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知后觉栽进了方王的天坑>. <

【叶王】Theogony 19-20

 

  XIX

  

  突然爆发的战争被迅速地控制了冲突的规模,进入了漫长的相持。尽管在那之后不死生物的骚动在整个大陆尤其是嘉世周边都有所加剧,但是出人意料的,西方大荒漠的亡灵潮还是以往的程度,并没有像陈果所担心的一样压力骤增。兴欣争分夺秒地拿到了微草的资源,又在叶修的调配下把轮回那边得到的报酬变成了大批急需的物资,城镇的规模进一步扩大,同时接纳了许多从周围地区移居前来避难的人,让陈果十分激动,拉着叶修兴致勃勃地讨论,现在已经成为一个小型城市的兴欣该如何发展,是扩建居住区和旅店还是更多的商业和贸易,叶修对此却是并不在意,“老板你慢慢考虑嘛。”

  

  “你也有参与入股啊!”陈果强调,不知不觉间兴欣的众人已经把叶修视作必不可少的指导者,公会的发展也是陈果参考了叶修的建议后少走了许多弯路,陈果早早地就在冒险者协议上添了一条公会事务里面叶修所拥有的权利,在福利这方面陈大老板从来都是干脆利落直截了当。在公会早已成为兴欣实际意义上核心的现在,征求叶修的意见也是再正常不过。

  

  “我现在只担心兴欣的防备力量。”叶修回话,“现在我们自保的能力还远远不够,老板你不会以为现在我们遭遇的攻击强度就是不死生物的真实实力吧。”

  

  陈果怔然,想起来叶修之前的确提到过真正的战火还没有开始,“可是战争已经一个多月了,传回来的情报说战况很稳定,几次冲突中蓝雨都是占据上风,应该能挡住不死生物的攻击,还不会波及到我们这边。”

  

  叶修深深地叹了口气,“蓝雨的上风意义不大……相反他们现在正处于劣势。”

  

  “论总兵力和人口,蓝雨远远不及嘉世,”叶修给陈果解释,“现在基本可以认定,陶轩被亡灵巫师所控制了,也就是说指挥嘉世军队发动战争的是他们。”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陈果觉得对方声音似乎带着一点低黯,再细听却又是什么都辨别不出。“而亡灵巫师所需要的……不过是尸体。”

  

  “尸体?”陈果重复了一遍,不由自主打了个寒颤,隐隐约约想到了什么。

  

  “嗯,大量的新鲜尸体,越多越好。”叶修接着说下去,“死去的士兵被迅速地转化成不死生物,再变成他们的手下,有高阶的亡灵巫师在的话,非常容易办到。嘉世和蓝雨的军队相互消耗,才是亡灵巫师最乐意见到的局面,利用阵亡者,他们不需要太久就能组织起遮天蔽日的新生亡灵大军。陶轩……唉。”

  

  “那嘉世和蓝雨的军队就这么听凭摆布?”陈果觉得不可思议,叶修的脸色却是更沉重了,“嘉世……还有刘皓和陶轩的内部问题,现在跟蓝雨作战的,是陶轩的第三军。”

  

  “嘉世的主要军队,一共是四支。”陈果看着对方随手拿了张纸,在上面寥寥几笔画出了嘉世军事部署图,如数家珍一一道来,突然想起几年以前,自己在当时还是个小镇子的兴欣遇到对方,而叶修先前的身份,也因为这几年的相处而没人再去在意,现在想来可能比当时自己的估计还要高出一些。“第一军从嘉世建国起就长年驻守西方边境,抵御亡灵潮,因为长年作战实力最强,现在没有统帅,但是今年的亡灵潮,被派去指挥抵抗的是邱非。”

  

  第一军数百年来的统帅都是斗神叶修……我怎么可能不知道。陈果在心里低声说了一句,对叶修的避而不提,更加肯定了关于对方来历身份的猜测。

  

