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知后觉栽进了方王的天坑>. <

【黄王】S&S

  

  草稿,不定期更


  The Romance of Glory I

  Sword and Star



  大陆上最强盛的两座城邦之间的战争,有着高耸的城垣和固若金汤的防守,庄严神圣的微草;集结了五万人和一千艘战船的庞大舰队,三年的时间,自远方而来的蓝雨,最终后者夺取了胜利的桂冠成为新生的霸主。微草顽强抵抗直到最后的陷落,围攻和劫掠几乎摧毁了这座古老的城市,最高地位象征的大祭司也在混乱中下落不明


  夕阳沉下,乌黑夜幕降落到蓝雨宽阔连绵,如同一座城池的营地时,少天进帐,去看大眼,大眼被链子锁着闭着眼躺着,少天去亲他,说今天怎么样,伤口好点没,现在痛不痛,要不要吃东西,大眼都不理他,少天说微草得了消息派使节来了,大眼终于睁眼看他,那双琥珀色的异样眼瞳,只有在听到微草的事时才会为之驻留,看到少天明显不打算放人的表情,挺无奈的又闭上,被x

  

  在三天以前,蓝雨和微草最后的战斗,微草大祭司连战数日力竭,且战且退最后撤进神庙,护卫都被打倒,再也没有任何保护,被少天一剑刺去,贯穿了锁骨钉到祭坛之上,节杖从手里滑落在地,少天俯身剥掉大祭司脸上沉重的装饰着翡翠的黄金面具用力丢开,大眼咬着牙瞪着大小眼看他,少天喊他的名字,一叠声地明晰如琉特琴的弦音成串滑落,温柔得像情人之间的呼唤,让人一瞬间像是回到多年以前,王杰希,王杰希

 

  少天紧握住剑柄把锋利的铜剑从他身上拔出来,扯住大眼衣襟拽起来拖走,说现在你是我的了,年轻战士个头算不得高,脸颊线条轮廓柔和却透着异常强硬的尖锐气势,身体矫捷而充满力量,并不是像大多数阿开亚人那样的金棕色,而是更加鲜活的桃金,生机与热力从皮肤底下热烘烘地烧上来,单是一个接触都几乎要灼出火花爆开;微草的大祭司比他还要高挑些许,在他臂弯里的身子微凉而纤韧,少天单手搂他,两人贴合得紧密,宛若一体的错觉

  

  然后大眼就作为俘虏被少天带回来,用链子锁住他手腕抱到自己床上说战斗结束了,没有更多的死亡和俘虏了,现在睡一觉吧你这么累,拥抱着他安抚亲吻,大眼就非常疲乏地睡着了一睡就是两天,其间换了好几次药都没醒,最后终于醒来时少天占有性地抚摸他身体和接吻,大眼推开他说你不能这样,意思就是说神会发怒,少天说文州想要的是荣誉,我除了荣誉之外还想得到你

  

  蓝雨发动战争是为了荣誉,需要打败当时最强盛和富庶的微草来树立自己的地位,也是为了劫掠增加自己的财富

  

  少天说蓝雨是不为神所眷顾的土地,没有奶与蜜流淌,但是这样的我们打败了在神庇佑下的微草,蓝雨信仰的一向是人类无需在神祗面前五体投地地膜拜,而应高傲地伫立,与神祗分庭抗礼,不依赖神只依靠自己,大眼没再说什么只是叹气,少天去啃他的脖子嘴唇说别想那么多,我带你回蓝雨,神所涉足不到的自由的土地,那边没有你们这的这么多破烂习俗,不能和外邦人野蛮人结婚如何如何,无论是城主还是最年幼的战士,他的战利品是奉为女王还是用做奴隶,没有任何人或者神能够干涉,大眼有点失神无声地说我不会跟你走的,你知道的,少天直接去咬他嘴唇不让他说出口

 

  七天过去微草第二次来要人,神也发怒,兴起风浪不让蓝雨大军返乡,大海咆哮着汹涌沸腾,与归途反向的北风掀起滔天巨浪,雷霆轰击的巨响接连而来,暴风雨之前的黑暗笼罩大地。喻队整夜无眠,第二天来找少天,两人在营地外散步,喻队放慢步子指着远处停放在滩头,垫着长长的支木和石块的船只,还有船头高高飘扬的旗帜说你得为了蓝雨考虑,接受微草的赎金放人吧,少天不说话显得十分冷漠,散发着在战场上杀戮时的冰冷气息,残酷无情,喻队默默地站在他身后等待着,最后少天掉头走了,喻队叹口气站在原地看他,他知道这么说少天就会放人了,也知道他真喜欢大眼,少天回去大眼一看他的样子就什么都明白了,在少天不说话压上来时很吃力的主动抱抱他,就是安慰的意思

  

