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知后觉栽进了方王的天坑>. <

[百日叶王][DAY 44] Theogony 前传 希望 01-02

 

  01

 

  “的确是精灵。”苏沐秋捅了捅叶修,他们正藏身在罪恶之城地下拍卖场通道里隐蔽的地方。原先是来黑市寻找苏沐秋所需要的几样稀有材料,结果找了几天还是没有凑全,倒是意外听闻了所谓的“过些天有一次大场面”的消息,两人展开调查,终于探明了情报,是有一个精灵群落被人类的奴隶贩子带了大群雇佣兵围猎捕捉,最后全部抓到,运到地下黑市来贩卖,据说足足有五十多个成年精灵。现在拍卖场里的各种防止精灵使用魔法逃脱的布置,也证实了这一点。

 

  “比魔鬼还残忍。”叶修环顾左右的同时小声说话,“不行,在这里没法动手,警戒攻击装置太多了,他们很舍得下本啊。”

 

  “那肯定的,五十多个精灵,买下两个交易场都绰绰有余。”苏沐秋说。精灵的贩奴交易价格高昂得惊人,数量也是极其稀少。在黑暗战争结束之后精灵一族数量锐减,半神之身的精灵王过早陨落又让精灵失去了庇护,人类的这项罪恶行为才开始渐渐浮出水面,无法抵御巨额利益的诱惑,对昔日共同对抗敌人的盟友布下了圈套和罗网,但这种灭族式的大肆捕捉,还真是第一次见到。

 

  关于这件事情,叶修和苏沐秋都没有做出更多的评论,而是在得知的第一时间后选择留了下来,试图进行营救。精灵王的陨落固然是为了整个大陆和精灵族长久的未来,但是说到底终归是牺牲自己的神性分给了两人,再加上为苏沐秋制造可以容纳和承受庞大负能量的身体,受到了负能量的致命侵蚀,才会连下一任精灵王的诞生都没能够支撑到。失主的精灵一族在那之后逐渐沦为了被追逐的猎物,在人类城市中散居的精灵愈来愈多地失踪,再度出现的时候已经是在暗无天日的奴隶卖场,被囚禁在牢笼里天价出售。虽然魔力强大但是抵不过跟人类的数量太过悬殊,精灵们被迫逃离了先前生存的地方,重新躲入森林的深处,从此不再出现在人类面前,但这也抵挡不住捕猎者的利欲熏心,在走私奴隶的地下卖场,精灵总是一旦出现就被最先问起和交易的货物。

 

  确认了只能在拍卖会开始之前行动,那下一步计划显然就是找到奴隶贩子们藏匿的窝点和潜入查探。这一次倒是出乎意料地顺利,在跟几个接头人打过交道和塞了不少钱之后,两人很快被以大客户看货的名义带到了目的地。“都是你之前乱花钱买材料让我们被当成有钱的冤大头。”在他们等候守卫过来从里面开门时,叶修低声跟苏沐秋念叨。

 

  “两位……咳,你们不能都进去。”一边肥胖的奴隶贩主擦着汗开口,低矮潮闷的地底仓库中空气几乎都增加了重量,呼吸起来格外费力。“里面都是珍贵的商品,保险起见,必须留下一位和我们在一起,只有一位顾客能够预先欣赏到这些。”他身边带着的数名保镖模样的战士和魔法师,不难看出都是血淋淋战斗中存活下来的老手,正沉默地注视着两人,随时能够发动攻击。

 

  “我去看货,我同伴跟你们在外面等着。”叶修摊开双手示意自己并没有携带武器,苏沐秋也点点头,抱起手臂靠到墙边自顾自地打起了瞌睡。铁门上的小窗先打开然后才嘎吱拉开一道缝,叶修和奴隶贩主一前一后低身钻进去。贩奴仓库的情形叶修也是第一次见到,不大的区域被分隔成了类似船舱底部的货仓一样的狭小空间,凌乱而挤挤挨挨地堆放着许多笼子,都是些力量弱小的仙灵生物,树妖女和水妖精之类。被迫远离了自然家园的她们容貌依然美丽,却已经十分憔悴,瑟缩在笼子里面表情凄惶而绝望,显然对自己即将遭遇到的命运有着清楚的认知。这边的守卫数量算不得多,叶修放慢脚步装出寻找精灵的样子仔细观察周围的地形,奴隶贩主却已经从后面追了上来,“这边的货物……您也有兴趣?无需等候拍卖会,现在就可以带走。”