  “第二军,是现在的最高军事长官刘皓的部队,刘皓的统军能力还是不错的,”叶修点了点头,似乎是在说服自己,“这一军长年防守帝都周边的要地,这次也没有出动。刘皓跟陶轩之间关系微妙,而且以刘皓的头脑,他在这次事件中打算扮演什么角色又知道多少,我们现在都还没有情报。但可以确定的是,保住自己的直系和削弱陶轩的力量,刘皓在这种事上向来是把自己的利益放在大局前面,嘉世那边,恐怕是难以指望了。”

  

  “现在作战的第三军,战力在嘉世军队里是中游水平,一直是在南方边境上防备和蓝雨之间的冲突,没有固定的统帅而是连年更换,陶轩唯恐这支军队落在别人手里,一直牢牢把持,他所擅长的还是政治而不是军事。但是这一军……数量最多。”叶修苦笑,“而我们的敌人,现在需要的也就是数量。”

  

  “那蓝雨就没有对策?”陈果急着发问,叶修低头在地图上双方冲突的位置轻轻敲了几下,“喻文州对这些再清楚不过了,黄少天之前的几次作战也都是想要奇袭撕开局面,但是这种正面战场数量绞杀的破局,终究不是他的专长。强行让他进攻也不是不可以,但这样一来双方必然损失惨重,新生的不死生物军队如果这时趁势直扑蓝雨,就连我们也跑不掉了。”

  

  “至于对策,自然有的,现在还是要等。”叶修却没再说下去,换了个话题问陈果,“小唐和沐橙她们那边的进展如何?老板你负责的征召和训练守卫的工作呢,难道是过来闲逛的?”

  

  “我……”陈果心虚,总不好意思说自己是统计完最近的入驻人口后一激动就扔下那边的事情来找叶修的吧,不过对方刚才也是一副望着外面发呆的样子,屋子里从桌案到地板都是堆了小山一样高的资料卷册,陈果推门进来时差点撞翻几摞。“你这又是干什么呢?”

  

  “等消息啊……”叶修说,“苏沐秋这家伙,动作也太慢了,说好是今天的。”

  

  关于苏沐秋,陈果一直觉得有太多不解之处。完全不同于亲和力绝佳的苏沐橙,苏沐秋除了叶修之外几乎不跟任何人接近,哪怕是作为亲妹妹的苏沐橙——陈果也旁敲侧击地跟苏沐橙打听过,苏沐橙的反应只是温和地笑笑,说了几句大概意思是哥哥有很多事情要做,事实似乎也的确如此。苏沐秋的行踪总是非常匆忙,在公会出现也是简单逗留一两天就又离开,具体做些什么陈果完全不清楚,只是在偶尔和苏沐橙在一起时会收到传回的讯息,无意看到过几次,都是各地的一些情报。反正不是自己公会的人又不是敌人,无需考虑太多,想到这里陈果就果断地打住了思考,正要起身往外走,阳台外面扑棱棱一阵敲击窗子的声响,陈果漫不经心地转头一看,连忙揉揉眼睛,叶修却已经打开了窗子,新来的小生物一低身就蹿进了屋里,随即优雅地收起羽翼,在窗前的书桌上蜷坐了下来。像幼猫一样毛茸茸的身体和看上去同样很柔软的翅膀,陈果知道这是魔法师们经常用作信使的翼猫,但这一只实在是特别了点,看了又看迟疑着开口,“这是你的魔宠?怎么是个……大小眼啊?”长相明显缺陷的魔宠,陈果还真是第一次见到。

  

  叶修急着把翼猫脖子上挂着的信筒取下去拆开信件,只是嗯嗯了两声算是回复,明显是心不在焉。陈果觉得还是不要打扰对方比较好,转身出屋,结果刚回到自己工作的地方就碰到苏沐橙急匆匆地往外走。“沐沐?”

