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知后觉栽进了方王的天坑>. <

【叶王】Theogony 13-15

   

  XIII

  快乐的喧闹一直持续到了接近十点钟,才逐渐安静了下来。为了找乐子消遣而来的人们三三两两开始归家,剩下的大多都是留宿的旅客,昏昏欲睡地在壁炉前打发掉晚间最后一点时光。王杰希翻了个身,从舒适的软枕堆里醒了过来,睁开眼睛就看到叶修独自坐在炉边地毯上,借着火光仔仔细细地擦拭武器。“你换新武器,我还没有见过,来一把?”

 

  “跟你有什么好打的,没意思,”叶修连头都没回,伸了个懒腰站起身,顺势活动了一下筋骨,反手把千机伞插到背后。“睡好了?喂喂,起来起来,带路。”说着踢了一边的靠椅几脚,王杰希这才发现近在咫尺的阴影里居然有另一个人,存在感稀薄到似乎刚从空气中凝聚出形体,装扮已经截然不同,声音却赫然是先前那个诗人。“还以为要到那些‘后面的房间’去喊你呢,我还想说动作真快。”

 

  “猥琐方你对那种地方这么熟,你家老林知道吗。”叶修回话飞快,“另外这蹩脚的水平亏你好意思扮成诗人,接头的黑话都不过关,唱的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现编的吧这是。”

 

  “是是是,不能和叶神你比,魔武双修经验丰富,当诗人也能拉到全场的关注,啊不,仇恨,时间从我们身上带走什么东西时也总会意思意思地留点什么下来,年纪这么大的老人家就是不一样。”交换着没意义的废话同时,对方已经轻快地跳了起来,像猫一样无声无息地落上地板,身形迅速融入了新的阴影里。“这边。”

 

  他们穿过酒馆后面隐蔽的楼梯和走道,这里意外地比前面还要热闹得多。廉价的香水混合着寻欢作乐的气味从两旁的小房间里飘出来,浓妆艳抹衣着暴露的年轻女人们穿梭其间,极尽引诱地试图招揽生意,有两个大胆些的甚至拦上了低头走路的叶修。“先生,只要五十个纳尔,您就可以和您的同伴度过一个愉快的夜晚……各种难忘的体验。”

 

  叶修抬头一笑,伸手就把缩在边上的方锐给拖进怀里一夹,全然不顾后者瞬间瞪直了眼睛混身僵硬,“真是抱歉了两位亲爱的小姐,你们看……我是有伴的,而且他太年轻了,还没学会怎么享受这里的一切,下次等我们都是单身的时候……嗯?好的,我也觉得他很可爱,当然可以。”

 

  好不容易摆脱了两个女人的咯咯笑声和像逗弄小孩子一样的亲吻,方锐像见到恶魔一样地远远逃开了叶修,一边狂擦脸上的唇印一边警觉地回头瞅,叶修随随便便地几步就跟了上去,“跑什么啊,等会我们。”

 

  “你不是有伴吗,离我远点离我远点。”方锐如临大敌,视线在叶修和王杰希身上扫了又扫,叶修嗤了一声,“这是雇主,你想害哥拿不到佣金吗。”

 

  “我说谁这么想不开跟着你呢。话说你们到底为什么来的?先声明啊可别动我的目标。”方锐站定了一脸正经盯着两人看,王杰希继续沉默,叶修替他回答,“我们找人。”

 

  “成,各干各事。”方锐振作了一下精神,挥了挥手,说话间他们已经到了最下面一层,两扇毫不起眼的大门背后隐隐约约透出凌乱的人声。“进去左拐到头是拍卖场,这一带是黑市街,小心钱包和背后什么的不用我提醒你们,祝好运。”

 

  “这人是谁?”眼见对方了无声息地消失在了不知什么地方,王杰希这才开口询问,叶修一面不着痕迹地打量周围一面回他,“大陆第一盗贼,不过是独行客,不是虚空的人。听说这次拍卖会有什么死灵法师用得上的材料,估计是给老林下手来了,大概又是要出什么猥琐的招。鬼迷神疑你有印象没?就是这家伙,真名叫方锐。”

