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知后觉栽进了方王的天坑>. <

【叶all】 相和歌 35 + 非正式版本的36和大结局

  

  35


  “最后遇上的却还是你,也罢。”王杰希失笑,身形微动,步法算不得迅捷却是极为飘忽难觅,返还几步之间已经落足到了周泽楷对面。周泽楷却仍是丝毫未动,他容颜在灯影里姣好如美人古画,不见半分杀气,唯有剑执右手,斜指向前,就这一个动作已经是封死了对方再度前行的可能。“叶修说,拦你。”


  “也不错,我有多久没跟人痛快动手了,有你这样的对手也算值得。”王杰希扫了一眼,“你是用双剑的吧,怎么不都拿出来。”


  周泽楷摇头,“碎霜,为叶修杀人。你不能死……荒火。”王杰希微微叹气,“别以为你心软我就也会这样。”话音未落已是双手分挥,八颗棋子分别打出,两颗直取对方双目两颗分封退路,余下四颗却是打向了厅内各处灯火。周泽楷一掠而起,直接闪开三颗又用剑击落三颗,却还是有两盏灯火被棋子打灭,房间顿时昏暗了些许。王杰希手上动作顷刻不停,黑白棋子连发,大半奉送了周泽楷,但是意图也已经被对方窥破,打落灯火的进度愈来愈慢。还余最后三盏灯火之时,周泽楷的剑锋已经不过数尺之距,王杰希终于被迫后退,左手一扬,先前停留之处蓦地炸开一团火光,周泽楷生生中途转向,王杰希借机掠到了厅内另外一角,双手连扬最后二十多颗棋子铺天盖地打出,瞬时已将大厅变作一片漆黑。两个人都没有再动,但是周泽楷悄无声响,而王杰希的喘息声即使压抑之下也是隐隐可闻。


  “没用……我听得到你。”周泽楷突然出声,说话之间已经剑风破空声疾掠而来,王杰希不得不脚下一错,侧身往旁边闪开,周泽楷剑势并未用老,再度急追,王杰希也只能催动步法闪避,足下虚虚实实,变幻难测,间或再放上一两枚奇形暗器或有声或无声不时而出,逼得周泽楷连连闪避,追之不及,但是气息也是愈发紊乱。周泽楷也并未下任何杀手,只是当王杰希每次想要抢进内室之时,便接连出招逼迫,两人在黑暗之中听声辨形,来回往复争斗不休。终于在王杰希第十二次想要抢到内室门边之时,气力不足动作略慢,右肩衣袖被周泽楷剑锋所及,自下而上划了一道长缝出来。周泽楷剑势未停顺势直接急翻上去,却听到一阵细碎声响抖开迎面罩下,心知不妙想要后撤,却已经为时太晚,只得挥剑着力望空挑开,连剑带人大半个身子被网在里面。周泽楷试图仗剑将其削破,却发现质地极韧而且带了大量倒钩,一挣之下纷纷扯动,加之王杰希在外拖拽,根本使不上力。周泽楷双足一顿,干脆不再试图挣脱,只是右手剑势连旋带搅,竟是用力反拖,王杰希知他打算但是苦于手上无力,套索一点点松扯开来,眼看就要被周泽楷脱身而出。厅内此时却骤然一亮,两人都不由得眯了下眼,王杰希顺势后撤已经掠到内室门口,周泽楷也脱出套网急追而出,却在看清光线来源后两个人都停了下来。怀里抱着灯盏先出来的是乔一帆,后面跟着的是一脸憔悴,人也瘦了不少的叶修。


  “小周,杰希……别打了。”叶修的声音沙哑着,有点模糊。王杰希侧对着他没有转头,灯盏烛影摇曳之下映得身形明明暗暗,半边侧脸似笑非笑,又有几分倦意。“这孩子死活要跟来……原来也是你的人。”


  “是我的人,”叶修坦然承认,“不过沙城以后才是,北境二月天里敢泅水进城的这种随便胡来的,我不让人看着点不行。”


  王杰希一声轻笑,“说不过你。”指尖往袖里一收,几点碧油油的火光飞出,附近数盏刚才被扑灭的灯火同时光焰暴长,又重新燃烧起来,周围明亮一片,这才转过脸来看着叶修。“外面大局已定,异族几支军力都已经消灭,数十年间再也组织不了一次像样的进攻了。文州他们现下驻军在大夏城,等陛下你回去。”


