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知后觉栽进了方王的天坑>. <

【叶王】Theogony 16-18

  

  XVI

 

  和王杰希分开以后,叶修并没急着前往蓝雨,而是孤身潜回了嘉世都城。半天多的工夫里先后乔装改扮成了携带违禁货物的走私者,在小酒馆里喝得醉醺醺的码头工人,被派出来追讨债务的赌场的临时雇工,终于隔着半条主街远远地瞟到了一眼离开了数年之久的老房子,在嘉世的几百年里曾经的家。这是一幢年岁久远的古老建筑,有着现在再也难以重现的厚重石墙,美丽的红色尖屋顶和不会再有什么冒出来却仍是盘绕着白蔷薇枝条的烟筒。这些花到了太阳温暖地照着的时候就又会重新开得茂盛,往窗子里送进新鲜和甜蜜的香气。更多的老树却已经在无人照料的荒凉中枯死和冻僵失去了生命,先前在这里啄食醋栗、桃金娘和石榴子还有做窠的鸟雀都早已离开,举目所见都是光秃秃的死寂。

 

  整座城市也是同出一辙的沉郁冰冷,窗子在寒风里都是紧紧闭着,路上往来的人低着头匆匆地走。叶修借着寻人的借口东张西望,在发现守卫注视过来的目光时扯过道边一个喝得烂醉神志不清的水手,熟练地吐出一连串纯正的本地赌场和妓院里的粗俗话吵嚷着要账。眼见守卫果然漫不经心地转移了视线,装作拿到了钱要抄近路回去交差,叶修飞快地转进小巷子的拐角,脑子又转到了一直想着的事情上面。

 

  没让王杰希过来是正确的选择。叶修想着却又不由自主地试图再回去一次,再接近一点,或许这次,可以看清楚王杰希临走前亲手悬挂的风钟在门廊下面晃动,响声轻柔。还有他们一起笨拙地敲敲打打,最终在苏沐秋的帮助下勉强在屋顶上歪歪斜斜地站住了脚,从来没有准确指示过风向的风信鸡。就这一次,最后一次,只要再靠近一步——叶修突然停了下来,神色谈不上什么变化,却还是有了些和往常不一样的东西。有一个人支着手肘坐在街角阴影里的一张露天长椅上,面前摆了一大杯几乎没有碰过的廉价麦酒或者类似的什么液体,面无表情地呆呆坐着不动,用一种沉默而空洞的眼神注视着他,在叶修转过头来跟他对视时,眼里才有了些许温度和神采。半天还是叶修先打了声招呼,“来这了啊。”

 

  对方缓慢地点了点头,反应有些迟钝透露着疲惫,然后微笑了一下。叶修觉得这或许不是错觉,眼前主宰了帝国三百年之久的嘉世最高统治者陶轩,似乎在这短暂的几年里,急速地衰朽了下去。往日从骨子里透出来的精明强干,如今则更像是强打精神。“回来看看?”

 

  “嗯。”叶修并不慌张,这里跟城主府离得非常近,但是在这遇到陶轩的确还是个意外。叶修所真正提防的是不能被现在掌有嘉世第一手军权的刘皓发现踪迹,自己脱身的麻烦不说,刘皓恼怒之下对这老房子做出点什么,那可是叶修完全不愿意见到的事。不过如果是刘皓,估计没什么可能认出自己;但换成陶轩的话,这点伪装变化的确派不上多大用场,漫长的旧时光里他们曾经是那么熟悉的朋友和伙伴。而陶轩想要的自己一直也很清楚,在没触犯到对方利益的情况下,碰个头算不得什么事情,不过看对方的样子,似乎已经在这里停留了不短的一段时间,倒是有点奇怪。“有事?”