 

  王杰希轻轻嗯了一声,两人沿着窄小拥挤的交易街道随着人流向前走动,渐渐紧挨到一起也没有引起什么注意。这里说是街道,其实也只是这栋地下建筑的众多巷道之一,勉强能看出本来是由浅色的条石堆砌而成,现在都被经久堆积的尘埃罩上了一层灰色的迷雾,两边的店铺也大多静悄悄地潜藏在这一切后头。用了半个钟点他们就走到了街道尽头,王杰希冲叶修摇了摇头,神色犹疑了一下,有些无法置信。“没有感觉到一点精灵的气息。”

 

  “这不太对。”叶修也小声嘀咕,精灵向来是黑市交易上的高价货,两人一路释放探测法术,不多时间里就辨认出了这里的确是有着从孱弱却剧毒的蛇怪到被魔法控制沉睡的强大眼魔等等诸多生物,却始终没发现半个精灵。“我们找个地方打听打听,来这边。”

 

  最终他们选择了小巷子里的一家脏兮兮的门面钻了进去,店里除了天花板顶端外没有装设多余的灯,光线晦暗,地方却似乎不小,四周的架子上堆满了看不出是什么的杂物,后面隐隐传出几声明显不属于人类的嘶嘶尖叫声和低沉的咆哮,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动静。叶修没急着往里走而是碰了几下门口悬挂的槲寄生花环下面的铃铛,一张皱纹满布的面孔从柜台后面慢慢冒出来,两只小眼睛在昏暗中准确地盯住了目标。“人类和半精灵的顾客,在这种日子里真是少见。”声音慢腾腾黏糊糊地像是某种爬行动物在沼泽地的淤泥里行进的声响。

 

  王杰希收回了先前观察周围的目光,无意识地绷紧了肩膀;叶修则是直接大大方方地向前走过去,脸上带着笑意,“现在恪守传统风俗的老店子真是越来越难找了,幸运的是我们已经发现了一家。”叶修说着冲对方比了几个手势,“尖耳朵,这个价。”

 

  “您是位好主顾,可惜来得不是时候,就在两天以前——”一阵突如其来的咳嗽扼住了老店主的喉咙使得谈话被迫中断,而且似乎没有要停止的迹象。随着咳声愈来愈剧烈,黑暗中周围的骚动也愈发明显,无数锐爪和利齿抓挠笼子的刺耳声响,远处还有什么大个头生物的咣咣撞击声和不甘的嘶吼,似乎感知到了主人的虚弱,此时都在竭力地想要挣脱束缚,墙壁和架子几乎都在跟着晃动。混乱中天花板上暗淡不明的灯光猛然炸开,一片刺眼——不,并不是灯光,不止是能在暗中视物的王杰希,这次连叶修都看得清清楚楚,那是一个能引发电击的传导装置,眼前随时可能咳得憋过气去的老人,刚才正是释放了一道强力的闪电法术,强烈的白光瞬间照亮了整间屋子,架子上,墙上,天花板上,难以计数的大大小小笼子以及里面那些被链子锁着的各种生物,在被电流击中后抽搐着发出微弱的痛苦哀鸣,只是一刹那的工夫又是回归黑暗全然寂静,只剩下空空的咳喘声持续不断,好久一阵子才平缓下来。“两天以前,这边发生了一起大骚乱,咳咳……让我们损失了所有的珍贵货物。”

 

  “肇事的犯人是?”却是王杰希开了口,声音依旧镇定,叶修握着他的手指始终没放开。“一个……咳咳咳,仙灵,和一个人类。”得到的答复却是让两人都稍微怔了一下。

 

  “张佳乐和孙哲平这又是在搞什么。”在反复确认了情况回到旅店房间以后叶修忍不住吐槽,“闹这么大又不跟人招呼一声,该不会是临时起意的吧。”

 

  “有可能,例如……逛街被偷了钱包,然后大闹黑市街?”王杰希声音含糊地从被子里传出来,叶修煞有其事点头,“可能性不小,哎你怎么两条被子都占了呢。”

 

  “你再去找……我冷。”王杰希闭着眼睛回了一声,叶修却没动,从后面连着被子揽住他肩膀,“没事儿吧。”

 

  “有点怕。”王杰希这次出人意料地坦诚,睁开眼转过头来对着叶修,“但是……我运气比较好?”