 

  “随便看看,当然先要的还是精灵。”叶修平静答话,奴隶贩主点着头走到前面去领路。“这边,”取出一长串钥匙中的一把转动墙壁边角上毫不起眼的魔法锁,过了片刻,墙的那一边传来同样的声音,通道出现了。“请容许我为您展示我们黑鸦之巢商会最好的商品,绝无仅有的……您知道我的意思吧?”

 

  墙后另一个区域的景象让叶修不由得也低低吸了口气,这里被囚禁的精灵数量比起先前打听到的只多不少,粗粗估计一下,大约还要多出十几个,都是还没有成年的孩子。援救的事更难了啊,叶修不动声色暗暗观察这里的警戒,每隔几步就有带着武器和啪啪作响的皮鞭走动的守卫,笼子也都是难以用法术开启的特制锁,还有麻烦的链子和项圈。叶修装作挨个细看的模样到处走动,不时跟贩主交谈上几句,精灵们对此都是全无反应不屑一顾。“看他们那冷淡高贵的样子,”奴隶贩主说,“诸神最早创造的物种……多么完美的造物。”

 

  叶修随口对此表示了一番赞同,开始试着寻找另外的通路,墙上一排后面类似是下水道口的铁栅栏有些引人注意,那是密闭空间里光线昏暗的另一头,边上堆着几只空笼子。叶修正想着找个什么理由靠近过去,却忽然被旁边的一点异样吸引了视线,有一个笼子并不是空着的,里面有着什么却看不清楚。奴隶贩主注意到他的张望,主动走过去,向笼子里指了指,“这个也是现在可以出售的货物。”

 

  叶修眉头微微拧了一下,奴隶贩主从旁边的架子上提了一盏灯过来,已经可以看清笼子里的情况,一个幼小的身影孤零零地靠着笼壁缩成一团,勉强让自己不至于倒下,头却已经垂到了一旁,眼睛也是闭着没有动静。“这是?”

 

  “这个是半精灵,非常罕有。”奴隶贩主的话证实了叶修的猜测,不同于精灵的精致容貌而完全是人类的模样,也不是精灵那样尖尖的耳朵,只是薄了一些,在提灯凑近了的光照下近似透明,除此之外跟十岁左右的人类小孩子看不出任何区别。精灵和人类的混血……真是少见啊,叶修默然,不但因为寿命和生活方式完全不同,还有精灵天生的魔力,人类女性根本无法孕育出双方的后代;而高傲的精灵愿意为人类生下孩子,这种情况也是极为稀少。自己虽然已经活了一百多年,也没印象听说过多少这种事情。

 

  “您要是不相信的话,看他的眼睛。”把叶修的若有所思当成了有所怀疑,奴隶贩主用力踢了笼子一脚,里面悬着的铁链哗啦啦地作响,幼年半精灵的小脑袋稍微动了动,毫无神采的眼睛睁开了一点,又像是随时都会闭回去,但还是可以看出一只比另外一只要明显大上一些。“这就是精灵混血的证据……很有趣,是不是?

 

  “而且这个非常便宜,”奴隶贩主继续说下去,“只要三个塔兰的金币,这可是良心价,精灵的成交价差不多是这个的几十倍。我实话对您说,毕竟有精灵的血统……承受能力比普通人要强得多,怎么玩都没有关系。”

 

  可这已经快要不行了啊,连看东西都做不到了的样子,叶修低垂了眼,根本就是因为卖不掉才被这样对待吧,丢在角落里得不到食物和水,放着不管的话可能都撑不过这几天了。估计了一下身上携带的现钱数目,叶修干脆地将整个钱袋拿出来。“这个大小眼挺有意思,合我胃口,现在就能带走是吧?”