 

  “你这几年看起来过的还不错啊?”陶轩笑了笑,“沐橙也好吧。”

 

  “都挺好。”叶修简单地回答,转头去看他们的那幢老房子,陶轩也顺着叶修的目光看过去,“还是舍不得这里吧?我也是。回来吧,叶修。”

 

  “呵呵。”叶修先是笑了一声,然后很认真地转向了陶轩,“回来做什么。”

 

  “除了军权之外,你想要什么。”陶轩侃侃而谈,这一刻他又变回了那个行事老辣的掌权者。“你想实行的最高决议会,在那之后我也考虑了很多,你愿意回来的话,我们可以尝试成立一个五人决议团,嘉世——”

 

  “不用了,”叶修打断他,“这样的话我对嘉世没有用处,对现在自由自在的生活我也很满意。”

 

  “你那个兴欣冒险者公会,”陶轩显然也并不是对叶修的情况一无所知,但对帝国的最高统治者而言,边境的一个小镇子里的冒险公会实在是太过微不足道。“又能给你什么?现在大陆的形势可不是三百年前,你再大的本事,没有天时地利,也建立不起来第二个嘉世。”

 

  “我要第二个嘉世做什么?”叶修笑了笑,神色随即正经了起来,“倒是你,最近大陆上的死灵力量猖獗是怎么回事?嘉世尤其情况严重,这边的不死生物气息都浓到快要侵染到活人了,这种跟亡灵巫师之间只赔不赚的生意,你还要做几次?”

 

  “邱非已经可以独当一面了,他的忠诚毋庸置疑。”叶修继续说,“刘皓虽然气量狭小心术不正,但是能力也当得起这个责任,他的野心也仅限于此,你何必再跟他们纠缠不清?”

 

  “既然已经离开嘉世了,这些也不用你过问。”陶轩的表情突然变得有些扭曲甚至说是狰狞,好一阵子才又平缓下来,似乎在这几分钟里又衰老了一些,叶修不出声静静地盯着他看。“这样的话我们也没什么可说的了,但是看在多年的情分上,我可以答应你一件事,只要你不与嘉世为敌。”

 

  你已经相当于嘉世了吗。叶修无声叹息,可是陶轩,由一个人所掌控的国家,是三百多年的时间给了你这样的自信吗。嘉世的未来,又在哪里呢。“你也知道我还在乎什么,除了嘉世以外,就是这里。”

 

  “我也很喜欢这里,很怀念沐橙的手艺,记得以前新年的时候,我们都会聚在这里一起度过,沐橙也会回来,还会放自己做的烟花。”陶轩露出了缅怀往事的神色,“原来不知不觉间,我们都在这里过了这么久了。”

 

  叶修轻轻点了点头,“这里的东西……都给我留着,以后等我安顿下来,”又转头过去看了一眼,时候已经接近了黄昏,石墙边残存的疏离枝干在呜呜的风声里来回摇摆,那曾经是伴随他们送走了许多快乐时光的小小花园。“我会回来一次,尽量把这些都带走。”

 

  很久以后叶修一次次地回想起这个当时似乎平淡无奇的黄昏,想着当时如果自己所关注的不仅仅是不死生物和嘉世,如果再敏锐一些,后来所发生的事情会不会有什么不同。但是那时他所做的只是目送陶轩丝毫没有动过面前的酒杯却像个老人一样颤巍巍地站了起来,随后用力挺直了腰板,没过多久就消失在了暗沉沉暮色笼罩下的城主府里。该尽快去蓝雨打探一下情况了,叶修记得当时的自己是这么想。严峻的形势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对将要发生的一切,全然无知。事后回忆起来,叶修也不得不承认,事情从一开始,就超出了最坏的预料。


  XVII

 

  蓝雨这个国度总是予人一种奇特而难以忘怀的印象。充满了人类的年轻王国所特有的包容和活力,让人经常忽略了这里其实是最早的人类领地之一,更是黑暗战争时期就已经建立起来的,大陆上为数不多的古老国家。而被整个大陆视为禁忌和生命的对立一面的负能量和亡灵法术,在蓝雨也是被承认的存在,或者说,当年正是这些从亡灵巫师们手里学习了他们使用魔力的方式的术士们,在黑暗战争中成为了人类一方的中坚力量,建立起了最初的国家。数百年间几经变迁,从一个几乎都是术士和法师所构成的散落聚居地发展成了现在的蓝雨,容纳了各种各样奇妙的存在。他们甚至不介意接纳南方深邃森林中的精灵与仙灵们,然而二者还是无法被纳入蓝雨的羽翼——原因无他,这两个拥有着天赋正能量魔力的种族,强大的负能量会对他们造成严重的不适和伤害,这也就是亡灵势力横行大陆时两族数量锐减从此一蹶不振的缘由。


