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知后觉栽进了方王的天坑>. <

【乔王】 花不语 01-04

 

  01


  “小别前辈都是我害了你,”卢瀚文一脸悲痛欲绝,“都是我不好硬拉着你去人界玩儿,还想着好不容易才偷溜出来一不做二不休玩多了,现在害你跟我一起因为私自下凡挨罚,啊啊你家那个前辈很恐怖的可不像黄少那么好说话,怎么办啊啊啊啊啊。”


  刘小别瞥他一眼,默默转头,“……不及你家。”


  “可是他派人把我们抓回来关在这还说要等叶修回来处罚。”卢瀚文开始满室暴走,高英杰急急忙忙地去追着拽他,“别出声啊……我偷偷过来的,被发现就坏了……叶修前辈听说已经快两百年没出关了。”


  “怎么办小别前辈我们一定会被罚得好惨。”被高英杰扯着衣服干脆坐到了地上,卢瀚文眼巴巴地伸长了脖子往外瞅,刘小别轻嗤一声,“你问我我怎么知道,反正是我先去人间的,我又比你大上不少,肯定主要责任在我这。”


  “那怎么行啊呜呜呜……”眼见卢瀚文又要开始出声,高英杰死死捂住了他嘴巴,卢瀚文居然还挣扎着说完了话,“……那怎么行小别前辈要罚一起罚要死一起死要被贬去人间我们也要一起去呜呜呜呜……”这次加上了刘小别一只手,终于彻底消停下来,高英杰擦了把汗小声开口,“好像……没这么严重吧?”


  “小杰你跑这来了啊,前辈正在找你——你们都趴在地上干什么?”三人滚成一团都没来得及反应时,柳非嘭地一下推开了门,众人狼狈之下面面相觑,“哎不管你们了,前辈说马上去叶修前辈闭关的地方,我就是来传话的,还有急事呢我先走了。”跟来时一样又是一阵风般地不见踪影,高英杰苦了个脸,刘小别还是面无表情人也没动,还是卢瀚文一人拽了他俩一把,站起身来,“去就去吧总比在这被关到不知道什么时候好吧。”


  岱舆山位于人间东海之中,却是仙家地界,方圆四千余里,处处可见祥云缭绕,朱霞流动,瑶台玉阁错落点缀其间,不知住了多少得道生灵。更有一般与其他不同的好处,就是掌管世间诸花的仙灵也尽在此山之中,一年四时都是瑶草琪花,美景无穷。随手赶开叶修闭关石洞门口几只过来挨挨擦擦的仙鹤,刘小别一咬牙又瞅了瞅身后可怜巴巴瑟缩到一起望着他的俩人,一手扯了一个硬着头皮往里走,“到了就进去呗。”


  “……小别?小卢?你们来干什么。”叶修的内室里不仅有传说中的本人在,两边还坐了一个王杰希一个喻文州,前者毫不遮掩的语带诧异,后者显然也没预料到这情况,扬起一抹轻笑,高英杰看了一眼就赶紧把头低下去,蚊子叫一样地回了话,“……不是前辈您叫我们来的吗。”


  “叶修前辈喻文州前辈王杰希前辈,”卢瀚文迈前一步慷慨激昂,如果忽略他其实是闭着眼睛还左右叫错了人的话,刘小别心堵异常无可奈何。“要罚就罚我一个,是我害小别前辈犯了规矩私自出了岱舆山的,我俩——”终于再也听不下去,刘小别用力拉了一把直接把他扯回身后,叶修左右看了一眼,直接笑了出来,“这俩又是什么事儿,上天了还是入地了啊,偷了蟠桃还是摘了人参果去了?哎跟你们说啊别被那个蟠桃给骗了,现在天庭仙多树少过度采摘退化得厉害,还没咱们山头上那个谁谁谁结的果好吃呢;再说那个人参果吧哎哟——”喻文州慢吞吞地把脚收回来,脸上仍是笑意不变,“前辈……呵,正事讲完再说这些。”


  “小杰,过来。”王杰希招了下手,高英杰瞅着脚尖一步一步挪过去,喻文州也开口,“小卢既然来了就也过来吧,我的继承人虽然还没找到,但他可以做少天的。”


  叶修左看右看,还是摇了摇头,“这都还太小啊,你俩还是别跟着出来了,看着家吧。”喻文州苦笑,“我倒是可以,但我拦不住少天啊,你一走他肯定追出去的。”