 

  “还会好下去的,哎,别动,”叶修从他头发里把一片槲寄生的绿色树叶取下来,同时落下一个吻,“新年快乐啊,大眼。”

 

  下一刻他就被拉入了已经十分温暖的被子里,“新年快乐。”


  XIV

 

  地下市场的小插曲后两人继续往轮回赶路,这次却没有再用扫把飞行而是换成了搭乘驿路的马车。因为新年夜里骤降的一场大雪,早上他们起来的时候,整个世界已经是一片柔软蓬松的纯白。叶修以这种天气在野外飞行伤害眼睛而且容易迷失方向的理由,驳回了王杰希继续赶路的提议,最后两人协商半天终于把行程从滚被窝换成了赶马车,路上多走了几天,也就到了轮回港。

 

  “巨龙守护的和平之城,财富之都。”王杰希重复了一下来路上他们所听到的一些传闻中对轮回的称谓,仰头望了望眼前巍峨陡立的城墙,山脉一样遥遥延伸出去切开了海岸,过于高大的城门两端悬挂着铁黑色的代表城市的旗帜,在寒风里被吹动得高高扬起,像是刺破铅灰色天空的两柄利剑。

 

  “发展很快吧,”叶修接话,“不过几十年前这里还是个海上往来补给的小港口。”

 

  “一座野心勃勃的城市,”王杰希评价,“充满了人类耀武扬威的味道。”

 

  叶修耸了耸肩,露出一个明朗的笑容,看得出心情很好,意图却仍是一贯的难以捉摸,事实上王杰希也的确不知道对方前来轮回的目的。并不是他对此没有足够的好奇心,而是十数年的相处中,叶修在绝大多数事情上固然简单明了得令人惊奇,而在另一些事情上又太擅长闪烁其词和左右顾而言他,久而久之王杰希也就选择了不闻不问——当然,因为这个决定他错过了某些发现事实真相的机会,然而这还不是目前所能知道的事。而现在他们已经分开了一百年——重逢的第一眼王杰希就知道叶修没有变,他想他自己,也是一样。

 

  顶着冷风交谈显然并不是明智的举动,两人缩缩脖子,沿着主干大道迅速进入了这座城市。王杰希并不急着前往最终目的地的城主宅邸,而是十分随意地沿着街头漫步,像个自远方而来的旅行者一样对什么都是带着关注。天气仍然是严酷而寒冷,先前的积雪还没有完全融化,在石板路上混合着泥浆,到处都是一片湿泞。尽管这样路上也并不缺少往来匆匆的行人,还有大声呼喝着指挥守卫们清理街道的低级士官,道旁的店铺也都在阴沉沉的冬日天气里亮起了灯光,玻璃橱窗里新出炉的长条面包和本地的特产肉馅饼发出热乎乎的光亮,诱人的浓郁香味飘了出来。叶修呵着气用力搓了搓双手,把身上的斗篷又拉紧了一点,“要冻僵了啊大眼,来捂捂来捂捂,哎你这手比我还凉,不嫌冷啊你。”

 

  装作没有注意到对方五分钟前偷偷把手套摘掉塞进了口袋,同时忽略掉自己一开始就忘了取出来戴上,微草的半精灵法师默默地接受了对方毫无形象的拉拉扯扯,突然冒了句话出来,“这里和蓝雨不一样。”

 

  “没错,蓝雨这时候肯定就没这么冷。”叶修用力点头,王杰希一笑,收回了目光转头望向叶修,“我们去城主府?另外黄少天他现在还是那么聒噪么?”