  负能量,不死生物,亡灵巫师——这密不可分的三者,占据了人类所存留下来的历史记载的绝大部分。在还没有准确的年代记载的时候,各个种族还只有零散的聚集地和小村镇,大片大片的荒野间活动着异种生物,数量逐渐增长的人类为了取得生存所需的新领地,开始尝试向精灵学习魔法,出现了最早的一批法师,极大地增强了人类的实力,滚滚车轮一样推动着人族迅速地壮大起来。然而人类逐渐成长的庞大数量和对魔法的推崇,无止境的对魔法力量的汲取,终于导致了大陆的魔法能量崩溃。不知从何时开始,人们惊异地发现有一部分法术的效果再也不是赋予力量而是夺取生命,继而死亡也不再成为永久的安宁,去世不久的人披着尸衣从坟墓中走出,深夜里在街道上游荡,试着去迎接他们的亲人无一例外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衰朽了下去,仿佛生命力被从身体里抽走。恐慌和无措从人类世界很快波及到了整个大陆,擅长法术的精灵们尝试对抗这些新生的亡灵生物,却惊骇地发现比起人类,他们更加无法承受这种前所未见的威胁,仅仅是和这种能量的接触就像是被无法挣脱的梦魇所笼罩,年幼的精灵们甚至发现了魔力的大量流失——众所周知精灵是依靠体内的魔力而维持漫长的生命,魔力殆尽就等同于生命消亡——精灵也不得不选择了后退和躲避,整个大陆束手无策,从此进入了长久的黑暗时期。这些由死亡中复活的生物大部分失去了生前的意志,仅仅是无意识地毁灭掉所触碰到的一切,被统称为不死生物或者亡灵族。其中的一小部分——几乎都是最初那些强力的法师——却保留了作为人类时的智能和经验,而且发现,他们获得了新的生命——只要不被再次毁灭,他们就可以通过吸取其他生物的生命力量存活下去,而且还可以通过类似的形式毁灭生命,转移生命,召唤更多已经死去的生物为己所用——毫无疑问,这一支很快成为了不死生物中最恐怖的成员,亡灵族的王者,被以一个新的名字称呼,亡灵巫师族。实际上称之为种族,却也并不确切,因为他们并不像其他种族一样聚众而居,而是强大的亡灵巫师们拥有各自的领地和手下,当然也是不死生物,造就出大大小小的可怖死亡国度。不死势力在亡灵巫师们的带领下迅速吞噬着整片大陆上的生命,直到三百多年前,人类和精灵还有其他的种族终于成功联合起来反抗,也就是黑暗战争——最终获得了史诗一样惨烈和光辉的胜利。亡灵巫师们和他们的部下被驱赶到了遥远的西方大荒漠和荒芜的边境,人类首次建立起了自己的国度,抵御不死一族的威胁和侵袭;精灵的繁衍能力远远比不上人类,在失去了大部分族人甚至还有精灵王后从此元气大伤,回归到了古老的森林之中避世不出。而叶修的不世声名,也正是在黑暗战争中铸就,强横无比的实力担负了人类解放的希望,最终和当时的伙伴们一起建立了嘉世帝国。岁月流逝,昔日的战友先后离去,战火未曾再度燃起,斗神的名号也逐渐被忽略掉了本质,变成了诗人口中沉睡在历史里的传说。

 