  

  “果果可以帮我个忙吗?”苏沐橙的笑容还是那么温柔平和,示意了一下手里的物件,“把哥哥的信交给他,过一会可能要有些事情,我先去镇子里看看。”

  

  于是陈果在二十分钟后就又造访了叶修的房间,这次叶修用了更长的时间看信,却不是像刚才一样完全沉浸在个人世界里,而是没等陈果问起就主动开了口,“轮回终于出兵了。”

  

  “这就是你们在等的事?”陈果这次反应得很快,叶修点了点头,“还有微草跟轮回签订了北边的同盟协议,共同对抗可能出现的不死生物。我们这边的防御布局也安排得差不多了,接下来的工作就是按照之前的计划继续建设,要做的事情还多着,老板你加油干啊,沐橙和小唐先留下来帮你,过一段时间要不要出动,到时候再看情况。”

  

  “这都开战了啊,你还是要自己行动?”陈果诧异,在战场上个人的力量再强大,也很难对局面起到改变性的作用,即使是传奇级别的法师和战士,在压倒性数量的敌人面前,也不过是法力和体力什么时候耗尽的问题。叶修摇了摇头,“我什么时候说要单独行动了?我们和蓝雨联手,以兴欣的名义,不是早跟老板你说过吗。”

  

  “啊……哦。”陈果愣愣地答话,看着叶修展开信纸提笔又加了几行字,折好放回了先前的信筒又起身推开窗子,大小眼的翼猫轻巧地跳上叶修的肩膀,展开翅膀的同时向外面一跃而出,没多久就消失成远处的小小一点。联手这样的事,果然还是很难以想象,即使是现在的兴欣,能拿出手的只有这个冒险公会,比起大陆上最古老的国度之一的蓝雨实在是相差太远。叶修像是看穿她心思一般又开了口,“现在的对手是不死生物,整个大陆的力量都是必需的。我们有蓝雨挡在前面,又算是嘉世的属地,冒险公会的身份还可以在合适的时候利用,很快就会派上用场,不趁现在赶快壮大自己,以后哪有这样的机会。现在的嘉世在黑暗战争开始时,也不过就是个小镇子。”

  

  “我们……最终目标到底是什么呢?”陈果有些迷惘,一直在努力地建设和发展着兴欣,成立冒险公会也好,扩大城镇的规模也好,却还真的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要说跟嘉世比较,陈果想也不敢想。 

  

  “当然是活下来啊,”叶修的神情里有些陈果看不分明的东西,声音却是一种完全了然的平静。“这是战争。”

  

  XX

  

  ——这是战争!陈果捂住嘴不自觉地哆嗦着身体,牙齿上下打颤,扶着马车的窗子边缘抖个不住,却还是强迫自己往外面去看。这是刚刚发生过一场恶战的战场,交战双方是人类和人类——那些在前进的路途上遍地横陈,几乎无法称之为尸体的新鲜的残肢碎块可以证明这点。黑色的荒凉土地散发出恶臭的浓烟烈火的味道,连啄食尸体的鹫鸟和乌鸦也放弃了近前,马车不时地剧烈震动一下,陈果完全不敢想象是车轮下碾到了什么。苏沐橙挪过来轻轻地握住她僵硬的手,“这是没办法的事,不这样的话,尸体就会被复活成不死生物……或者传播大瘟疫。”

   

  陈果脸色苍白地点头,同样面如土色的罗辑则是一早就缩回了马车里,任凭包子在外面又叫又嚷,再也不肯出去半步。唐柔和叶修在外面骑着马声音低低地谈话,这就是兴欣这次前来参战的全部人员了,陈果想到这里就觉得心虚。

 

  远方逐渐开始出现了军队营地的巡逻岗哨和连绵成排的帐篷,很快就有士兵过来询问,叶修似乎是拿了什么东西出来又说了些话,他们一行人就被通令放行了过去。叶修回头向马车里喊话,“我们到了啊,各位。”

 

  马车最后停在了似乎是后勤营盘的地方,距离主帐不远,黄少天亲自出来迎接众人。罕见地披挂了全身银白盔甲的蓝雨剑圣让人觉得有些陌生,然而一开口这种感觉就迅速地消退了。“真慢啊你们,我们这边都等多长时间了,要不是文州拦着我都想自己出发了,再这么耗下去谁受得了。”

 

  “你看起来还挺有精神的啊。”叶修笑了笑,“这不是刚巩固完我们自家的防卫吗,文州已经到了?动作挺快。”

 

  一行人很快进了主帐,黄少天马上就安静下来也放轻了脚步,引着众人穿过被帷幕隔开的侧室,喻文州自桌案后面起身一笑,“兴欣的诸位,有劳了。”

 

  “就说我们有机会合作吧。”叶修冲他眨眼,随即向众人简单地介绍,对陈果特别强调了兴欣城主的字样,弄得陈果一阵忐忑不安,喻文州却是泰然自若地微笑着一一招呼,最后视线又回到了叶修身上。“没什么意外的话,我们这就来敲定下面的安排?”