  叶修盯了他一会,自暴自弃叹了口长气,猛地从后面扑过来扣住他腰,发狠一般直接把人往内室里拖。“先讨个这些年的本钱回来。”


  “小乔去拿行李,快点跟过来。”王杰希被他推搡着踉踉跄跄地走,还不忘扭头喊了一声,眼见乔一帆还在发愣,“药箱。”



  半个多月后,叶修的消息终于又一次送到了军中,这次过来传讯的信使,竟然是周泽楷。“叶修说,已经没事了,再过一阵子回去。安定朝中,你们先走。”周泽楷难得多说了几句话,在喻文州和第一时间赶来的黄少天等待之下,却又是闭口无言。喻文州低声说,“我知道了,陛下平安就好。”


  “……王杰希呢?”黄少天还是没忍住问了出口,周泽楷沉默了好一阵子,半天说了两个字出来,“守着。”


  “……少天,按陛下的意思,通传全军,即日准备返程。”最终还是喻文州出声,终止了一帐静默。“我去告知文清公他们。”


  大军北上数月,终于传出了回京的消息。这次可谓是三军凯旋,接连捷报早就送回了朝内,返程途中几乎是处处喜庆之声夹道相迎,到了京城郊外驻下军来,京中迎接而来的热烈欢贺动静更是遥遥可闻。众人带同简单的随从兵马缓缓沿路而行,无人出声,只有黄少天打马凑到喻文州身边,缩了缩脖子,“文州我们启程时还是二月早春冰雪尚在,现在连仲夏都过去了吧,可我怎么觉得比当时还冷呢。”




  36 【因为作者个人原因,36和结局章拖延到14年底(工作地狱TvT)放出部分只是草稿,文字和剧情以后都要大修】


  又过了一个月,叶修回来了。


  京城里之前的兴奋氛围还没有退去,到处都是一片喧腾,年轻的皇帝刻意默无声息的回归,也就这样被平淡地掩盖了踪迹。交接安排了余下的羽林军后回宫简单安顿下来,叶修再度踏入后宫时,第一个所到之处还是蓝雨宫,喻文州独自迎他进来。“怎么没见到少天。”


  “少天回南方军去了。”喻文州回得平静,叶修一呆,站着怔了一会儿神。“也好……他还是在那边开心一些。”


  “杰希呢。”喻文州挪到榻边发问,眼睛却是盯着地面,叶修在他对面惯常的位子坐下来,“我带回来了……你等几天。”


  喻文州抬起头来,与他对视了一会,再度开口得有些艰难。“如果杰希没能回来,我也不想在陛下身边再留下去了。每次都是我选择放弃他,他走之前,我甚至连一声阻拦都没有过,也或许……我就是在盼着他这样。”


  “你们两个还真是联手挤兑我。”叶修动了动嘴角,似乎想笑,又没笑出来,“他那边的说词是文州跟我合伙瞒着你又放我偷偷跑出来,这一定是又内疚着呢,如果回不去估计他就得自责死,你也就别想碰他了。”


  喻文州终于露了点笑出来,却还是很脆弱的表情。叶修对着他继续说下去,“文州啊你为什么总是这么躲我呢。当年你这样还说得过去,现在这就是自己想不开了啊。”


  “我一直很羡慕杰希……也是嫉妒。”喻文州垂眼,“且不论时机是否合适,他毕竟是有那样的魄力和决断,在陛下还是颗弃子的时候就到了陛下身边,落子无悔。我做不到这样,直到陛下已经成了棋手,我选择陛下,也只是因为那时的陛下,是我最合适的选择,不过如此。”


  “说到底还是纠结这事。”叶修笑了一下,“你是谁?我认识的文州又是谁,是十多年前跟杰希一起,和我相识开始就没再分开过的那个;是急着掌了喻家门户,这些年所做的事,全天下人都看得到,说是居功至伟也名副其实的那个。这就是你的选择,文州。无关合适与否,早晚与否——你是怎样的人,终究不是由你说了算的,而是这些所做的事。



  【下面是梗概】


  老叶回来就找喻队就是因为他跟大眼之间已经把事说开了,想跟喻队也说开,以后就这么凑合着好好的把日子过下去,心情不是太好是因为大眼身体状况实在算不上好,心里难受,自然高兴不起来;跟喻队说上话以后更不好了是因为以为少天走了