  负能量,会伤害人类和其他有生命的种族——然而又必须存在。叶修从当年就早已明白了这一点,这是世界法则为了中和过度的魔法能量,也就是现在所说的正能量,自行产生的对立一面,相应的不死生物也就是必须接受的事实。嘉世西方大荒漠的亡灵潮,只能抵御和控制,不再让亡灵一族的势力扩展到人类世界,再多的事情就是必须接受的平衡,这是人类从世界里汲取魔力,使用魔法的代价。而人类中使用亡灵法术和负能量的蓝雨,历代的领主也都深深地知晓这一点并且一直稳稳地控制着使用,但是长年的负能量接触还是在他们身上留下了磨灭不去的印记。蓝雨的建立者和初代统治者魏琛,在黑暗战争结束后不久便因为身体衰朽过度消耗,早早传位离开下落不明;现在的统治者首席黑暗大术士喻文州,也是深受负能量侵蚀之苦,最多接触法术材料和施放法术的双手连像法师学徒一样的施法速度都无法做到。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对这一切变化最敏感的也就是他们,现在以嘉世为中心,不死生物蠢蠢欲动的形势,最坏的结果,像三百年前一样,又一次席卷整个大陆的战争——叶修之前跟魏琛的询问已经从感觉上接近了这一点,现在必须快点找到,对整体大局更有把握的喻文州。

 

  如果说黄少天是蓝雨锋利的剑,那喻文州,就是蓝雨的基石。他们两个以一种奇妙的方式共同平衡着蓝雨前进的步伐,截然不同却又配合得天衣无缝,从任何意义上说都是如此——叶修在会客室里等待喻文州时听到了人未至话先到的,专属于黄少天的聒噪,苦笑着再次想起了这一点。


  “叶修啊哈哈哈你来的正好,”黄少天大喊大叫着冲了进来,叶修瞬间准确判断出对方的意图,银芒一闪两人同时出手,千机伞荡开长剑后叶修并没急着继续攻击,而是一脚踢飞了面前桌案,稍微挡了黄少天那么一下,千机伞咔咔几声展成伞盾再翻折成长矛,正好迎上黄少天直逼过来的一个三段斩。“赖皮啊!”黄少天喊,手上攻势却也半分没停,“谁要跟你拿矛打,早看腻歪了,换一个换一个。”说话的功夫手上剑芒暴长足足抖出了三个剑圈,每一次都是中途转向让人看不出究竟攻往何处,叶修却不管不顾,长矛连挑直刺剑圈中心,后发制人料敌机先,黄少天接连变招试图夺回主动权,但是叶修已经抢到先着,怎么可能再给他这样的机会,甚至还有余裕喊话出来,“最熟的你都打不过,还想被什么虐啊。”

 

  “靠靠靠叶修你还真给鼻子上脸啊!”黄少天叫嚷着又是挥剑直刺,却在剑势已尽时突然一个侧身剑交左手迫近了距离,节奏骤变狂风暴雨般贴身一轮猛攻,逼着叶修往角落里后退或者让千机伞转换成近身武器的形态,无论是哪一种黄少天眼下都是喜闻乐见。叶修却是一个俯身仰头,千机伞猛然支地,咔地一响借力翻转变回伞盾,抬起来就对上了黄少天的连攻剑招。

 

  “喂喂把你这玩意打坏了可不能赖我啊!”黄少天大喊着不但没有收招的意思,反而去势更急了几分。看上去这么轻巧的东西,实在不可能挡下多少冲击,那么只有一个结果,是叶修借着遮掩在准备施放什么法术,但是法术即使是叶修也需要时间,要破,只有快。“叶修你个死不要脸的在后面偷偷放法术是不是啊告诉你我早看透了!”黄少天叫嚷声中叮叮铮铮数声连响都已经击中了千机伞的盾面,明显能感觉到叶修被连击斩得不住后退,身形不稳放不出法术,却也丝毫没敢放松戒备。

 