 

  “变本加厉啊,我一早就说,蓝雨那种地方,正常人待久了也得忘了自己是什么了,何况从一开始就没正常过。”叶修随口答话,路边找了本城居民简单问了问路,两人在午后到了城主宅邸,跟仆人打过招呼以后城主江波涛亲自出来迎接。“叶修前辈,好久不见,今天过来是有什么指教呢?”

 

  “小江我们要不要来考虑做笔交易啊?”叶修开门见山,江波涛笑了笑没急着答话,引着两人从大厅进了宅邸深处的一间更私密和温暖的小起居室。壁炉里的煤块烧得通红,火焰跳动着发出让人舒适的热气,一个人蜷着身子靠在炉边宽大的扶手椅里,像是从梦中被惊醒似的,猛然直起身子,瞬间已经是蓄势待发,一副随时准备攻击的姿态。

 

  “哟小周也在啊。”叶修不以为意,伸手打招呼。江波涛快步走了过去,把手放到对方肩膀上轻轻抚摸,“小周还记得吗?这是叶修前辈,几年前来拜访过我们,另外一位……不好意思,怎么称呼呢?”

 

  “王杰希。”知道在龙族天生的看破一切伪装能力下并没有什么能够掩藏,王杰希也就取下了遮挡面容的兜帽,眼光始终没有离开周泽楷。后者在江波涛的安抚下似乎稍微镇定了一点,却仍能感受到无法自抑的不安,似乎还有零碎的喃喃细语。王杰希正全神贯注地听着,突然发现江波涛似乎只是在自说自话,并没有接收到对方的只言片字。意识到这一点的同时周泽楷也把头转了过来,眼中满是强烈的不可置信。“你能听到……我说话吗?”

 

  跟先前同样的声音,王杰希仔细辨别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这并非来自空气和嘴唇,而是从意识深处响起的,像是魔力细微波动一样传导过来的语言。龙的古代语言?不,应该说是魔力的本质形式,虽然理论上说算不得困难,但是要捕捉到对方的意识,至少也需要同样水平的纯粹力量。王杰希思考了一下就反应了过来,试着用同样的方式应答,“可以。”

 

  “……人类?”龙的意识毫无保留地释放开去,类似于威压的气场在不大的房间里层层散开,王杰希有点想笑,“我听得到,你像刚才那样就好。”急着说话也不用这样吧,这种程度的龙威……估计用不了三分钟这片区域的大大小小生物就要从藏身的地方出来夺路而逃了,这就是远古龙么。“一半是人类,另一半是精灵。”

 

  周泽楷脸红了一下,像刚才一样迅速地又把散发出来的意识收了回去。叶修似乎什么都没注意到地在对面的小沙发上坐下来,两条长腿放松地交叠着往后靠,江波涛则是深吸了几口气在周泽楷和王杰希之间来回打量,最终还是没说什么转向了叶修。“前辈刚才说的是什么事情呢?”

 

  “就是你跟小周的这个交流问题。”叶修向周泽楷的方向抬抬下巴,眼看对方顿时又是一脸警戒地转头过来,“前些年我们觉得随着年岁的增长,小周应该能掌握人类的语言,但是现在显而易见,这点时间对龙族的成长来说,远远不够。”

 

  “所以……前辈的意思是?”江波涛已经猜出了叶修的大半来意,不由自主地站起身来,叶修伸手从怀里掏了本册子出来晃了晃,封面上明晃晃的一排标准通用语的手写字体:《如何在你的龙旁边多存活一天——龙的肢体语言五百例》,“你学龙语。”

 

  XV


  叶修你还能不能好一点了——王杰希扶着额头差点把这话用意识说出声来,总算及时想起还有一个周泽楷在,事实上他没留意到自己已经把前两个字习惯性地在脑海中凝聚了出来。这册子的一大半内容是前几天在马车上我提供的吧,是精灵族典籍里面的资料啊,对叶修的下限还有期待什么的,果然是自己的错。

 

  “……叶修,是谁。”周泽楷似乎是真的太长时间没有能够跟人进行交流,表达起自己的意思来很有点手忙脚乱,王杰希一边漫不经心地听着叶修和江波涛那边的介绍情况和讨价还价,一边示意他慢慢说。“他身上,很奇怪的感觉……我,不知道是什么,但是……不想接近,感觉很危险。”

 

  “估计是因为他是个混球。”王杰希还在想着刚才资料的事,背对着叶修答话,全然没注意到后者的脸骤然黑了一下。周泽楷不明所以地偏过头去看了看,“那是……什么意思?”