 

  “赶快商量啊!”黄少天憋了半天没出声,急着开口,“少数精锐潜入嘉世都城刺杀罪魁祸首这种计划,要实施就得快啊,否则就算成功,这边的战局时间久了也不好说会发生什么事,那些鬼鬼祟祟的亡灵族一直在这边活动呢,可惜我腾不出手去收拾他们。”


  “急也没用啊,我们这边的情报也是刚刚到手。”叶修从怀里取出个小木筒抛过去,黄少天一把接住,“我虽然熟悉嘉世那边的地形和防御,但是对不死生物现在的活动情况,还是要等这个。”

 

  “真是详尽的情报,前辈……很厉害。”喻文州看过黄少天递过来的纸张后,发出了感叹的声音。“这样我们就更多了几分把握,具体的安排就由前辈决定吧,我会在这边尽量控制局面,少天跟前辈一起行动,是否还需要更多的人手?”

 

  叶修摆手,“一个黄少天就够了,剩下的人由我们出,具体的潜入路线我已经计划好了,关键是轮回的动作,看他们能把帝都驻军的注意力引开多少,进去了再随机应变吧。”

 

  “另外就是伪装问题,”叶修凑近黄少天,验明正身一般地上下打量,后者不明所以地退开两步重新拉开了距离,“我们这边都没问题,但是黄少天你这张到处招摇的脸,要做刺客难度很高啊,一般的变装恐怕都遮不过去,保险起见我建议扮成女人;还有嘴巴问题,如果因为一开口就露馅害我们失败了,你就自己切腹谢罪吧,赶快让你家文州配点药喝喝,确保半个月张不开嘴再上路。”

 

  “靠,”黄少天没忍住爆了粗口,“连这都解决不了要你干什么用啊!你不号称是魔武双修吗,用法术伪装做不到啊,你这个遍地仇恨的嘲讽脸都能混进去,我怎么就不行了?嫉妒,赤裸裸的嫉妒这是。”

 

  “我是说真的,”叶修说,“算了看在你太年轻没经验的份上给你讲讲,那可都是千年老巫妖,魔法伪装一接近他们马上就侦查得到,你要是想当活靶子我没意见,先说好了啊离我们都远点。”


  “前辈既然特别提到这件事,肯定有更稳妥的办法。”安抚住已经快要气急败坏的黄少天,喻文州插话进来,“和亡灵巫师还有嘉世打交道的经验,当然是前辈丰富得多,自然也更清楚怎么能掩盖形迹,少天听前辈指挥就好。”

 

  “还是文州通情达理,”叶修点头,“那就这么定了,我负责带队,唯一的条件还是那个,有什么具体事情再路上交代,现在我们就收拾收拾行装准备出发吧,不止你们想快点回来,我们也急啊,公会这边事多得很,人手总是不够,领主大人派点人帮个忙?”

 

  在又商议了一些细节问题以后,叶修带着兴欣诸人先离开了帐篷。喻文州跟黄少天又交代了一些事情,“少天这次自己千万要小心,对手比我们以往遇到过的都要麻烦许多。叶修规划的路线跟我们的情报相符情况不错,别的就要靠你反应了。”

 

  “叶修开的那个条件我挺在意的,”黄少天说,“不能动陶轩,文州你说他这什么意思,如果是想保住嘉世,自己上位不就行了吗,这么好的机会简直天时地利人和,西边那七八万军队都是他的嫡系,除了个刘皓恐怕会跟他死磕,那也完全不是他对手吧。”