  “对付你用得着放法术吗。”叶修突然冒出一句来,寒光一闪盾面已然收起,黄少天同样收势及时马上变招递出,却赫然发现叶修除了左手里收拢的千机伞外,右手竟多出了一柄短剑——不好!黄少天马上反应过来对方是借着盾面的遮挡,从伞柄里抽出了另一把武器,短兵相接现下反而是自己不利,果断后撤重新拉开距离,但还没来得及稳住身形,对面的叶修已经一把抛开了短剑,手指在空中几乎是一掠而过划出了一个极其简单的法术符号,魔法光芒爆开的同时刷地一声又展开了薄薄的伞盾。黄少天几乎要哭出来了,这是最低级的法师学徒都会用的闪光术吧,但是近在眼前的这个距离,这个盾牌——满眼炫目的白光里一连串几乎瞬发的低级法术接二连三地丢了过来,黄少天目不见物再怎么闪避也难免中上几发,最终叶修蹲下来伸手去戳已经躺在地上的他的脸,“不过这么想看哥的法术,怎么好意思让你失望呢。”抬头望向已经在一旁无声观战许久的人,“文州你说是吧。”


  XVIII

 

  先用五秒钟给被放倒在地的黄少天打上一道驱散定身效果的法术,再简单地招呼了叶修之后又用五分钟安抚黄少天对叶修口沫横飞的痛斥,喻文州做这一切的时候叶修漫不经心地往窗子外头看,中庭里有个少年正在使剑,从个头和脸容来看不过十三四岁,正是爱玩爱闹容易偷懒的年纪,却是一个人极其认真地反复练习着剑技,叶修仔细辨别了一下,已经是相当有技巧性的高阶内容。“挺出色啊。”

 

  黄少天从滔滔不绝的泄愤里探过头来,远远瞅了一眼,“哎哟叶修你这张欠揍的脸差点让我忘了正事,我特地回来指导瀚文的,不跟你废话了啊我现在可是很忙的。”

 

  叶修无语,“你是忙着废话吧。”

 

  黄少天这次却是没再理他,跟喻文州又交代了几句,转头出去匆匆忙忙跑下了楼梯。叶修仍是靠在窗边瞅着外面,喻文州走过来跟他一起往外看,“瀚文的天赋很好。”


  “这个年纪,更难得的是这样的心性沉稳。”叶修评价,喻文州微笑着点一点头。少年一招一式尚属稚嫩,但是明显对自己能够达到的程度有非常精确的认知,不急不躁,每一次练习都在尽量地提升自己。这一幕似乎有些熟悉,记忆中的某个片段被唤了出来,像梦境一样悄然浮现——

   

  ——叶修,你想要那孩子怎么样?

 

  ——嗯?

 

  ——别装了,你知道你用什么眼神看他吗,上次那个三流雕刻家带着这种表情在沐橙后面追了两个月,害得我们不得不用一点小手段把他打发走时,我印象里就是这样子。

 

  ——不是你把他偷偷临摹沐橙的作品拿给了教会,然后那个可怜虫直接被教廷绑走,听说后来十多年都在各家教会的疯狂争抢中为他们雕刻女神像吗。另外,我只是让他能有实力去做他想做的事。

 

  ——你可别忘了,我们——

 

  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叶修把这句话默默重复了一遍。苏沐秋焦灼而担忧的脸渐渐变得模糊,眼前的人恢复成了默不作声却带着关注神情的喻文州,黄少天吵吵嚷嚷的指导声和另一个孩子气的嗓音也从下面传上来,给人分外清晰的现实感。叶修摸一摸指尖,冷的。”想起了一些以前的事。“

 

  “叶修前辈。”喻文州低低唤了一声。带些歉意地看他。黑袍下面是一头银白长发和金色的眼瞳,这是以人类身体强行使用亡灵法术又强大到足以抵抗侵蚀最终所产生的变化,和仍然保持了原先外貌的苏沐秋并不相同。唯一类似的就是相比生者而言,两人都更接近于另一个世界。“是我身上的死者气息让前辈想起了以前的朋友么?是让前辈……十分想念的人吧。”

 

  “是的。”叶修大方承认,不过也没再就这个话题继续下去,直入正题。“我来是想问点儿事,蓝雨和嘉世在北面边境上最近的战况。”

 