 

  “就是人类里最无耻下流的东西。”王杰希简单明了地解释,周泽楷似懂非懂地嗯了一声,往江波涛那边眼巴巴地瞅,江波涛看了他一眼就又起了身,“不好意思前辈,稍微等我下。”说着出了房间,没过片刻又抱了个摞得满满当当的大盘子回来。“前辈……下午茶也来一点?这是轮回的特产,不知道合不合前辈的口味。嗯?前辈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

 

  “呵呵没什么,突然想起来有点家务事。”叶修打着哈哈,江波涛也就没再多问,转手把茶点盘子递给周泽楷,周泽楷挑了个特大号水果塔放到嘴里,脸颊被撑得鼓鼓的像只仓鼠,王杰希忍不住又有点想笑。“一起……来吃?这个、这个还有这个,都很好吃。”用意识对话的好处倒是有一条,不影响吃东西。

 

  王杰希随手拣了块抹茶煎饼,侧耳听着叶修正在跟江波涛扯到龙的独占欲,而江波涛还在那边仔仔细细地倾听着不时点头。“……领地,食物和黄金,都是龙绝对不会容忍分享和被冒犯的东西。”你还真信啊!这反例不就在眼前吗,王杰希思路不自觉地开始往另一个方向发散过去。必须承认,远古龙跟普通的龙族相比,的确是有些不同。思考方式更少受到本能的影响而更能适应外界环境的变化。只是……这样的古老智慧生物,当初又为什么会几乎灭绝?

 

  这样一走神,王杰希不自觉地就错过了接下来的大部分对话,再听清楚时忍不住又是一阵虚脱,叶修正在翻着那本所谓的攻略指南给江波涛讲解,龙摇尾巴是什么意思,伸爪子又是什么意思,爱吃什么不爱吃什么,用什么做诱饵拐骗各种种类的龙。周泽楷声音也弱弱的传过来,“……根本没有这回事,我从来不会……摇尾巴,也不爱吃……他说的那个东西,我比较喜欢……烤松鸡。”

 

  “你不用理他。”王杰希无力,决定不承认和这个人是一路的,反正也的确即将如此。

 

  “但这是普通的龙,小周又不一样。”叶修突然话锋一转,“小江你知道的,远古种总是比较特别,他们从来不会摇尾巴,也不喜欢红菜头和芜菁,但是爱吃烤松鸡,我说的对不对。”

 

  “……”王杰希和周泽楷一时无语,眼见江波涛这次的点头终于变成了完完全全的满脸信服。周泽楷干脆再也不肯出声,不过即使这样叶修的推销也已经控定了胜局,最后江波涛以数量可观的金额跟叶修买下了这份记录。协商好付款的具体细节和签订协议后两人也就没再过多停留下去,告别了江周二人离开。出了轮回的势力范围,王杰希瞬间就拉下了脸,“你听得懂我们说话。”

 

  “我说过听不懂吗。”叶修笑,“哥是什么人,你见过比哥更厉害的吗。”

 

  “你当年为什么不把周泽楷带走?”这才是王杰希好奇的地方,相比起靠时间和经验来交流的江波涛,能够直接对话的叶修明显是更值得考虑的选择,叶修也明确表示了对周泽楷的兴趣。“他恐怕是……远古力能龙?非常强大的力量,但是还没学会如何控制。”

 

  “养不动了,家底被某些人败光了啊。”叶修装模作样叹气,在身边的人明显不耐烦之前又恢复了正经,“他们两个之间的羁绊恐怕比你想得还要深和早,而且……那时的嘉世我还以为可以撑下来,即使做不到这点,我也不希望蓝雨成为第二个嘉世,一家独大。”

