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萧瑟天气凉

【乔王】猫 番外

 

  #部分原文来自基友,产出原因投喂基友,文风突变因为基友——总之有什么不对的找丫就对了(滚)

  #正文是大眼side,番外那就小乔side吧

  

 

  乔一帆有个少有人知的小爱好,他喜欢毛团子,是个猫控。


  每次走在路上,遇到皮毛油光水滑的大猫小猫,乔一帆总想要抱起来揉一揉亲一亲,然而迫于理想和现实的天壤之差,目前才进展到投喂时伺机顺顺毛摸上两把,更多的时候还是被老远躲开或者不领情地直接糊上一爪子。乔一帆并不在乎这些,他性格温和,耐心也好,对现状已经称得上满意。当然能够再亲热一点就更好了,乔一帆望着转头离开的猫咪晃动着的蓬松松大尾巴,心痒难搔。


  发现自家新搬的后院就有一窝驻扎在内时,乔一帆简直心花怒放,然而没三分钟就被现实的冷水泼成了渣渣。明显是一家之主的那只大的,对他完全无视也就算了,乔一帆深知打开猫咪的心防是水磨工夫万万不可着急,已经做好了八年抗战的准备,结果对方连这个机会都没留给他,一转身已经带领小猫们弃下旧居干脆利落扬长而去,留下乔一帆来不及反应只剩发愣。直到高英杰骨碌碌滚到他脚边,王杰希回身居高临下第一次同他对望,被那双一大一小的杏儿眼来回这么一扫,乔一帆的小心肝就像那春水上面破了最后一层冰,瞬间就哗啦啦地荡漾了。


  好想揉好想抱好想现在就搂到怀里啊啊啊啊啊——以上是乔一帆此时的心声,好在长年以来的经验还是维持住了外表上的冷静,没给王杰希留下个太糟糕的第一印象。目送这一大家子跌跌撞撞远去,乔一帆不自觉地开始担忧:都是些尚属幼年的猫仔,最小的还不会自己走路,作为长年毛团控,乔一帆一眼看出这一窝品种各异,显然是收养的结果,而那只大的也明显不是猫妈妈,要养活这么多估计颇为吃力,不可能搬离得太远,或许以后还能有见到的机会。不过贸然接近的话……乔一帆缩了缩脖子,他想亲近的不是王杰希的爪子啊,明明是毛茸茸的,软软的,湿漉漉的——打住打住,无论如何,先刷好感度总没错吧?乔一帆熟练地点开网页,各种口味的猫粮没过多久就排着队进了购物车。要有充足准备嘛,满意地打量一番,乔一帆信心十足。


  后来的事不出乔一帆所料,在小区里留心的话果然还是能经常碰到先前的小猫们,几次坚持下来,乔一帆的食物战术在大多数情况下也都还算成功,只有王杰希那里是完全刀砍不动水泼不进次次撞铁板。王杰希对他也不是完全不理睬或者远远避着,倒像是观察他打算有什么举动,看清楚了就不声不响掉头走开,一副跟他冷冷淡淡各走各路的模样,都快把乔一帆愁上火了。


  情况不妙啊!乔一帆头大如斗,这样下去用不了多久,王杰希就该彻底对他失去兴趣了,等等,好像是从来没有过兴趣才对。回家路上乔一帆心里想着事慢慢地走,老远瞧见王杰希匆匆经过,鬼使神差地尾随在后面跟了上去,一直追到了小区另一头的池塘边上。对这边乔一帆也不怎么熟,躲远了唯恐出声被发现,看王杰希找了个水边的石头试探了下就蹲上去,低头瞅着水里似乎是想要捉鱼,不由得又担心起来。以前也见过别的猫咪在水池边寻找小鱼,但是耗费的体力多所获的又少,总是饥肠辘辘地来又饥肠辘辘地离开。包里还有随身带着的食物,乔一帆正算计着怎么能把对方拐过来吃一点,已经被前头的一系列变化搞得目瞪口呆,看完发生的一切后乔一帆只剩下两个念头,第一,这太炫了;第二,原来对方喜欢的是鱼。


  第二条才是重点,乔一帆果断决定明天就带上鱼去继续尝试勾搭;至于第一条,反正好感度早已经刷到了满格,反而被不合理地忽略到了脑后。当事人对这条背后隐含的恐怖战斗力毫无所觉,结果就是很久以后才见识到了其中的真实含义,只能给不幸被自家猫咪惦记上的前辈在心里默默说了声对不住。没办法啊……谁让你欺负过人家呢,还不止一次,这也不算冤枉。