  老叶的意思就是,你的痛苦我想听,我想让你放下心结;喻队的心结是自卑,纠结自己有几分真实喜欢老叶又有几分只是因为利益选择了老叶,是因为怕导致的对老叶不够信任,跟老叶之间试探得太多无法先退一步,进一步加深了对两个人之间感情的不信任。老叶说结果说话,没必要自卑,不够信任和试探的问题老叶愿意先退步,所以就成了(其实说白了就是一次存在主义心理治疗,汗)


  老叶说到当年让喻队当皇后,现在还是要提一次,这就是给喻队的信任和退步,给喻队一点安全感,而且喻队的确是最合适的选择;喻队先前不愿意接受是因为心结太深,现在是这份责任不得不担,大概先看看思华年下面的评论吧……写到了再说,太难太复杂了TvT



  叶修为什么让少天入宫,一方面是满足少天的愿望,一方面是希望能借机接近一点喻队,事实证明他成功了,喻队从一开始的冷冰冰跟他自称臣后来就被潜移默化亲近多了


  最后这章的收尾是老叶说对不起少天,但愿他以后自由自在,海阔天空。喻队一笑说少天临走前说两个月内搞定回来啊,这场大仗打下来他带的都是逐一选出来的临时抽调的精兵,后续事项有的他忙的,算算日子这就差不多了,陛下去封信催催他,说不定再过几天就回来了啊。



  大结局【只有部分文字完全没修饰的草稿+梗概TvT】


  京城从来都不会是没有故事发生的地方,但这一次,热闹程度比起之前的北境大捷却也不逞多让——登基多年但是仍然后位空悬的皇帝,终于宣布了要迎娶皇后大婚的喜讯。对象也算不得出人预料,是多年以来一直随同皇帝出现在各种场合又共同主持了北境大战的喻家家主。四大世家族长之一的身份自是无需多说,然而更为人所津津乐道的还是被传得神乎其神的诸般谋划。“这定是无根无凭的街头巷尾之谈,世上怎能有此等样人。”街边酒肆里,一个书生模样的人跟同伴发话,他的同伴还没来得及回答,邻座的酒客已经转过身来,“二位是外地来的罢。”


  “果然如此。”眼见书生点头,酒客笑了几声,“世上的确就有此等样人……而且还不止于此,当年喻家家主与另外一位,把臂同游出行,时人谓之双璧……何等风姿。京城的王孙公子,哪个不曾见过。”


  众人皆是点头。“何止双璧,”远处酒座的客人也出了声,“可有人还记得……当年京城并称三绝?”


  “诗未歌尽酒未消,三绝手底过前朝,如何不知。”酒肆角落里有人长叹。


  “那苏家家主,据说是世间难留的人物,嫁与当今圣上做正妃,奈何去得太早,无缘得见。”先前的酒客也叹了口气,继而话锋一转,“曾有幸与双璧一会,春风上巳时日,落红成霰,流觞曲水。二者一神仪端雅,一容止风流,一静一动,见之忘俗。但是后来王家家主也嫁与那时还是太子的当今圣上,这许多年也是再无听闻,不知是否还在世上。”


  书生和同伴已经听得瞠目结舌,酒客在他们肩头上一人拍了一掌,“这些旧事,原本不必多说。要说当今的圣上,那才是旷古少有,


  【下面是梗概】


  结尾写皇帝登基多年终于大婚娶了皇后,京城文人墨客茶余饭后说闲话,说起当年的三绝,双璧,最后剩下了现今的皇后;说起北境的连年征战打退了异族,说起前些年南方的混乱纷争,少年们我说生当建功立业如黄少天他说当卫国守疆如韩文清,争论不休;说起皇帝现在的统治,世家的臣服;说起皇帝竟然诏令天下说再也不会选妃充实后宫是真是假,有老人感叹说当今圣上是个有情之人,必定又是后世一段传奇。那些故事你们太过年少还不知道,让我这老朽之人给你们唱段引子来一一细听——


  曾从东西南北路,独结霜冰雨雪缘。

  相和一曲丝宛转,玲珑辛苦为谁妍。


  ——正篇 · 相和歌 · 终——



评论(47)
热度(107)

© Astrophi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