 

  “人类的世界,不需要一个太过强大的帝国,那早晚会走到专制的一步,再后来的事,现在的嘉世就是例子。”叶修回头望着轮回城高耸的城墙和刺破苍穹的尖顶塔楼,“不过轮回的崛起,也的确出乎我的意料,太快了。”

 

  “他们并不是只有龙。”王杰希开口,“城里的军火库和堡垒,这座城市的军备,士兵的武装,这里和嘉世的心脏地带挨得这么近……目的昭然若揭。”

 

  “更可怕的,是这座城市的决心。”王杰希继续说下去,“我第一次见到这样有凝聚力的人类的地方,他们长相各异,却都是同一种口音,他们都抱着对这个势力的期望和骄傲而来,这是最可怕的力量——而这一切,都被龙所掩盖。”

 

  叶修点了点头,“不仅如此。轮回还可能发现了第二条龙,江波涛的关注点明显有一些和周泽楷几乎没有关系,他不是会在这种事上好奇心太重的人——你也不要小看江波涛,他对我先前的失踪和突然出现一字不提,这份城府就不是一般的统治者所能有的。轮回这些年的声名固然是因为周泽楷足够强大,但其中运作都还是他的手笔。”

 

  王杰希静静沉思了一会,“那你觉得,现在的蓝雨和轮回,还有没有相互制衡的能力。”

 

  “不知道啊!”叶修说,“下一步我就要去蓝雨那边,挺长时间没见过喻文州了。你呢。”

 

  “我去雷霆都市看看,依靠机械的进步而不是法术的人类势力,他们现在所能达到的程度,我很有兴趣。”王杰希显然也是对行程早有安排,“之后在嘉世碰头?”

 

  “不会很久的,你自己一切小心。”叶修声音镇静如昔,王杰希望着他,余光不经意间瞥到天边一对白鸟翩然飞过。“但是老地方……恐怕是不行了,现在那里太过危险。你就在雷霆多停留一段日子吧,到时候我派人去找你,回嘉世……我也不知道会遇到什么情况。”

 

  “精灵王已经快要长成了,你可别死。”王杰希又强调了一遍,不知道是因为周泽楷的话还是自己的直觉,又或者是两者兼而有之相互验证,叶修似乎正在变得越来越遥远而难以触及,这一次的分离比之前的一百年还要让人不安。

 

  叶修拉过他的手包裹着用力捏了一下,似乎只是几秒钟的事情,又似乎是从来没有放开过。王杰希的手是法师们常见的那种类型,因为长年接触各类材料变得有些粗糙,更接近于人类而不像是依靠体内的魔力释放法术的精灵,但是握紧了以后能清楚地感受到完全迥异于人类的柔软骨骼和指节。而叶修的手,却是像一张白纸般让人无从探究。这只手修长优美,然而掌心没有使用武器所存留的薄茧,指尖也是干净光滑,见不到一丝一毫过去的痕迹。这只手与其说是空白不如说是虚幻,跟主人一样似乎随时可以从空气中消失。王杰希有些诧异,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升起这样的念头。在先前传来叶修在西方战场上下落不明的消息时,自己也没有这样慌乱过。“你这次没有自信?”思前想后这是唯一的可能,是叶修的态度影响了自己的判断。

 

  叶修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代之以有点无奈的表情,不过也只持续了半秒钟,几乎还没来得及看清就又无影无踪。“大眼你别这么不相信我啊,这还不是怕你在那边遇到危险么,别想那么多,你这是不是拉扯小的们时间久了,这么婆妈。”

 

  最终灭绝星尘划出长长的轨迹消失在远空里像是流星绚烂划过天际。叶修站在原地不动,斗篷被海风卷起来翻飞在空中簌簌作响,如同白鸟舒展的双翼。“希望一切如我所愿……沐秋。”


评论(10)
热度(62)
  1. BoheaAstrophil 转载了此文字
  2. fokaAstrophil 转载了此文字

© Astrophi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