  后事暂且不提,总之乔一帆的作战计划更改成功,如愿接近了朝思暮想的大号毛团子,下一步就是设法找到对方住在哪里——乔一帆的心愿就是希望对方能够带着小猫们搬回先前在自个家后院的住处,一直以来都想养上几只,搬家以前是没有足够的空间,而现在除了王杰希和已经相当熟稔的小猫们,乔一帆已经不再另作他想。一边逐渐缩小定位范围以便增加碰面次数一边继续刷好感度,之后再慢慢打算,乔一帆对这个长期计划,相当的有耐心。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在自家屋里被高英杰凄凄切切地挠着窗子叫着往外引,实在是乔一帆怎么也没能想到的情况。知道对方绝不会无缘无故来到这里,加上接连几天都没有见到王杰希,乔一帆心头一紧,不敢再多想,跟在高英杰后面跑到了小区里锁着的废弃电站,又转头找物业管理员拿了钥匙,回去打开铁门就在墙根下的荒草丛里找到了熟悉的小猫们,一只不落但还是没看到王杰希。乔一帆一颗心跳到喉咙口差点把持不住冷静,还好高英杰及时带路没再磨蹭,最终在隐蔽的深处地下通道里找到对方时,乔一帆心疼得一把抱紧就没再放开,就这么把王杰希半哄半拐骗地带回了自家,还捎上茫然无措中也就跟着来了的小猫们。再之后的事情,嗯,又经历了一点点小波折小惊吓,总算过上了现在的幸福生活。乔一帆从书本里抬起头来,看了看时间又瞅瞅边上,王杰希懒懒地蜷着身子,靠着他补回笼觉。下午他俩一起看了会儿太空探索的节目,王杰希似乎对这个兴趣十足,盯着屏幕专注到被乔一帆趁机揉了又揉大吃豆腐,结束以后更是干脆枕在乔一帆腿上,没过多久就睡了个香甜。可惜这样的好时光总是有限,乔一帆瞄了眼挂钟开始心里默数,果然五点钟刚刚走过,王杰希的耳朵尖就抖了抖,睡意朦胧地打了个呵欠,跟乔一帆蹭了蹭就摇着尾巴往院子里去,又是被抛下的一天。这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乔一帆眼巴巴地望向外边,简直哀怨。


  王杰希不黏人,也不怎么恋家,当然后半句是乔一帆从人类的思考角度自行揣测,目前还没找到依据。自打上个月从外面叼来一只新生不久的小猫以后,跟他在一起的时间又缩减了不少。乔一帆也尝试过跟他一起照顾猫仔,但是被王杰希态度坚决地撵了回去,表示不让碰。尽管知道这应该是怕初生的小猫染上太多人类的气味,对小猫不好,而且靠人类喂养也会让小猫失去自己生存的能力,乔一帆还是酸气四溢。除了高英杰之前情况特殊以外,王杰希也从不让小猫们从自己这里吃得太多,自己更是只象征性地吃上一点;还有到了夜里,都快入冬了大冷天的王杰希居然拒绝上床跟他一起睡,而是一直蜷在外面窝里护着小猫仔——我也想冬天搂着你啊!乔一帆泪流满面。


  总之现在这样不行,绝对不行。乔一帆在孤枕难眠夜里翻来覆去想了又想,最终还是痛下决心,隔天一早偷偷摸摸背着王杰希打了几个电话,再然后就出现在了叶修家门口。听完乔一帆的细节版血泪控诉,叶修满脸的毫不意外。


  “简单说就是让他多重视重视你呗,最好再有点危机感,邀邀宠撒撒娇什么的,”叶修总结中心思想直指任务目标,乔一帆咽了咽口水,用力点头,叶修继续支招,“这有什么难的,你弄个别的什么来养养就行了,我想想啊,哎对门老孙家的那个鹦鹉张佳乐就不错,应该可以跟你家那个过上两招,他还总出差寄养到我这也不怕生人,我帮你跟他借两天?”


  “这……没问题吗?”乔一帆明显迟疑,欲言又止。


  “绝对没问题,”叶修大力拍胸口,“这鸟彪悍得很,还有个大招是会学狗叫,附近的猫闹腾猫打架什么的我们都是放丫出去解决的,保证经验丰富。我一会带你找老孙借去?”


  “还是不要了吧……”乔一帆擦汗,“我是担心我家的啊,这听起来这么凶……会不会啄伤眼睛抓掉毛什么的啊?太危险了……有别的法子吗?”


  猫跟鹦鹉打架居然担心猫,这已经不是普通的护短问题是没救了吧,叶修翻白眼,你家那个平时都拿鸟当零食的好吗,上次去串门时还看见丫正在院子外头树上舔爪子,一地的鸟毛都还没来得及收拾,看那分量啧啧天知道逮了个什么大的。“那也行,换个可靠的吧,张新杰家的老韩,别看样子凶但是稳得住,肯定不会伤着你家的,正好你家地方还大能待得下,这还是远亲呢说不定还能交流交流啊。”


  “……那是什么啊?”乔一帆抖抖地问,叶修耸耸肩,“花豹。”


  “绝对不行啊!”乔一帆背毛都竖起来了,拼命摇头,“我家那个脾气不怎么好,肯定不会容忍同类来占地盘,而且还有好多小猫呢,会被吓坏的,他们都跑了怎么办,前辈你别坑我啊!”