  他们xx的时候少天说你那么强大,孤独又冷淡,站在微草的巅峰,被一切人依赖,他们有想过你么,有人想过要为你分担一些么,你这都牺牲了自己多少了,当年和我争战比剑的微草少城主呢,变幻莫测的魔术师呢,献身给神以后你原先的力量还剩多少,都换取了祭司的神圣力量了吧,你的名字应该作为王杰希流传下去,而不是微草的以后无数大祭司中区区一个,大眼说是为了胜利,少天说蓝雨不需要神,一样可以胜利,大眼说我们是不一样的,我曾经也尝试过,但还是现在这样,微草才能变得更强,少天说不管怎么样这一次是我赢,然后很粗暴的按倒大眼说战胜者对战败者就是拥有绝对的权力,现在你是我的,完全归我所有,就算拿赎金来愿不愿意放人也是我说了算,我会放你回微草但是不要赎金,你得带着作为我的奴隶的束缚,这是你的身份,用身体记住,本来这印记是要用烙铁烫下的,但我要给你一个更深的,下一次重新在战场上分出胜负,我也再给你一个机会;然后拿金杯注满酒浆递到大眼嘴边,大眼摇头表示不要,意思就是明天就要分开了最后这一夜不想过得太快,少天把杯子扔下扯开他衣服,露出的肌肤是不见天日的清冷莹润,气息清凉禁欲像是宁静月夜下深海里的珍珠,床头倚着的长矛与投枪在他胸膛上投下明暗相间的重叠剪影

  

  少天用了很多用来麻醉的颠茄给他才去穿铁链,用口吸走涌流出来的血液又给他敷上止痛的药,大眼感觉不到什么痛楚但是在异样的感觉里失神,被重量和冰冷弄地哆嗦,少天以为他还是痛就又用力地去占有他说明天就让你走,大眼失神地去跟他拥抱和亲吻,用自己不习惯的激烈试着去主动,陷身在柔软的被盖之中,他们黑暗里像兽一样放纵撕咬抵死缠绵意乱情迷,极端的渴慕与无望,大眼因为被用了麻药所以也感觉不到痛,弄裂了伤口也不知道,最后他们用亲吻爱抚对方,呢喃着彼此的名字,仿佛一直以来就是这样

 

  第二天大早,夜里稀薄的雾霭在黎明的晨光里逐渐消退,微草的使节邓副来接大眼回去,喻队招呼了一下说是阁下是微草的坚盾,被称为叹息之壁的强大的战士,邓副说没能守护住大祭司的战士没有任何荣誉可言,请收下我们的赎金,归还我们最为尊敬和受人爱戴的领袖,喻队去找少天,外面喊了半天少天不应声喻队只好自己进去,结果是看到床上被褥凌乱,毯子里俩人肢体交缠大眼被压在下面,锁骨被穿了链子不说身上都是血迹手腕也被锁着大片擦伤,整个被凌辱了一夜的晕迷样子差点也晕了,少天这时候醒了,喻队跌脚说少天你这样怎么跟微草放人,少天就默默无言的拿水给大眼擦拭身体,喻队看大眼全身都是吻痕咬痕残存体液少天那一身也好不到哪去,心里有数了但还是头疼,只好自己出去应付微草的人,这边少天勉强帮大眼清理完毕,把他手腕解开推他说微草的人来接你了,说了几次大眼就恢复了意识挣扎着要起来,少天扶他他就拒绝,最后站起来自己穿上长衣又披上肩带就说我走了

 

  微草这边觉得非常悲恸和愤怒,至高地位的大祭司被掳走不说还被打上了奴隶的印记,回来时还明显是被凄惨凌辱过的模样,见过的人都觉得是无法忍受的耻辱,没人愿意提起,大眼什么都不多说表情镇定只是说下一次打败他们就可以了,只是比先前多围了一件披风,很平静的带着别人眼里耻辱的印记还是继续主持微草的事务

 

  微草尽管刚被战火蹂躏过但城民们迅速地重新建设起了家园,祭祀仍然是庄重华美,高台上装饰着商船带来的,产自远方国度的长长紫红色布匹和金黄流苏,大眼裹着雪白曳地的长袍和披风,穿着最上等的青金石点缀装饰的绊鞋,黄金面具覆在脸上,在香柏木建造的祭坛前庄严地主持祭献,撒下晶亮明澈的清泉和醇酒,呼唤神祗的名字然后吟唱颂歌,独自站在高台之上,像祭品一样远离人世,渐近神明,辉煌而尊贵

  

  大眼主持祭祀之后说神明从未放弃微草,我们不会屈服于一时的失败,必将重新崛起;祀神的仪式完结以后大眼自己回到神庙里,一片寂静里方神现身出来说这个东西我不想看见在你身上听着这声音难受,大眼摘了面具放下镶嵌金钉和珍珠的节杖,默默的把衣服拉紧不说话,方神说还好你没拿应付别人那套说词应付我,你这真是喜欢他?大眼还是不答话,方神说过来,说这么骄傲,这么多年我都没舍得让你低下头来受半点委屈,怎么就让别人给糟蹋了呢,大眼平静超然的说是我的力量不够守护微草,方神说你已经做得很好了,现在还疼不疼,大眼点头,说下次打败蓝雨前留着吧这是个提醒,方神叹气说看你这样我倒是有点觉得,你喜欢他也好 