  喻文州回到案前坐下,微微叹了口气,“他就是想保住嘉世啊……民心他有,一军也的确完全听他的,但是剩下三支各自为政,要收服都是要花上一番功夫,在平时这不是问题,但是现在不死生物虎视眈眈,随时可能掀起大规模的入侵,叶修……他是想把嘉世的军队留着呢,只要陶轩还在,有了之前的教训,在对抗不死生物上至少不会再糊涂一次。”

 

  “这家伙。”黄少天小声嘀咕了几句,喻文州轻轻笑出声来,“少天应该是……一直很了解叶修啊。”

 

  黄少天手撑了一下跳上桌子,拽着喻文州仰起头来,在他嘴唇上用力吸吮了一口,这一吻像是来自死神的一个邀约,从直不见底的深渊往下坠落,死的预感像冰和火焰一样流过全身,而黄少天只是把对方肩膀搂得更紧。“没有你了解他,靠,怎么突然觉得这么不爽啊。”


  除了蓝雨这边以外,之前离开的兴欣众人,此时在吵吵嚷嚷讨论的也是同一个问题。“老大你那个条件是什么意思?”发问的是包子,“嘉世那个谁谁谁的是死是活,很重要吗?”

 

  “当然,”叶修点头,“那可是金主,嘉世三百来年的统治者,他活着总得给我们一份奖金吧,挂了的话这么远这么难的一番折腾多不划算。”

 

  “……难道不是为了制止嘉世的动乱,解除亡灵族在这边的威胁,保住我们自家的安全?”陈果疑惑,先前叶修说的一副又是机遇又是事关大局的样子,怎么现在又变成为了捞好处了。

 

  “我开玩笑的,”叶修说,“这些原因都有,总之陶轩别倒台对我们从哪方面说都是有益无害。”

 

  “老大英明,”包子自顾自地点头,“连那个蓝雨的长的像大头一样的家伙也管老大叫前辈,为什么啊,他也是老大你的小弟?”虽然包子的用词还是一如往常的不怎么着调,但这的确是眼下兴欣众人都多多少少有些疑惑的问题,叶修难得地思考了下才给了个答案出来,“估计是年龄吧,我可比他要大多了。”这么想想蓝雨的换代速度还真是快,叶修唏嘘,嘉世几百年来都没什么实质性的变化,而蓝雨这已经是第三代统治者了。

 

  “明白了,老大真是了不起。”包子莫名其妙地称赞了一句,随即点着头走开,顺手扯上了还在挣扎的罗辑,陈果见苏沐橙也已经转了方向,虽然还是觉得有些不解也只好先跟了上去,只剩一个唐柔站定了看着叶修,叶修也停下了步子等她开口。“我到你这个年纪,实力也能这样吗?”

 

  “你不一样,”叶修摇头,“你有一半精灵的血统,跟纯粹的人类和精灵都不相同,不是这么算的。”

 

  唐柔微微一笑,“我当然知道自己能活到的岁数有限,但是这么说……你到底多大了?”

 

  “年头挺久,实话说我记不清了。”叶修摊手,然后转开了话题,“你的巅峰期才刚开始,还可以持续很长时间,加油吧,现在正是锻炼自己的好机会。”

 

  “半精灵……你看王杰希,对了你不要学他过度透支使用魔力,”叶修补充,“他那是和精灵在一起要配合他们没办法,你完全可以尝试最适合你自己的,看人类和精灵的魔力运用方式怎么结合更得心应手,这个具体还要靠大量的实战经验来磨练,慢慢来。”


  “他的巅峰期……也已经一百多年了。”这句话来得分外突兀,更像是一声微细的喟叹。唐柔怔了怔,叶修却已经转身离开,留给她一个背影。火红落日下的半边天空千变万化,云层像潮水一样席卷到天边,绚丽凄凉地映照着远方尸骨累累的战场。一阵寒冷的急风吹过,唐柔转头背过身去,再去看时叶修已经走远,而云层也低垂下来把天空变成了铅灰色,那个身影模糊不清,萧索而孤独。


评论(12)
热度(48)
  1. BoheaAstrophil 转载了此文字

© Astrophi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