 

  奴隶贩主点着头过来打开了笼门,叶修俯下身去,把不知什么时候又合上了眼睛的幼年半精灵给抱了出来,几乎没什么分量的小身体在怀里像是抱着一堆骨头,皮肤底下血管的跳动也是细弱无力。利用奴隶贩主说明控制项圈怎么用来惩罚奴隶的时候,叶修抓紧查探完了周围可能利用的通道,又确定了一次拍卖会的具体安排,没再耽搁急匆匆地赶回去找苏沐秋。刚爬出地道口两人还隔着老远苏沐秋就惊叫了一声出来,然后就是扶着额头叹气,“你这是怎么回事,嗯?”

 

  “好玩,买的。”叶修面不改色,苏沐秋凑过来看了两眼,伸手在半精灵纤巧的薄薄耳朵上捏了一把,随即被叶修拍开了手。“到底谁乱花钱啊?还有你果然是上了年纪,居然开始喜欢啃嫩草了。”

 

  “我知道你已经老得牙口连嫩草都啃不动了,”叶修淡定反击,却也没再继续下去,“别废话了快点走。”

 

  “这要怎么办,去找牧师?”苏沐秋紧赶慢赶几步追上,“又不是人类,能治吗,算了死马当活马医先去试试,弄回来总不能眼看着死啊。”

 

  “治什么治,”叶修连头都没回,“看不出来这是饿的吗,赶快跟我回旅店找吃的去。”


  02

  

  离开罪恶之城的地下交易场时,外面又赶上了雨雾连绵的糟糕天气,闷雷一声声在头上炸开,铺天盖地的雨幕遮掩正是这座城市注定发生许多不为人所知的事情的原因。叶修和苏沐秋快步穿过泥泞打滑的街道,从旅店旁门钻进了大厅,一片拥挤嘈杂中并没有引起什么注意。抖落了身上的水珠后苏沐秋马上就插话加入了旁边几个侏儒的胡侃闲聊,叶修则是喊来了旅店的女招待,“给我们来两大杯热牛奶,劳驾别加肉桂,然后随便来点什么吃的。”

  

  “你来砸我们家招牌的吗?”雷鸣一样的声音从背后响起,叶修转头一看,一名体型高大的中年男人正站在离前门不远的地方擦着双手,远远还能听到被丢出店门外面雨地里的几名捣乱者的哀叫,听上去像是跌断了腿。男人此刻正盯着叶修,眼神锐利,像食人魔一样的强壮体格令人印象深刻,右眼上有一道十分醒目的刀疤,显然跟这家旅店的名字有着某种关联。“这位客人?”

  

  叶修觉得对方有些面熟,在排除了一遍记忆里的危险人物以后,确定了这并不是当下太重要的事情。“是老板啊?不好意思我这有孩子,能不能通融通融?”

  

  男人迈开沉重的脚步朝这边走来,鹰隼一样的目光反复扫射叶修淋得透湿还在滴水的衣服和被保护着揽在怀里,几乎没怎么弄湿身体的幼年半精灵,在看到标识身份的项圈时眉头又跳了一跳。“把自己收拾干净,不准弄脏我的地板,看在你带的是半精灵的份上,就这一次。”

  

  周围隐隐一阵骚动,跟苏沐秋之前聊天的侏儒中有一个兴奋地小声开口,“看到了没?真是难以相信,那个坏脾气的独眼尼库斯,哈!上一次挑剔这里食物的人,可是被他狠狠地踢烂了屁股,简直像是涂满了猪油一样翻滚到了大门外边。半精灵,呃……那跟人类有区别吗?我是分辨不出来。”

  

  “我用一杯蜜酒打赌,关键不是那个,”旁边的半身人把头伸过来,“没看那只小雏带着禁制项圈吗?‘地窖’那边只有精灵才用得到这东西,估计半精灵也差不多。你们听过那个传闻没有?独眼尼库斯在买下这家旅店之前,也是‘地窖’的一员,还是赫赫有名的角斗士,那时他的名字是……对了,叫做维泰里乌斯,哟,他看过来了!太可怕了,我们还是闭上嘴巴好好喝酒。再来一杯?”