  “这个容易,”叶修一拍桌板,“马上给他找个事干,现在不正是夏天吗,让他去跟张佳乐生个孩子。”



  02


  戳在一边听完了谈话全程,虽然剩下的也没再听进去半句——三人有气无力两眼发黑的回了住处,卢瀚文闷声不吭爬上刘小别那张特大号云床把自己摊平,后者也头一次没有第一时间把他拦在房门外面而是也游魂一样的跟着晃了进去,高英杰眼神直了半晌终是最先恢复了过来,“你们……咳,是怎么生的。”


  “这我哪知道啊,”卢瀚文抬起颗脑袋来拼命摇头,“我们不都是先有本体然后修炼出意识再往后才化成人形的吗,当花的时候一点记忆也没有,谁知道自己怎么生出来的啊。”


  “我就更不清楚了,有意识时已经是前辈带我来这以后的事了。”刘小别摊了摊手,他比两人修炼化形要早一些,但是之前的事情也是一头雾水。高英杰吞了口唾沫,“我只知道从我有意识开始就跟一帆在一起,抱根傍蒂的直到了化形才分开……没人能同时生我们俩吧。”


  “小高你俩长在一起挺正常……你是兰花他是薜荔,应该不是前辈生的。”刘小别眼神也有点发飘,卢瀚文嘴快接了下去,“是啊是啊小别前辈说的没错,虽然听说你们家那位前辈本体也是兰草,但他怎么也生不来俩吧。倒是我,”卢瀚文在床上来回乱滚摇得床板咯咯直响,在刘小别一巴掌拍上来以后直接跳下地去又是在屋里一通横冲直撞,“啊啊啊怎么想都觉得我是黄少生的,第一次有意识见到的也是黄少啊,照人类的说法是不是我这就要有弟弟妹妹了啊,还有我是黄少和谁生的啊!”


  “你们在这嚷嚷啥呢生不生的。”张佳乐路过,从走廊上探过头来,三人赶紧下地的下地站好的站好打招呼,“这么小小年纪就想着生啊?早呢。”


  高英杰迟疑了一下,终是问出了口,“前辈您知道我们都是谁生的吗。”虽然张佳乐平时总是一副动辄出神想事不怎么靠谱的模样,但这位同样身为四时之主的资历和实力还是无可置疑,而且余下三位哪怕是王杰希,给高英杰个胆子他也不敢开口去问。张佳乐抬了一下眉头,“当然知道啊,你们怎么好奇这个了。”


  “哎刘小别我倒是真不知道,他是王杰希外面捡来的,当时就快有意识了吧估计王杰希也不清楚。”张佳乐回想,刘小别偷偷松了口气又有点莫名失落,“高英杰你还有另外一个……叫什么来着我记不清了,王杰希生的啊,他就生过那一次这我还能不记得,还是叶修帮忙的呢。”


  扶了一把已经五雷轰顶语言能力思考能力估计一样不剩眼看就要栽倒的高英杰,刘小别一时也不知道是该问跟谁生的怎么生的还是叶修帮了什么忙,张佳乐已经自顾自地说了下去,“小卢你是黄少天生的啊这还用问,你们俩长这么像,一看就认得出来吧。唉,”张佳乐突然唏嘘了起来,“你们这还能问问我,我都不知道问谁去呢。”挥了下手转身就继续走,也没再理会卢瀚文开门就追了出去然后一连串的追问“黄少到底是和谁生了我”,几个转折便在长廊远处消失了踪迹。


  高英杰僵僵呆滞了好一会儿,突然反应过来什么,咽了下口水,“我们是不是该告诉前辈一声……叶修前辈打算让他和黄少生个孩子。”


  “说什么说啊,等着看吧。”刘小别耸肩。“到时候不就知道了么。”



  03


  还没听说黄少天跟张佳乐传出什么动静,王杰希一道敕令倒是先颁了下来,召集所有出了岱舆山的仙灵尽数回来,解禁之前不得外出。叶修虽然是众人之长,但从不知多久以前开始便是露面越来越少;另一位韩文清又是大家都不熟悉,只知道也有这么一位前辈长年闭关;还有一个张佳乐也是不大理事,长久以来统领诸灵的就是王杰希一人。微草境悬于东山之巅,殿前石坪之上这日热闹非凡,先前各种原因不在山中的仙灵都赶了回来,呼朋唤友三三两两聚作一群。高英杰高高兴兴找到了离开许久的乔一帆,“一帆你可回来了,我还担心你一个人在外面遇到危险,出去修行果然有用,感觉你的力量又变强了。”


