的散射精度,我可顾及不了黄少天的轻骑,他这是要怎么安排?”


  “张佳乐你忘了我为什么叫剑圣啊?”黄少天出声抗议,“我最开始带的都是步兵你都忘了是吗,什么记性这是,谁当年带着半个火器营不知天高地厚的就跑来偷袭还跑不过我,不是孙哲平带着重剑步兵过来增援就把自个丢下了,还是在这边带骑兵跑得爽,南边那时候要不是为了节省士兵战力,谁要骑那边的矮脚马啊。”


  “行了行了那明天就看你的了。”张佳乐一挥手,转向叶修,“我这边没有问题。”


  “朕知道。”叶修笑,看向喻文州,后者也微微点头,“明日辰时攻城,一举破之。”


  32


  胜负的天平在从清晨直到傍晚的大战之后,终于无可阻挡地倾向了准备更为充足的那一方。从喻文州精密的计算和指挥最终洞穿了大夏城的坚墙开始,已经没有什么能再挽救异族大军士气的土崩瓦解。持续不下的战斗很快变成了追击和围歼,几乎到了黎明众人才先后收兵回营,张佳乐进帐坐到位子上以后就只剩下喘息半天说不出话,黄少天挪到他旁边往椅子里一倒,却也是一说话就开始大喘气,不得不说了一句就闭了嘴。“张佳乐你……呼,这什么体格。”


  “都别说话,缓缓劲,免得头晕。”王杰希一人倒了杯茶放手边,最后一杯递给喻文州。喻文州笑了一下,神色也是不掩疲惫,“好在……一切顺利。”


  “都回来了?”叶修一掀门进了军帐,“大家都辛苦了,这次大获全胜啊,哟都累成这样了?算了算了,朕能者多劳,给你们接收城池去,然后好好休息几天。”


  喻文州扶了下桌案站起来,微微一笑,“难得陛下这次主动勤勉,不过若是完全指望陛下的话,入城恐怕还要多花些工夫,还是我一同去。”王杰希也起了身,“我也过去。”


  破城之后接管城池的诸般事项,除了最初的分派指挥以外,绝大部分也并不需要统帅事事过问。叶修简单指示过后,迅速带着喻文州王杰希进驻了城主府,这里因为先前将领撤走仓促,来不及带走的作战资料遍地狼藉。三人却都没有在意,叶修随便在墙上扯了张作战地图下来,在异族所余的最后一城上伸手点了点,“如果现在你们是异族首领,会做什么打算。”


  “迅速出城,分散兵力,将长距离机动的优势发挥到极致,多头并进切断我们的补给线。”喻文州神色郑重,“这一天一夜大战下来,我们的实际力量也差不多被对方了解清楚了。虽然陛下藏起了少天的轻骑,算是留了一手,但五千兵马和对方的五万多兵力相比,实在是难以抗衡。火器部队威力虽大但是数量太过不足的实情估计也被对方摸到了底,如果能再有一千火器军,西南边也不会局面如此艰难。”


  叶修没忍住笑了一声,伸手想去敲他肩膀,却又没敲下去,“文州你怎么也开始不知足了。”喻文州轻笑,“这不是都有陛下事事尽在掌握,咳……可以放心依靠么。”


  “文州说的是攻伐正道,杰希呢,有什么歪主意。”叶修眯起眼,王杰希一本正经回他,“拼死一搏也有可能。我们这边行军日久,马匹虽然可换,但士兵机动奔袭两个多月,消耗之下战力已不如初;异族最后的五万大军却是养精蓄锐已久,又有不少跟我们交战多次有了经验的残兵,猛扑过来的话无论是在半路截下我们还是把我们直接围进城里掐断补给线,只看他们能不能下这个决断。”


  “是啊都有可能。”叶修点点头,“反正肯定要有动静,我们不能停在城里被围死只能朝前打,休息几天还是要进军,现在还松懈不得。文州杰希你们就辛苦一下,在情报上再多用些心,这一次就看谁能抓到先机,应变及时了。”


  大军在城中休养整备了四日,算是稍作恢复,随即又启程开拔,直奔异族最后的兴庆大城。这次的行军速度叶修却一反往常,沿着斡难黑水河畔慢吞吞地前行,时节都已经初入五月,才堪堪走到一半。等候许久的异族动向却是半点也无,结果还是先前借假情报伪装成商人潜入的暗卫传了消息回来。“异族密备大量染疫牛马,欲以之驱行道中,投入黑水。”喻文州捏着薄薄半片帛纸,脸色已经发白,王杰希从他手上取过看了一眼,转向叶修也是摇头,“不能让他们施放,我们抵挡不住。”


  “现在还来得及,”叶修的声音还是带着些漫不经心,“精力都放在这种手段上,也就是孤注一掷了吧,再打败他们一次,也就行了。文州……没事,朕自有主张。你和杰希还是主持中军,取足饮水后迅速撤离,先向大夏城方向过去;朕和文清少天他们带骑兵一起分头诱开染疫牛马弓箭灭了就是,这种瘟疫战术只要形成不了规模,效果也不过寥寥。”


  喻文州脸色稍霁,“话虽如此……陛下亲身犯险,也还是太过不妥。”叶修一笑,“因为也没人能替代朕。现下离兴庆不过四百多里,算上情报送来的时间,恐怕也就是这两天了。事不宜迟,文州你们快些行动罢,朕直接去前军找文清他们商议出战。”

评论(19)
热度(75)
  1. fokaAstrophil 转载了此文字

© Astrophi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