 

  方神想起见过的别的神的大祭司,眼里都是燃烧着狂热的火焰,而大眼却总这么冷淡平静,从来不会做出轻率的事,一直默默去做对微草最有利的决定,想起之前大战时自己分身乏术照顾不到大眼,让大眼在祭坛前被少天重伤和拖走,后来为了让少天放人的掀起海浪也是拜托老叶干的,老叶说让你当年选神职不选个攻击性强的,现在知道亏了吧,方神说有本事下次别在你家那个小情人半死不活的时候喊我啊,老叶没话说了乖乖的去兴风作浪;觉得自己没有尽到守护神的责任,心里也不好受,只能用神力给大眼治一下,大眼笑了一下跟他说谢谢,方神说选择我作为微草的城邦守护神有没有后悔过,治疗之神啊,如果选择了更强势些的神祗是不是对你更有帮助,大眼摇摇头说这样很好,我想保护大家,微草城邦当年不过是一个原始的北方小村落,慢慢强大到今天成为最辉煌的城邦之一,需要的不是利剑而是守护,方神说其实我也挺羡慕叶修那样强硬着来的,大眼说我本来就是奉献给你的,方神摇头说算了我比较喜欢两厢情愿,摸了摸大眼的脸就消失了,大眼就还是很孤独的一个人睡在神殿里,子夜时分,圣坛上的火柱早已经熄灭,方神又出来了一下给他盖被子,昏暗里仔细端详,月光透过高处的天窗落下来,苍白地反射在赤裸的肌肤上,月光底下沉静清朗,乳白无瑕,象牙面庞,方神坐在他身边伸手摸摸他,石床冰凉手指粗细的锁链也冰凉坠在他右边锁骨上,气息清冷一如从前,无论凌辱或是温柔似乎都没能在这具身体上留下半点印痕

  

  大眼是很多年前微草的祭品,为了请求守护神庇佑城邦献上自己的少城主,那时微草还很弱小大陆上也没多少城邦,大眼本身却很强大所以还是有很多选择,虽然叶修已经归了嘉世,但是韩文清孙哲平或者郭明宇都还是可以争取的,可是大眼当时想的是保护大家,所以找上了治疗之神的方神,然后慢慢努力带着微草强大起来,成为了最强的城邦之一,但是这次败给了蓝雨,方神也很自责觉得是自己能力不足让大眼被抓走受了这么多折磨,大眼其实在他来盖被子时就醒了然后知道方神坐一边发呆,猜到他是在自责就说下次我们能赢,但是没睁眼睛,装作说梦话,方神一笑就消失了

 

  两年以后重启战端却是微草和蓝雨还未正式接战时百花先行挑上了蓝雨打得蓝雨大败,微草借机从后方击败了百花,然后大眼不放心少天就去找他,少天这边断后苦苦支撑保护大家撤走,对大眼也以为是来追杀他们的,直接剑指大眼说为了蓝雨,现在即使是你我也不会手软,眼里没有半分情绪波动只有冰冷和锋利,大眼叹气然后动手跟他打,少天这时精疲力尽打不过他,大眼跪下去给他裹伤说我只是来找你的,我不放心你,蓝雨这次输给了百花,微草已经没有必要再出手了,杀了你除了让微草和蓝雨之间结下不死不休的仇怨还能得到什么,你平安回去就好了,少天就笑说百花也很强,微草也是,下一次还是要在战场上见面么,你心里还是只有微草么,大眼说你自然也放不下蓝雨,少天说是啊蓝雨拥有我而微草拥有你,可笑世人竟然以为是反过来,大眼说也许等到多年以后,你跟我都不再能承担战士的责任,又都还活着,或许能够在一起,少天说是啊,好好活着,别忘了你还是我的人,这条命是我的,人也是我的,不许死,大眼笑了一声说回去就把这个摘掉,就不再折腾一次把你抓回去当战俘再放了,少天一怔笑得直喘气说要不你就抓吧我给你摘,大眼说好了我还有事你平安就好,微草和百花那边的后续事情还没完,方神现身出来说年轻的小子想从我们微草拐人你还差得远,少天剑指方神说蓝雨从不畏惧神明必要时弑神也不是问题,大眼扶额说士谦别闹我们快点走吧,方神说回去我给你摘,少天不满说你算哪根草,方神笑眯眯说凭我是治疗之神,少天卡了壳,大眼说快点走吧就和方神一起撤了

  

  结局就是很多年以后大陆上发生了太多的事,新的秩序建立起来,蓝雨和微草也都有了新的继承者,大眼跟少天一起离开,有人说听说了他们在某某地的冒险故事,有人说听说他们去了遥远的地方建立了新国家,有人说听说他们去了传说中向着光明的极乐岛,很多年以后这些都成为了诗人吟唱的传说,方神化身成歌者在大地上行走,唱着光辉的诗篇,陪伴我们一生的不应该只有至高的荣誉,也应该有感情与爱,被问起当年的故事结局时,就笑着指向星空,说看到星辰了么,他们就在那里


评论(28)
热度(65)

© Astrophi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