  人家老韩还给张新杰带小侄子呢,叶修默默望天,又找了几个出来,乔一帆还是没一个能放得下心,叶修也没辙了,直接一摊手,“那要不这样吧,你不告而别离开他两天,让丫尝尝什么叫担心,多少也该有点效果。这总行了吧?”


  乔一帆想了一会,犹犹豫豫地点了个头,叶修往他外套口袋里一摸,卷走钱包车钥匙,”别半途而废啊,那边客房,三餐叫外卖记账算我的,好了我要去忙了你自己随便,没事别来找我。”


  计划听上去固然美好,实施起来完全是另一码事。第一天除了坐立不安长吁短叹之外乔一帆还算没有什么出格举动,第二天中午叶修出来泡面,一进大厅就对上了乔一帆幽怨到直冒黑气,赶在他要说话之前叶修伸手就把他按了下去,“坚持啊坚持,这才一晚上呢,搞不好你在不在他都没注意,至少明天下午再回去,否则就白折腾一趟了你知道不。”


  乔一帆两眼发直看了他一会,晃晃悠悠转身往房间走,差点绊翻椅子又一头撞上门框,叶修扶额,寻思着还是明天赶快把人送回去,免得搞出个三长两短不好交代。这一夜乔一帆是辗转反侧想着王杰希可能会有的种种反应,从毫不在意根本没关心到以为自己又搬走了然后带着小猫们也搬了家,说不定已经去了距离老远再也见不到的地方,一样样越想越可怕根本没能合上眼。迷迷糊糊挺到大清早,听到外面隐约有点异常的响动,像是什么东西在又抓又挠试图弄开窗子,乔一帆一个激灵,瞬间弹了起来,跳下地就跑到窗边拉开帘子往外看,结果像是幻听了一样,窗子外面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蔫头耷脑地回了床上,乔一帆决心等待会叶修起了床就去说一声走人,刚才那种奇怪的声音突然又响了起来,这一次却是前门口。乔一帆不敢置信地再次冲出去,拉开大门,王杰希赫然正蹲在外面,撕拉拉地用叶修家的红木门板磨爪子,乔一帆喜极而泣,一把就把他抱住搂了个死紧,脸也埋进了猫咪柔软的长毛里蹭了又蹭。“想死我了……这么远你怎么来的?开车还要半个小时呢,外面还这么冷,没伤着吧,饿不饿?想不想吃东西?都是我不好,没跟你交代一声就出来,你找多久了?对不起啊……”


  别指望翻身了。被乔一帆动静吵醒的同样没睡踏实的叶修顶着个鸡窝头跟出来,基本听到全程对话之后无声评价。王杰希感应到什么一样冷冷抛给他一个眼刀,叶修马上抬头天花板示意我只是路人,乔一帆还在絮絮叨叨说话,“……家里都好吗?没有什么意外吧,我们这就回去,咦……前辈?”


  叶修把钱包钥匙丢回给他,半吊着眼皮挥了挥手,“赶快走。”别再让这货到我家来了,来过一次就认了路不说,还这么记仇,加上一个糊着眼护短的,没看成戏倒是看到一堆腻腻歪歪,大清早的哥不想在自家门口闪瞎只想回去睡觉啊,赶快把你家这个猫,不对,你家这个人领回去。


  完全没顾得上叶修的内心吐槽,乔一帆欢欢喜喜地应了几句,王杰希抽空用嫌弃的眼神扫了叶修一圈,又在乔一帆颈子上嗅了嗅,确定没有其他什么气味才把爪子收回来,任乔一帆抱着往外走。抛下叶修独个儿对着被抓出花的门板去相亲相爱,把猫咪放到肩膀上,乔一帆腾出手去开车门,王杰希忽然伏下来在他耳边拖长声音低低地叫了一声,虽然不懂猫语,但乔一帆还是听出了里面跟平常不一样的意味。王杰希一向安静,少有出声,这基本就是跟撒娇无异,乔一帆给萌得天昏地暗,钻进车里门一关跟猫咪就是一通滚,不过若是叶修在场,少不得又得痛心疾首一番。少年你太天真,什么乖顺撒娇啊,看那尾巴毛都炸起来了,听不懂也知道铁定不是什么好话,这脾气这性子啊,啧啧啧。


  乔一帆的某些计划,在教唆者遭遇重创和执行人直接投敌以后,又一次的付诸东流。


  不过这样的日子,乔一帆仰躺在自家后院草地上,看着王杰希目送小猫们追逐着跑远,然后转身朝自己走过来。乔一帆伸手把他一揽,抱住了就在长草间滚来滚去,心满意足。


  这样的日子啊,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评论(19)
热度(142)

© Astrophil | Powered by LOFTER