  “这倒是少天能说得更详尽一些。”喻文州也没有推三阻四,简单地给叶修说明了一下,不过除了嘉世军队战斗力日渐低下,败多胜少之外倒也没什么可提,蓝雨的确在西北边境占领了三座城镇,但这边本来就远离嘉世的中心统治区域,居民和守军都十分稀少,被一点点蚕食也只是派遣行省级别的驻军前来抵抗,双方眼下的战况都是以守为主的防御反击战,也因此黄少天还有余裕回来找喻文州和指点卢瀚文。关于叶修指出的整个大陆尤其嘉世近年负能量集中明显,不死生物活动增加的问题,喻文州倒是沉吟了一下。“略有所觉,不过……我以为这是前辈被嘉世驱逐,继而大荒漠的亡灵潮东进的缘故,从时间和地点来看都契合得上,所以没有再考虑别的原因。前辈会来跟我询问这些,想必是有了什么特殊的情况?”

 

  “从那时起,陶轩一直和亡灵巫师们之间有着联系。”叶修平静地把这个消息说了出来,喻文州的金色瞳孔骤然紧缩。“我之前见到他,他身上的衰败迹象非常明显,亡灵族的势力恐怕已经借此侵入了帝国内部,要挟陶轩做出更多不利的事,我担心的是这些。”

 

  “要挟?不,”喻文州摇头否定了叶修的话,“他们可以直接控制陶轩——亡灵法术中有类似的宰制术,但是需要非常漫长的时间来重复施术,最少两年左右,一旦成功就可以完全控制受术者的行为和语言,如同活傀儡——前辈见到陶轩的时候,有没有觉得跟以前有什么不同?”


  叶修好一会儿没做回答,在房间里来回绕了几圈,随即干脆地开口,“如果是这样的话,有解除的办法么?”

 

  “和其他的亡灵法术一样,在受害者的生命衰竭前让施术者解除,或者消灭施术者,除此之外别无他法。”喻文州说得缓慢而清晰,“如果是这样的话……很麻烦,我会派人潜入嘉世调查确认这件事。”两人都沉默了一会,还是喻文州先出了声,“前辈竟然,真的离开嘉世了。”

 

  “是啊。”叶修平淡答话,“这种事有什么好算计的。”

 

  “以前辈的能力,受到排挤后由明转暗,甚至集结自己的拥护者,和他们抗衡,以前辈当时手里的实权——”喻文州说着自己摇了摇头,“是我小觑了前辈。”

 

  叶修也明白喻文州的意思,如果两年前一定要留在嘉世的话,这未尝不是办法。但是,“我只有嘉世的军权,这样做的话,”叶修笑了一下,又叹了口气,“和陶轩滥用国家的权力只为满足个人的私欲,又有什么区别。”

 

  “前辈考虑过加入其他的势力吗?”喻文州问,“如果不死生物真的再次兴起的话,兴欣地处要冲,自保之力怕是还有些不足,从地理位置上说,蓝雨是最好的选择。”

   

  “如果有机会,我们可以考虑合作。”叶修却是轻轻巧巧地换了个词,喻文州浅笑,“前辈真是很有信心啊。”

 

  “难道你真认为我有可能加入蓝雨吗?”叶修侧头看他,喻文州也笑着轻轻摇头,“不太相信,但是有机会总是要尝试一下。”

 

  “你果然还是老样子,”叶修感慨,“有一点可能就去争取总是不肯放弃。”


  “前辈在这停留几天吧,调查需要一些时间,或者前辈还有什么其他的打算?”喻文州问叶修,后者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外面传来噔噔的一阵杂乱的跑上楼梯的脚步响,叶修转头四顾,果断把窗子一推,一脚踏上窗沿就要寻找落脚点往外跳,喻文州慢吞吞地咳了一声,“前辈……这里是蓝雨,是我的房间。”

 

  “……我觉得黄少天和他教出来的小孩凑到一起杀伤力比成打的魔界之花还可怕。”叶修伸头看了一眼下面不知接到了什么指令,从不起眼的植物瞬间变成了张牙舞爪摇动着触手的黑色藤蔓群,扒在窗户上硬是没下来而是反手抽出了千机伞。喻文州手腕一翻,指尖诅咒气息缠绕成手杖的形状伸手握住,脸上笑意不变,“前辈弄出什么破坏的话,账单会送到兴欣去的。”