  乔一帆腼腆地笑了一下,“不好意思啊英杰……叶修前辈指点我去的那个地方有点麻烦,传不出消息来,让你担心了。”他这一提叶修倒是让高英杰瞬间想起了之前的事,看了下王杰希还没出现,就把乔一帆鬼鬼祟祟地拉到一边去开始咬耳朵,“一帆你知道么……张佳乐前辈告诉我们说,你跟我我们两个是王杰希前辈生的,据说叶修前辈还帮了忙,真是……难以想象。”高英杰小小声地说完,有些不放心好友的反应,结果乔一帆却只是平静地笑笑,“英杰……我们本来就是花啊,这很正常吧,凭借修炼才是现在的人形再或者以后的事,本体也还是一直都那样吧,你跟我的本体不都还是以前那样的么。”


  “……这么说好像也没错,”高英杰咬了咬嘴唇,“可是叶修前辈还说,张佳乐前辈和黄少也能生孩子……”眼见乔一帆这次明显有了几分反应,还没来得及再多说些什么,刘小别和唐昊已经勾肩搭背蹭了过来,旁边自然还捎着一个卢瀚文吵吵嚷嚷,只好把话又咽了回去。众人一通打闹,没过多久王杰希就露了面,旁边喻文州黄少天随着出来倒也算是常见,平日管事的也不过就是这三人,但是这次旁边还多了一位气势又是完全不同,玄衣墨发眉眼如刀,远远看去就让人凭空想要打个激灵不敢直视。唐昊啐了一声,“怎么连韩文清都来了。”


  “啊那就是韩文清前辈吗?第一次见到啊,很厉害的样子呢。”卢瀚文扯着刘小别的袖子拼命踮脚往前看,刘小别不动声色扶了他一把,前面王杰希已经开了口,众人迅速恭恭敬敬各自站好低头。“……叶修前辈有事离开一段时间,由韩文清前辈代行其职。现在外面人界正是朝代更替,天下大乱,此时违令私自外出者,”王杰希那双大小眼冷冷地在场中一扫,众人个个大气不敢出上半口,“……三倍惩罚。知情不报者,视作同罪。”


  从微草境被放了出来,几人都是一副如丧考妣的模样,“完了完了,”卢瀚文狂抓头皮,“这是要在蓝雨境被关上三百年啊,三百年不能出门不能去找大家玩儿还见不到小别前辈,每天除了修炼只能对墙发呆,啊啊这日子要怎么过,现在去找黄少求情还来得及么?”


  “……试试看吧,黄少,呃……还是很好说话的。”高英杰战战兢兢地接话,卢瀚文又可怜巴巴地望向了刘小别,后者在他的眼神攻势下坚持了一会儿还是转过头,“要去你自己去。”众所周知,四百年前花朝节上刘小别修为小有所成,剑指黄少天一试挑战,结果败了个惨不忍睹回来还收获了黄少天在所有人面前一通喋喋不休尽人皆知的前辈经,从此凡是老远瞅到黄少天就必定绕路而行。跟韩文清有过类似经历的唐昊咳了一声,面带同情拍了他两把,“一起去呗,你也不想被关上几百年吧。”


  最终众人还是约好了三天以后碰头一同去找黄少天求情,当天唐昊又顺手拉上一个邹远,刘小别也只能不情不愿一同跟上。蓝雨境在岱舆山的南方尽头,与微草境相隔千里,同在一山之中却是四时八节景象完全不同。喻文州黄少天二人执掌夏令,山中天气也是一日三变忽晴忽雨,此时正是暴雨倾盆,铺天盖地的雨水倾泻声让人连说话都要拔高了嗓子无暇他顾,到了黄少天住处外头众人才发现卢瀚文居然开始畏畏缩缩,“这种天气我没搞错的话是黄少正在心烦啊……怎么办我们好像来得不是时候。”


  “外面都是谁啊?进来进来,都来了戳在外面干什么。”黄少天在屋里先喊了一嗓子出来,众人你看我我看你推推搡搡半天最后只好一起进去,黄少天倒是瞪大了眼,“小卢小高刘小别还有唐昊邹远乔……一帆?你们都跑这来干嘛?先跟你们说清楚啊可别说要一起出去玩,现在真不是时候求我也没用,你们现在别搞乱啊都老实点待着。张佳乐昨天刚跑路了现在文州跟王杰希都正头疼着呢你们可别学他,叶修跑了就算了好歹那是正事,但这跟张佳乐他有个鸟关系啊?他想出去也不差这会啊,话说你们到底是来干嘛的?”