  

  在用冷冽刀锋一般的眼神环视了周围一番后,高大的前角斗士老板亲自去端了食物回来,除了热的甜牛奶之外还有加了香草的乳酪、盛在温着炭火的大碟子里的浓汤、无花果蜂蜜面包,都是十分可口而又容易消化,能够最快恢复体力的东西,另外就是店里招牌的拌入了大量香辣料的肉类和炒饭。叶修笑了笑道谢,捏住幼年半精灵的尖尖的下巴分开嘴唇,用勺子小心地把热牛奶一点点送进去,半精灵在他的喂食之下闭着眼睛喉头微弱地动,在一边始终注视着这一切的老板突然出了声,“你很有经验。”

 

  “我曾经在军队里待过。”叶修简单地回答,半精灵柔软的小身体在怀里抽动了一下,张开小嘴缓缓地舒了口气,意识像是多少恢复了些。叶修耐心把面包撕成小块用叉子插着泡进肉汤,继续小口小口地喂他,也不在意旅店老板在旁边紧盯不放的眼神,倒是苏沐秋不放心地转头看过来了好几次。

 

  “还没见到过能活着从那个地方出来的,我是指半精灵。”在确认了已经没有好奇的眼神投向这边以后,男人放低声音,“被高价贩卖的那些好歹还算是珍贵的商品,但是小孩子,精灵或者半精灵的那些——不用奇怪,这座城市的地下交易至少几十年了,小孩子我见得不算少,都是丢出来的尸体,那些该死的剥皮贩子,”男人啐了一口唾沫,“像那边的长舌小混球们所说的那样,在赢回自由之前,我曾经作为战俘被卖到那里的角斗场很长一段时间。”

 

  “或许你可以告诉我一些关于那个地方的事?”叶修意识到了男人要说的是什么,同时回忆起了对方的身份,名字不清楚了但模模糊糊地记得是在战场上曾经击败过的对手。嘉世对于战俘的处理,的确是将没有被赎回的卖作奴隶或者苦工。这么说对方跟自己是不是算仇人相见?叶修苦笑。

 

  男人却是摇了摇头,脸上是谈起下水道爬虫一般的嫌恶,“我离开那里已经十多年了,所知道的恐怕对你没什么用。不过听说他们半个月内要做一笔大买卖,如果失败的话,那些剥皮贩子想必都会破产完蛋吧。这件事很难,不过如果是那个人的话,应该能够做到。”

 

  心知对方说的也是拍卖会的事情而且已经被认出了身份,叶修默然不语,男人也没再交谈下去而是起身离开。叶修正在思量接下来的打算,胸口被力道很轻地推了推,低头乍然对上了一双已经完全睁开的大小眼,正默默地瞧着他,两个人这么你看我我看你了一会儿,还是年幼的半精灵先开了口,挣扎着尝试自己坐起来。“你是谁?”

 

  居然先问自己是谁,这顺序反了吧。叶修哑然失笑的同时下意识摸了摸脸,又在对方逞强地差点栽倒之前及时扶了一把。自己并不打算跟精灵有什么牵扯,也没必要对这小孩说得太多,既然被奴隶贩子捉到的是整个精灵聚落,那么只要在营救结束以后把对方送回族人那边也就算是完事,不过这个充满孩子气的认真模样让叶修没忍住起了欺负两把的念头。“现在是你的所有者,”伸手轻轻勾了勾对方脖子上的项圈,这种压制魔力的东西取下来时会对身体造成不小的冲击,还是过一阵子再说比较好。“所以你得听话。”

 

  “……那你要我做什么。”幼年半精灵的声音还是没什么力气,咬字却很清晰。叶修没答话,快速地扫了眼周围的喧闹确定没人注意到这边,风卷残云把还没动过的食物从桌上扫走堆到对方手臂里抱着,外套一抖再罩上去,全程的手法敏捷程度让盗贼们都为之汗颜。“藏好了啊,我还没吃饭。”

 

  “喂喂帮我也拿点夜宵,我要……嗯,边上那盘烤肉,”眼见叶修就要溜回房间,苏沐秋连忙喊了几声,“这家店鸡毛蒜皮的规矩真多,不许把武器带出房间,不许喝醉酒,不许在房间里吃东西弄脏地板——话说我们为什么要到这里来投宿啊?”

 

  “当然是因为这里的东西好吃。啊对了食物还没付钱你去结个账,”叶修说,“不用去吧台了,老板就在你后面。”


评论(30)
热度(120)
  1. BoheaAstrophil 转载了此文字

© Astrophi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