 

  “老叶你这是干什么呢?下来下来,亏我还跟瀚文说你算个前辈值得请教两把,你这什么形象,啊?”黄少天拉着后面那个少年风风火火地冲上来,一大一小紧盯着叶修,“瀚文我跟你说啊,随便挑战这厮没关系,就是当心他卑鄙无耻阴险使坏,哎叶修你这是要干什么——”黄少天话说到一半眼看叶修已经迅速翻出了窗子,却没向上方或者旁边攀爬,而是马上就要跳进已经张开了触手的大片藤蔓群。“我家文州的植物吃了你可得坏了肚子消化不良啊你赔得起吗!咦咦——”

 

  叶修飞快地吟唱出了什么法术,速度极快又是背光黄少天一时没能看清,喻文州法杖一挥,魔界之花的触手长度纷纷暴增,但却完全没能碰到叶修衣角半点——叶修居然是身子平平飞出,同时撑开千机伞,银亮如镜的伞面一晃整个人都被遮在了后面,喻文州黄少天的眼前都是耀眼的光芒反射,再看清时叶修已经落地到了庭院远远的另一头,完全脱出了魔界之花的攻击范围。“五天以后我再来啊!”叶修喊了一声,冲两人挥了挥手,无视黄少天的大呼小叫连比中指,施施然消失了踪影。


  “这怎么回事儿啊文州,他怎么能平飞出去的,叶修再厉害也不能瞬发飞行术吧。”黄少天抓着喻文州追问,飞行术对法师们来说是一项十分艰深的挑战,对魔力的特殊要求和精细掌控自不消说,吟唱时间也是相当漫长。其实这几乎是精灵所特有的法术,轻盈的身体和强大的天赋魔力是施放的基础,人类虽然向精灵学习了这门技艺,但是能成功飞上天空的法师,整个大陆也是寥寥无几,被应用得更多一些的,还是雷霆的人造飞行器技术。

 

  喻文州沉吟了一会,“少天,你之前和他交手的时候,有没有注意到他的武器材质?”

 

  “应该是加入了某种能够储存法术能量的材料,有一个法术是提前准备好的。”喻文州接着说下去,“也就是说,跳出去那一刻他同时放出了两个法术,呵……都是最简单的,垂直墙面的跳跃术,还有浮空术,所以在足够短的时间内逃了出去。如果我的猜想没有错的话,他的武器在当做盾牌使用时,还能够反射法术,叶修在这种时候,不会留给对手机会。”

 

  “这就是斗神前辈吗?果然很难对付啊!”卢瀚文却是兴致勃勃,“好可惜啊前辈逃掉了,下次一定要见识一下。”


  “好好加油吧瀚文。”黄少天揉了揉他的头,喻文州却转向了黄少天,眉头微微蹙起但是声音不失冷静,“少天,你马上回前线阵地去,别在这里耽搁了。叶修最近去见了陶轩,发现了陶轩的异常,如果陶轩的确已经被亡灵巫师们所控制了的话——我担心嘉世近期恐怕要有大动作,做好最坏的准备。”

 

  蓝雨领主的担忧在几天之内就被前线传来的急报所证实。先是边界上突然出现了大量袭击人类的不死生物,混乱中嘉世的军队竟然主动攻入了蓝雨境内,虽然黄少天迅速返回重新稳住了局面,但是亡灵一族所践踏过的痕迹让人深深地触目惊心,侥幸脱逃的幸存者带回的消息让喻文州划去了笔下刚刚完成的批示,眉头蹙得愈发紧。叶修也没有再在等待中停留下去,收到从兴欣冒险者公会中转过来的苏沐秋的讯息后,像来时一样悄然无声地踏上了旅程。而王杰希,此时还在肖时钦的公馆里,精妙的机械与诡幻的魔法,两人几天几夜的对决已经到了最后的关头,对外界的变化全无所知。这些就是在被后世称为第二次黑暗战争伊始的那个时刻,他们所做的事。



  Theogony 卷一  终


评论(4)
热度(59)
  1. fokaAstrophil 转载了此文字

© Astrophi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