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萧瑟天气凉

相和歌 外篇 · 长生殿

  

  从静谧安宁的黑暗里,王杰希被一迭声熟悉的急骤呼唤强行扯了出来。定了定神,乔一帆的声音还在耳边嗡嗡作响。慢慢睁开眼,叶修的脸近在咫尺,从模糊一点点变得清晰起来。“陛下。”


  “你这下午觉睡得也忒长了。”叶修指指外面天色,已是暮云微合,晚霞零落。“这饭点儿都过挺久了,晚上吃了没。”


  “吃多了犯困,这才靠这打了个盹,刚闭上眼。”王杰希回他,叶修转头问乔一帆,“是不是。”眼见乔一帆点头,“那好吧,跟我出去一回。”


  王杰希瞟了他一眼,“陛下这是有什么事。”叶修伸手过来示意拽他,“你跟过来就知道。”王杰希还是没起身,只是挪动了下,低头打了个呵欠,“困着呢,懒得动。”


  “这就不听话了啊。”叶修笑,“之前可都说好了,只要能回来以后就都得听我的。”王杰希轻描淡写答话,“不记得,不作数。”


  叶修没忍住,哂笑了一声。“这可不行啊杰希,要不朕来点硬的吧,把你打趴下以后再带走。”王杰希转了转手腕搓搓手指,瞅着他笑,“打就打啊,陛下有十足把握的话,尽管过来。”


  “快别磨叽了这都什么时候了快点起来,春宵苦短知道不。”叶修一脸朽木不可雕的表情,王杰希终于笑了一声,起身下榻,招呼了一声乔一帆看家,取了件襌衣抖开披上就跟着叶修出了微草殿。叶修也没叫宫人跟着,不紧不慢引路在前面走,直接带人回了自己宫里。穿过了几进前殿推开最深处寝殿殿门,殿内重帷低垂,陈设处处透着用心精巧,却是长久无人使用的模样。此时也是寂静无声,只有些幽微的清冷香气在殿中若有若无,却寻不到半处来源。“这边倒是挺清净。”王杰希环顾了一圈儿评价。


  “从进宫起我就把这封上了都没让人来过,我自己都睡书房呢,能不清净么。”叶修回身把殿门掩上,又去推开窗子,“今儿是你过生辰,这才用上一次。”


  “那是你自找的。”王杰希话说得硬,语气却极是淡薄,终于还是没忍住出声笑了一下。叶修从后面搂着他挪到榻上去靠着,“以后每年这时候都来这陪我怎么样……你生辰连着七夕,我们都在这儿过。”


  “你当年起名字时就这么想的?”王杰希侧头,叶修在他唇上蜻蜓点水碰了一下,“我等你好多年了。”


  “何必当初呢。”王杰希叹息,叶修的动作有点僵硬,“……杰希你还是在恨我么。”王杰希一脸似笑非笑地跟他对视,“不恨不可能吧,别说得好像你没做过那些事一样。”


  “……那你还是在勉强自己是不是。”叶修的手有点抖,却还是紧揽着没松开,“……之前你烧得说胡话的时候,也一直说让我放过你。”王杰希表情瞬间微妙了几分,人也僵硬了起来,“提那个做什么。”


  “……别告诉我你把那时候的事都忘了,”半天没人出声最后还是王杰希开了口,声音也是干干巴巴,“这话我说过挺多次吧……你还是一定要每次都胡来,估计是我烧晕了踢被子……你按着我来着?”


  叶修从后面直接把脸埋到他肩膀上笑,一边笑一边喘,整个人像八爪鱼一样的缠了上来,半晌才接了话,“那不是我当年没几次经验……秘戏本子买岔了吗,再以后……这不就没脸碰你了么。”


  “所以说何必当初呢,早说何必等到现在。”王杰希动了动身子跟他凑近了点,换了个更贴合的姿势靠着,叶修抓着他手指一路细细摩挲到手腕,往往复复,“现在也是好的。”王杰希合着眼应了一声,算是答复他。


  “……杰希我对不住你。我一开始想要文州,除了想要喻家之外,就是想给你做个伴。”叶修从后面搂着王杰希的腰,絮絮叨叨地说话,后者在他怀里靠着,眼已经睁不开了只能有一声没一声地嗯,“……但我后来真的动心了。最开始我不过是想要宫里热闹一点……最后却都成了这样,我没什么能多说的。”


  “……杰希你之前还没答应我呢别睡过去啊,咱们一年就来这一次呢……下一次再来好么。”叶修用力拍拍他脸,王杰希眼皮动了动,却还是没能睁眼看他。“我现在后悔了……怎么起这种不吉利的名字,我不要天上……只要人间。”


  王杰希侧头在他颈边蹭了蹭,呼吸愈发平静终是彻底睡着了。叶修搂着他喃喃说话,夜尽漏断更深,殿中低语声声,终是湮没不闻。



  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

  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


  ——外篇 · 长生殿 · 终——


评论(28)
热度(85)

© Astrophi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