  

  高英杰咽了下口水悄悄拽紧了乔一帆袖子,后者跟黄少天连面都没见过几次也是不敢作声,卢瀚文已经抖抖地缩到了刘小别唐昊的胳膊后面,顺便给了两人一个“今天时候不对黄少心情很差求情以后再提”的眼神,可惜角度不对左右均是未获接收。不过即使没他提醒也没人会在这时候去说这种傻话,年纪最长的唐昊看了眼别着个脸完全不打算开口的刘小别和完全低着头一脸“我只是来凑人头我什么都不知道”的邹远,没奈何胡乱找个理由开了口,“呃,我们,也是来找张佳乐……前辈。”最后两个字在喉头就是一咕噜。


  “哎我就说嘛张佳乐虽然平时晃晃荡荡瞅着什么也不管,但就这么走了还是不行啊,冬天那事再少也是一个时令呢,果然这一跑路就来事了,算了唐昊你们先自己看着办吧,小事就照以前来发生什么大事再说。”黄少天摆手,“我还想找他呢结果前天发呆有问没答,昨天再去我靠居然人都没了就剩个纸条,都几千年没出去过的人了估计路都不认识吧,哎你们说他怎么就跑了呢,等等小卢你过来,你这什么眼神,靠我怎么觉得有点起鸡皮疙瘩啊!”


  “那个……少天前辈,叶修前辈不是让你们生个孩子吗,你们生了没啊?”卢瀚文终究是大着胆子问出了口,黄少天一听之下表情足足变了好几转,“这话瀚文你哪里听来的。”


  “当然是叶修前辈亲口说的,是吧小别前辈。”刘小别被他连拉带扯,无奈跟着点头,黄少天神色沉了一沉,随口答了几句却是明显话不对题,唐昊刘小别左右一看,十分默契地一边一个把卢瀚文夹上,高英杰断后结结巴巴地说前辈您忙,在黄少天心不在焉的嗯嗯啊啊里一众人匆匆撤走,次日一早,卢瀚文终是没忍住又拉上了刘小别唐昊高英杰跑去找黄少天,结果夜雨轩中居然也是空无一人,桌上压了张纸条,卢瀚文凑过去扫了一眼就叫出声来,“是黄少的字迹……说盯着两边的动静有事马上回来,啊啊这也是私自出去了吧,还是顶风作案吧,比我们还过分啊!”


  “……怎么觉得这好像都是我们的错。”高英杰小小声地开口,刘小别无语地看向他,难得主动点了点头。


  “怎么办啊这怎么跟文州前辈交代,黄少私自出门去追张佳乐前辈了,小别前辈我们之前在人界那里见过这样的事吧,这么说是张佳乐前辈……负心薄幸对不对,黄少这是出去追回薄情郎了?始乱终弃吃了就跑啊?黄少好可怜。”卢瀚文一本正经地想了又想,刘小别已经开始后悔自己先前的举动,“还是黄少和张佳乐前辈私奔了?”


  “这都什么跟什么,”唐昊冷哼了一声,“你们知道啥啊,张佳乐的事还是我清楚,昨天不是说生孩子吗,”三人齐齐转头看他,“几千年他都没生一个,现在肯定是张佳乐不愿意生孩子,跑了;你们昨天说漏了,黄少天不干,这就追他去了呗。”


  “……”高英杰默默地后退了两步,眼见已经吵成一团的唐卢二人和被扯在中间已经从面无表情变成了口观鼻鼻观心状态的刘小别,开始想念起了一大早就又跑去修炼的自家好友,一帆你不肯跟来是故意的吧,你一定是知道什么吧。



  04


  微草境内里深处一方静室,喻文州叹了口气,“终究还是没能拦住少天。”


  “但尽人事,莫计天命。”王杰希闭目,指尖在异样双眼上浅浅一点,“何况现下……人间纷乱,天机亦是难明。”


  “天庭的势力之争,这一次也是实在过分。”喻文州低语,“放任群妖乱世又遣仙下界平定,唉……天庭的把戏从来都是这样的老一套,我们能置身事外了这许久,实在是亏了叶修当年一番算计。”


  王杰希颔首,“我们这点根脚,不过是些微末草木,多年以来能保有个存身之处,已是不易。叶修当年从天庭手里骗来了这岱舆山,又跟人界扯了个障眼法瞒了这地,我们算是寄身天庭,又是位卑职小,不涉纷争。叶修这通算计,现在看来的确是颇有远见。”


  “但你未免太过辛苦了些。”喻文州垂眼,“当年人间四时花信不辍,时令均管,这数千年来花事却是愈来愈偏于春日,也怪你太过勤勉,若是像张佳乐一样,”停了一停,浅笑,“长久疏懒的结果就是冬日花事稀少不过,世人几乎不知有花。”


  “天庭的庇护自然也不是白得的,你的修为……还不是一样被这些拖累了。”王杰希淡淡回了一句便转开了话头,“说起张佳乐的事,叶修查了这许久,现在突然说是得了消息。文州,我总有些预感,当年那人不是普通凡人自不消说,怕是还与天庭有些干系。”


  喻文州了然点头,“凡人一世,命尽之时魂灵归于冥府,忘却前尘往事重入轮回转生,三魂七魄均是有踪可察。以我们现下的修为和杰希你的天数推算之能,仍是寻觅不到那人,若是一直这样也罢,但是叶修却突然说有了进展,又在现下这个时候,估计就是……非仙即妖了罢。”


  “妖族现在的动静也是让人放心不下,自从前代妖帝叶秋陨落,数千年来都是一盘散沙,然后又是内斗不休,无人管辖之下到处生事,这些也就罢了,”喻文州微微叹气,“现下怕是想要借机和天庭一争长短,只是苦了这世间苍生,也连累了我们几乎永无宁日,现在也就是能护着这岱舆山了。唉,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草木仙根微弱,得道本就艰难,当年若不是我们生在了这里,只怕也是早早被弄去炼了丹药增加功力;又或者是像那蟠桃人参果,落入了仙家之手,也是被豢养多年,过度汲取之下本源尽失,落了个现在这般……苟延残喘。”


  “生为草木,命定如此。唯一的出路也就是尽早修炼成仙了。”王杰希忽然转头,“文州,你进度太慢,五千年成仙大劫已经被你拖了这么久,具体是什么打算,还是不能说么。”


  “抱歉了啊杰希。”喻文州一脸的清雅怡然却是笑意直透眼底,拒绝的意味再是明显不过。王杰希微哂一声,“算了,你总是有这般那般的算计。”


  “难道杰希你就把看到的天机全部老实交代了么。”喻文州笑吟吟地把太极推过去,王杰希不为所动,“我只是没法说确定不了的事。”


  “我还不是一样。”说话间慢腾腾地起了身,喻文州打了个响指,一道紫黑色光芒自虚空中化成爪形直冲出去,王杰希衣袖一挥,却是撤去了室内先前布下的隔绝咒,“外面的朋友,进来罢。”








  充满作者谜样苏の气息的幕间:


  01


  叶:你俩辛苦了,拉扯熊孩子不容易,哥当年也就是把你们这么拉扯大的啊,呵呵。

  喻:前辈辛苦了^^

  王:……我怎么记得是某人整天对着我念念叨叨他的无数情史呢,烦得我一化形就跑路了。

  喻:嗯?杰希我对这个很有兴趣,我们回去慢慢谈。

  叶:……大眼你对得住哥疼你这么久吗。


  03


  王:……(上一个坑文州管事时多正常啊咋这次换我就画风这么魔性,心好累,还有这种老被人在后面盯着看的感觉怎么回事。)

  ?:…………………………(被发现了?)(……某人动静太大。)(小别前辈不是我!)

  王:……(真吵。)


  04


  王:文州……我有说过吗,你这么笑的时候,瞅着就像只我们南边山头上的狐狸。

  喻:哦?几条尾巴的?咳……真身怎么就被看穿了呢,其实……原来的喻文州已经被我吃掉了啊,味道不错,五千年功力到手了呢……呵。

  王:o_O

  喻:再吃掉杰希就又有接近万年修为进账了(扑倒)

评论(15)
热度(66)

© Astrophi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